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獨/前進香港十字街頭!18歲勇武派成員自白

2019/11/15 15:22 字級:
讀稿

今年六月開始,香港民眾為了抗議逃犯條例,百萬人走上街頭。但特區政府忽視民意,警方甚至發射催淚彈驅散民眾。很多年輕世代,以暴力取代和平理性和特區政府衝撞。但為何逃返條例撤回,在台犯下殺人案的陳同佳也願意赴台投案,仍澆不熄怒火呢?讓暴力逐漸升高的所謂「勇武派」,究竟是為了什麼?東森新聞團隊前進香港,說服了一位年輕的勇武派成員,請他傾吐內心的吶喊。來看東森新聞香港在「十字街頭」的專題報導。

 

●社會在走,24小時新聞要有,東森新聞直播按下訂閱就沒錯!

 
▼記者前進香港街頭直擊。(圖/東森新聞)


尋常周末 ,繁忙的尖沙咀地鐵站,中午12點提前關閉。反送中示威並沒有因為陳同佳有意到台灣投案,而畫下句點。民眾開始懷疑警方勾結黑道,打壓抗議群眾 這次遊行很快就爆發衝突。

 

現在這已經變成香港的日常,周末民眾上街抗議,經過尖沙咀警署不斷叫囂,所以警方舉了黑旗,而且不斷釋放催淚彈。


▼警方不斷釋放催淚彈。(圖/東森新聞)


綽號火魔師小組的抗議成員,撿起催淚彈拋向警署還擊,他們就是讓抗議行動逐步升高的「勇武派」,主張以武制暴,他們認為這是警逼民反的結果。

 

勇武派阿樺:「作為一個年輕人,我原本都很堅持暴力是不對的,應該這麼說,暴力沒有用,但當200萬人上街都沒用的時候,我知道其實我們只有暴力可以選,現在會有肌肉,因為我們需要拋和拿很多重的。」

 

▼周末民眾上街抗議已成香港的日常。(圖/東森新聞)


阿樺今年才剛滿18歲,是大一的學生,港府麻木遲鈍的反應,讓這個孩子變得不耐煩起來。

 

勇武派阿樺:「我們不是收錢出來做事,我們真的有理念,我們要堅持到勝利那一刻,如果輸了我不會生小孩了,因為我不想我自己的子女,18歲的時候要面對2047年。」

 

阿樺是在香港主權移交三年之後出生,他的青春充滿煙硝與憤怒,面對自己的未來,卻又是無窮無盡的失落 。


(封面圖/東森新聞)

 

【往下看更多】

「我要我的血汗錢」外送員街上自焚 平台緊急回應了

公車靠站急剎!38歲女「後方座位→駕駛座」噴飛2公尺慘死

中國大陸再提「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陸學者提「智統」

 

【今日最熱門】
台南市議員林燕祝罹癌 臉書發文向市民請假
辣模-4°C深V薄紗擺拍!冷到臉歪1反應超敬業
衝春遊!台東、屏東旅宿業推優惠 最俗+1元住第三晚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