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台灣缺水為何吸引了全世界關注,這次到底有多嚴重?

2021/04/21 16:52 字級:
讀稿
台灣缺水為何吸引了全世界關注,這次到底有多嚴重?
為何台灣旱災可能造成全球芯片短缺?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台灣本該是全球降雨量最多的地區之一——台灣北部和中部屬亞熱帶氣候,南部屬熱帶氣候。夏秋兩季常有颱風,也有季風。這裏常下雨,以至於地鐵站和企業都會放置雨傘供人借用。

但去年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沒有颱風登陸,而且很少下雨。

這使台灣陷入56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許多水庫的蓄水量不到20%,有些水庫的水位甚至低於10%。

位於新竹縣的寶山第二水庫是價值千億美元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兩個主要水源之一,其水位呈有史以來最低水平:只有7%的蓄水量。

A man scoops water from a bathtub, where he stores water amid water rationing during an island-wide drought, in Hsinchu, Taiwan on March 12, 2021
Reuters
3月中旬,在一些實施供水配額的地區,當地居民用浴缸儲存水。

如果這個水庫和台灣的其他水庫一同乾涸,則可能對全球電子業不利。因為全球消費者使用的許多產品都依賴於台灣公司製造的半導體晶片。

全球最高端的晶片約有90%在台灣生產。

這些晶片對呼吸機和智能手機等各種產品至關重要,而新冠疫情使其需求高漲,供應緊張。美國現在擔心自己過度依賴包括台灣在內的海外晶片工廠。

晶片行業對台灣的整體經濟貢獻很大,但需大量的水來清洗晶圓。為確保供水,台灣政府去年停止了對7.4萬多公頃農田的灌溉。

台灣政府還每周兩天暫停對三個市縣居民和企業供水,這包括台灣最大的城市之一台中。

在乾旱地區,包括半導體製造商在內的大量工業用戶被要求減少13%的用水量;發廊和洗車行等非工業用戶則被要求減少20%的用水量。

農民受到的衝擊最大。

和全台灣成千上萬的農作物種植戶一樣,新竹市第四代稻農莊正燈 ( Chuang Cheng-deng)被迫讓自己的7公頃土地休耕。

「我們也考慮到國家經濟,但他們不該完全停止供水。你可以每周給我們提供兩天或一天的水,農民們會找到解決辦法。但現在他們完全切斷了我們的水,農民找不到出路,」莊先生說,「(台灣政府的)重心完全放在半導體上。」

Taiwanese farmer Chuang Cheng-deng pours dry earth through his fingers in his rice field
BBC
稻農莊先生的稻田現在布滿塵土。

台灣政府對農民進行補償,但莊先生說,很多地主反而拿了補貼。農民不能反對,因為怕租不到地。即使拿到錢,他們也可能因為停種相關農產品而讓自身品牌受損,從而失去辛苦建立的客源。

他指出,由於台灣農民老齡化,政府一直鼓勵年輕人種田。但現在年輕農民投入設備和土地資源後卻無從下手。

「農民感覺真的很無奈。」莊先生看著經過田裏的乾涸灌溉渠憂傷地說。

專家表示台灣應該已收到警告信號。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台灣每年的雨天數明顯減少,」台灣政府資助的智庫「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Academia Sinica)的氣候變化專家許晃雄(Hsu Huang-hsiung)說。

在島內部分地區,每年的雨天數減少約80天。

而據專家介紹,1950年以來印度洋的變暖趨勢可能帶來了去年太平洋上的高壓,從而導致6月降雨停止,同時颱風數量減少。

「氣候變化從來都不是我們政府和社會討論的中心。雖然大家都在說害怕氣候變化,但往往停留在口頭上。他們表示關心,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許先生說。

Farmer Chuang's cracked former rice fields lying fallow
BBC
台灣新竹稻農莊正燈的稻田

據研究過這個問題的人說,台灣人把水當作理所當然的事,也有人認為是台灣政府對水資源管理方式的忽視,是造成水資源短缺的根源。

「如果你看整個台灣,它有足夠的降雨量。問題在於我們如何用水,」年輕農民郭玉翎(Kuo Yu-ling)說,「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的管道漏水。另一個問題是我們如何將水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我不知道政府是否考慮將台灣東部的水轉移到西部,因為東部每年有幾個月的雨水,但新竹和北部幾乎沒有雨水。」

漏水的管道導致台灣損失近14%的水。森林砍伐也導致下雨時土質疏鬆,泥沙堆積在水庫中,使其失去蓄水能力。

台灣政府一直在解決這些問題,例如管道漏水率已從十年前的20%有所下降。

然而台灣臭名昭著的低水價似乎無法撼動,它被指責沒有為消費者節水提供動力。有人說,這是因為提高水價會很不受歡迎,而政客們也不敢這樣做,因為他們不想失去選票。

台灣的水價為每噸11元新台幣(0.39美元;0.27英鎊),在被調查的35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二,是韓國水價的一半,是美國水價的四分之一,英國的六分之一。

台灣水利署表示:「出於經濟社會發展和社會資源公平性的考量,目前還在仔細評估,暫時沒有成熟的調整方案。」

政府轉而從台灣周邊海域尋找解決方案,計劃多建海水淡化廠。它們大部分位於離島,台灣本島只有三座。為應對目前的旱情,新竹市新建一座設施,但它每天只能處理1.3萬噸水,與許多半導體製造商所在的新竹科學園區每天17萬噸的用水量相比,這是杯水車薪。

急於求雨的台灣政府試圖操縱大自然,多次進行人工降雨,而台灣農田水利署的官員在3月初舉行媽祖祈雨儀式,希望通常每年從5月中旬持續到6月中旬的雨季會帶來很多陣雨。

People holding joss sticks pray to the sea goddess Mazu for rain amid an island-wide drought, during a religious ceremony at Jenn Lann Temple in Taichung, Taiwan on March 7, 2021.
Reuters
3月7日,人們在台中的寺廟裏向媽祖禱告求雨。

但這些舉措應該不會帶來希望。就在去年,到5月台灣的雨季結束的時候,降雨量仍然不足。

目前沒有自來水供應的居民每周都會提前兩次把水桶裝滿,或者在休息日從街上擺放的水箱裏取水。

台積電和其他晶片製造商正為最壞的情況做打算。他們正在回收更多水,台積電稱其回收率超過86%。該公司還整車從建築工地和其他地方買水。台積電稱到目前為止其運營還未受到影響。

台灣水利署發言人郭耀程(Kuo Yao-cheng)表示,大家都要貢獻一份力來解決這個問題。

「政府正在採取措施解決這些問題......特別是由於氣候變化導致降雨量不足的情況下,每個人和每個部門都必須考慮如何節約用水,」郭先生說。

莊先生則改種西瓜和向日葵,因為它們需要的水較少。他從農場挖的井裏抽出地下水來澆灌植物。但他認為每逢乾旱就犧牲耕作,只會讓台灣本來就很低的糧食自給率雪上加霜。

「我們必須找到一個解決這個問題的長期辦法,」莊先生說。

如果台灣不接受挑戰,預計未來幾年內台灣的農場和其珍貴的半導體產業都會受影響。

 

【往下看更多】

美中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合作應對氣候危機

台灣與索馬里蘭:「雙方缺少盟友但擁有彼此」

神奇材料天然橡膠面臨消耗殆盡危機

 

【今日最熱門】
轎車猛撞變電箱 中和才剛復電又一片黑
北市4族群加強快篩 5萬移工快篩有特赦令
騎一半驚見無底巨坑 她慘墜天坑慘死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