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朝鮮戰爭:他們的韓國戰俘父親再也沒有回來

2020/07/28 16:21 字級:
讀稿
朝鮮戰爭:他們的韓國戰俘父親再也沒有回來
李氏目睹了父親和兄弟的死刑
BBC

在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時,約有5萬名韓國戰俘被囚朝鮮。其中許多人被迫進行勞作,還有一些人被殺害。如今,BBC韓語科記者金秀彬(Subin Kim)找到了幾位戰俘子女,聽他們講述是如何為自己父親爭取認可正名的。

無論她怎樣努力,李氏都無法記起,行刑者那三聲殺死她父親及弟弟的槍響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那是30年前的事情,當年她三十多歲。

但她記得之前的事情。幾個警衛官把她拽到了朝鮮偏遠地區阿吾地的一個體育館附近。她被迫坐在一座木橋下,等待著什麼的到來。直到那一刻,她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過了沒多久,她周圍開始有人群聚集,一輛卡車停了過來,兩個人被送下車來。她看到,那是她的父親和弟弟。

「他們把他兩人綁在木樁上,說他們背叛了國家,是間諜和反動派,」李氏最近接受BBC採訪時說道。她的記憶就是從那時起開始變得模糊的。「我覺得我當時一直尖叫,」她說。「我的下巴後來脫臼了,是一個鄰居把我帶回家,然後又把我的下巴扶正了。」

被遺忘的犯人

在朝鮮戰爭進入尾聲時,共有約5萬名犯人被關押在朝鮮,李氏的父親便是其中一人。他們被迫違背自己的意願,被編入朝鮮軍隊,並在餘生被迫進行強制勞作或挖礦等工作。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署後,這些韓國軍人們以為雙方很快會交換戰俘,他們會得以回家。但在停戰協定簽署的一個月前,時任韓國總統李承晚為暗中破壞停火計劃,單方面釋放了2萬5千名朝鮮戰俘。李承晚希望聯合國軍可以幫助韓國統一朝鮮半島,許多人認為,他的決定使那些韓國戰俘被遣返的希望變得更加微弱。

最終,朝鮮只送回了一小部分他們關押的韓國囚犯。

這些戰俘很快便被韓國社會遺忘得差不多了。之後這些年間,共有三任韓國總統會見過朝鮮領導人,但戰俘問題從未被提上過他們的議程。

韓國前總統李承晚(左)
AFP
批評人士認為李承晚單方面釋放朝鮮戰俘的決定是錯誤的。

在朝鮮,李氏一家人被視作成分不良。她的父親出生於韓國,在朝鮮戰爭中跟聯合國軍一起對抗北部,這給他帶來了黑色的烙印。這種極低的社會地位使得他們全家要進行繁重的工作,同時還要面臨暗淡的前景。她的父親和弟弟都在煤礦工作,致命事故在那裏是家常便飯。

李氏的父親一直夢想著,待他的國家再度統一,他便可以回到家鄉。他會在工作結束後給孩子們講他年輕時的故事。有時他會鼓勵孩子們逃回南邊。「那裏會給我一枚獎章,你們會被當做英雄的孩子對待,」他經常說。

但有一天,李氏的弟弟在跟朋友們喝酒時不小心說出了這些話。其中一個人向朝鮮當局舉報了這件事。幾個月後,她的父親和弟弟便遭處決。

2004年,李氏設法「脫北」進入韓國。她在那時意識到,父親錯了。父親的國家並沒有將他視作英雄,也沒有進行什麼工作幫助那些以前的戰俘回家。

崔氏曾經是一名模範生,但由於她父親的身份,她無法實現自己的大學夢。
BBC

那些被囚在朝鮮的士兵一直在受苦。他們被視作當局的敵人,被看作曾為「傀儡軍隊」作戰,被打入朝鮮社會等級制度「成分」中的最低一級。

這種社會地位世代相承,因此他們的子女不能接受高等教育,也無法自由選擇職業。

崔氏曾經是一名模範生,但由於她父親的身份,她無法實現自己的大學夢。她曾一度向父親喊道,「你這個敗類反動派!你為什麼不回你自己的國家?」

她父親沒有還口。他只是沮喪地告訴她,他的國家太弱小,沒有能力接收他們。八年前,崔氏拋下家人,逃到了韓國。

「我父親想要來這裏,」她說。「但他生前沒能過來。我想要來這個這輩子我最愛的人想去的地方。所以我拋下了我的兒子、女兒和丈夫。」

崔氏的父親現在已經去世。在韓國,她在檔案上沒有父親,因為官方文件顯示他已經在戰爭中去世。

孫明花在2005年"脫北"。但她花了八年時間才將父親遺骸運出朝鮮。
BBC

帶父親屍骨回家

孫明花仍然清晰地記得,40年前她父親在臨終前最後的遺言。「如果你有一天可以去南邊,你一定要把我的屍骨帶過去,把我葬在我出生的地方。」

她的父親生前是一名韓國士兵,出生在韓國金海,距離釜山大約18公里。在朝鮮時,他被迫在多個煤礦和一個伐木廠工作數十年,只有在他患癌症臨終十天前才被允許回家。

他告訴孫明花:「死在這裏,甚至不能再見我父母一面,這實在太痛苦了。能夠葬在那裏是不是很好?」

孫明花在2005年「脫北」。但她花了八年時間才將父親遺骸運出朝鮮。她讓自己的兄弟把父親屍骨挖出來,把一個中國的中間人送到他們身邊。運回韓國的途中用了三個行李箱,她的兩個朋友也跟她一起,但父親頭骨所在的行李箱一直跟著孫明花本人。

她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將父親身份認證為未返回士兵,2015年,她終於得以將父親屍骨埋葬在韓國國家墓地。

「我覺得我終於盡到了作為一個女兒的責任,」她說。「但每次一想到他最後一口氣都是在那個地方咽下的,我的心就好痛。」

她之後發現,她的家人為這個葬禮付出了昂貴的代價。她在朝鮮的兄弟因此被送入關押政治犯的監獄。

孫明花現在是朝鮮戰爭戰俘家屬協會(Korean War POW Family Association)會長。這個組織致力於幫助未能回家的韓國士兵的約110個家庭爭取更好的待遇。

經過一項DNA測試,孫明花得以證明她是她父親的女兒,這對她在韓國申請父親的未索取報酬至關重要。即便這些戰俘子女得以逃到韓國,他們也不會得到官方認可,許多未遣返戰俘被認定為死亡,或戰爭中脫離部隊,或單純是失蹤。

在韓國,只有少數設法逃到南邊的戰俘可以獲得未支付報酬,那些死在朝鮮的戰俘則沒有資格獲得韓國任何賠償。

今年1月,孫明花和她的律師們向韓國憲法法院提起訴訟,認為在朝鮮去世的戰俘家屬們受到了不公平對待,韓國政府沒有採取任何措施撤回戰俘,因此應該對那些永遠無法回來的戰俘負責任。

「對我們來說,以囚犯子女的身份出生是一件十分傷心的事,然而更為痛苦的是,即便我們來到了韓國,我們仍然被忽視,」孫明花說。

「如果我們無法恢復我們父親的名譽,那些戰俘和他們子女經歷過的可怕的生活將全部被遺忘,」她說。

文中除孫明花外,其他受訪者由於仍有家人身在朝鮮選擇匿名。

製圖:Davies Surya

 

【往下看更多】

打牌被抓包!14歲男校園遭母甩2巴掌 轉身墜5樓亡

快訊/紐約州爆大規模槍擊!至少16人中彈 已2人身亡

性侵犯慘了!奈及利亞修法通過 惡狼死刑+閹割

 

【今日最熱門】
公鹿「字母哥」連霸MVP!美記砲轟:詹姆斯比你更值得
男走入淡水河詭異消失!一夜後竟現身北市這地方
熊熊被影射不雅片!經紀人出面說明 爆早和特斯拉男分手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