選單 首頁 搜尋

毒蟲變牧師 成400浪子好爸爸

2019/11/29 14:17 東森新聞 記者陳怡廷 字級:
讀稿
毒蟲變牧師 成400浪子好爸爸

戴著眼鏡外表斯文談吐優雅的牧師張進益,你很難想像25年前他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流氓甚至沉淪毒海的逆子,曾經因為犯毒癮六親不認要爸媽下跪對家人出言恐嚇,在媽媽的眼淚裡仍執迷不悔的一針一針打下毒品。如今的他走出荒唐成為數百名非行少年的浮木與依靠,他現在是少年之家孩子口中的進益爸爸,帶著自己「浪子回頭」的故事,持續喚回那些被遺棄的浪子們。

 

今年47歲的張進益家中有六個姐姐一個哥哥,小時候因為爸爸生意不順輾轉搬到台中漁村生活。家境改變爸爸跑船養家,媽媽為了省錢國小時買了一雙透明塑膠鞋給他,既便宜又方便工作,不料卻成為同學們嘲笑的對象。張進益回憶:「有一次老師檢查鞋子,到我面前說張進益把鞋子拿起來讓我檢查,我心想這不是同學常常笑我的嗎?老師走過來我頭低低的,他就直接蹲下來把我的鞋子脫下放在桌上,那時候覺得老師為什麼要整我?為什麼要在大家面前羞辱我?」到了國中二年級,張進益被老師貼上「壞學生」的標籤,讓他越來越自卑。「我一天到晚在擔心別人瞧不起我沒有朋友,最後想說算了就自我放棄。」講起童年過往張進益相當感嘆,認為「自卑」是導致他叛逆的關鍵。

 

▼年少輕狂的張進益(圖/張進益提供)

 

談起小時候的哥哥張牧師眼裡滿是崇拜「我跟哥哥感情非常好,我可以為哥哥死,哥哥也可以為我死。」,沒想到畢業後的張進益也跟哥哥一起混流氓,甚至兩人都染上毒癮路越走越偏。「出來混,終究要還」哥哥被人黑吃黑過世對他打擊相當大,曾想戒毒重新來過,無奈陷入毒品深淵,改過的念頭全被毒癮吞噬,讓家人傷心難過。

 

▼張進益與哥哥(圖/張進益提供)

 

事隔多年張進益仍懊悔地說:「有一次我回家毒癮又來,媽媽站在窗外看著房間的我哭,她說你不要再打毒品了再打你會死,但沒辦法我戒不掉一樣拿起毒品施打,打下去的時候就哭啊那不是快樂的,一但被毒品挾制什麼理想都不用談。」

 

有一次吸毒過量被送到醫院急救,張進益回憶「爸爸哽咽跟我說你要堅強,家裡只剩下你一個人,我那時候感覺生命快結束了,很多的後悔和對不起想跟他說,卻說不出口,很痛苦。」回憶起無數次毒品過量送醫,爸爸都陪在一旁,但他的理智已經全部被毒品吞沒。張進益無奈地說:「從加護病房醒來看到點滴插在脖子上,心想哇這個不要給我拔掉,之後我毒品直接打這裡就好。」回想當時的荒唐他感嘆地說「這就是食用毒品者很悲哀的一件事。」

 

▼張進益與家人(圖/張進益提供)

 

經過無數次的戒毒失敗,針灸催眠甚至吃符咒,跑遍各地醫院仍然無法脫離毒品深淵。毒癮一來身體就像被千萬隻蟲蟻啃咬,甚至出現幻聽幻覺。「戒斷的過程中最痛苦就是幻聽幻覺,什麼牛鬼蛇神怪力亂神都會來,可能叫你衝車子撞牆啊非常恐怖。」講起戒毒的過往張進益仍心有餘悸。戒毒期間他曾做過送貨員工作,媽媽怕兒子重蹈覆轍跟著他一起送貨。張進益說:「因為載媽媽又想說打個毒品,讓精神保持最佳狀況,沒想到打完毒品後血沒有乾流到手上,媽媽看到也不講話就在旁邊哭。無言以對啊,還能說什麼……」

 

「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嗎?」張進益腦中不斷問自己,想改變卻沒有方向,也曾想結束生命不要再連累家人。「那天我躲在房間哭,挫折到哭,寫了遺書打了平常毒品量的6倍,想說反正醒來就去戒毒醒不來就算了。」沒想到死神也不願接受他,隔天還是醒來了。後來家人安排他到一間福音「戒酒中心」心想死馬當活馬醫,不料這竟是張進益人生的重要轉折。

 

「一次犯毒癮我又開始鬧,他們把我鎖在貨櫃裡鎖了七天,到了第七天忽然開始哭,哥哥的影像出現在腦中,心想人生怎麼走到這個地步,記得那天就一直哭一直哭。」痛哭欲絕的他心想「如果真的有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請祢存留我的生命我什麼都不要了。」哭到最後筋疲力竭漸漸沉睡,說也奇怪醒來後張進益的價值觀完全改變。「以前覺得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問題,突然會想能夠為別人做什麼?」那天之後張進益的人生轉變,不要說是毒品連菸都不碰了。脫離毒品深淵開始嶄新人生,張進益攻讀神學院拿到教牧碩士,從二零零一年開始擔任「桃園少年之家」的大家長,成為無數少年的國民爸爸。

 

▼張進益與家人(圖/張進益提供)

 

從信仰中得到救贖外「家人」也是他轉變的動力之一。張進益相當感慨「從小到大直到我三十歲,有一對夫妻就是我爸媽沒有放棄我,很多人會覺得你照顧的孩子又不是每個都成功,你又對他們好到底在做什麼,他們真的無法體會,因為家人的不放棄讓我始終相信,堅持在這個領域中,一定會有很多個張進益,有很多像我這樣的孩子會轉變。」家人的力量讓他更堅定地投入「少年輔導」的工作。

 

但面對這些被家人社會遺棄的孩子並不容易,張進益回想起初創少年之家,曾有孩子想綁架太太讓他氣得想要解散,但曾走過荒唐他能理解孩子的「壞」與「苦」還是一次又一次的接納陪伴他們。

 

▼張進益與大改樂團(圖/張進益提供)

 

少年之家成員吳聖凱說:「如果沒有牧師,我現在應該在成人監獄。」說起對牧師的第一印象,吳聖凱笑說:「那時候看他穿西裝感覺很斯文,沒想到晚上脫下衣服露出刺青,手中又拿一本聖經畫面很衝突。」吳聖凱從小也因家庭失能帶著弟弟逃家偷竊,後來輾轉到少年之家,兄弟倆待在牧師身邊已經十三年,他感激地說:「沒有人願意花時間帶我們這些孩子,在這裡我們感受到歸屬感。」儘管如此,吳聖凱還是希望牧師可以多點時間陪陪自己的孩子。「我女兒會常常埋怨啊,覺得我陪他們的時間比她還要多。」講起女兒張進益語帶虧欠,臉上卻又洋溢著父愛。

 

▼張進益(圖/陳怡廷攝)

 

知名樂團茄子蛋的歌是這麼寫的「時間一天一天的走,汗一滴一滴的流,有一天咱都老,帶某子逗陣浪子回頭」這正是張進益大改人生的最佳寫照。現在的他仍致力在少年關懷的工作,因為走過荒唐所以這群孩子的苦「他懂」,當家人與社會都放棄,張進益仍在背後盼望著他們「浪子回頭」。

 

 

(封面圖/東森新聞)

 

【今日最熱門】
弄大18歲女肚子!狠男竟撂人狂毆 直接墮胎
狠父受不了哭鬧 活活打死出生14天男嬰
謝忻健身褲子穿幫? 網驚: 內褲脫掉了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關鍵字: 毒品 牧師 浪子回頭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