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示威:台灣學生回憶從港中大「逃難」,凌晨三四點緊急離校

李宗憲 - BBC中文記者 發自台北 2019/11/27 15:45 李宗憲 - BBC中文記者 發自台北 字級:
讀稿
香港示威:台灣學生回憶從港中大「逃難」,凌晨三四點緊急離校

香港示威從從街頭抗爭延伸進校園後,根據台灣政府統計,至少已有368名留學香港的台灣學生返回台灣。

返台的兩名學生在台北向BBC中文描述離開香港時「宛如逃難」,並認為警方進入校園是教科書中的歷史出現在眼前,顛覆了他的想像。他所指的教科書內容,是台灣戒嚴時期,1949年發生大批軍警進入校園,以言論思想審查管理學生,並大規模逮捕學生。

目前兩人無法確定何時返校,畢業後留港的計劃也可能調整。

離開香港「蠻像逃難」

「凌晨三、四點和一群台灣人拖著行李箱,走了快一個小時才有車搭,」留學香港的台灣學生黃行,如此描述他如何離開香港中文大學。

另一名赴香港中大交換的台灣學生陳屏兆也有類似經驗,他說:「一個小時內整理好行李,只帶衣服、電腦,其他生活用品都還在宿舍,蠻像逃難的。」

兩人回到台灣後,在台北接受BBC中文專訪,敘說香港示威及校園衝突如何在求學生涯中深刻地烙印在他們心中。

今年大三、就讀台灣中央大學的陳屏兆,今年9月才抵達香港開始了交換生的日子,卻壓根兒也沒想到,第一學期讀了短短兩個月就提早畫下句點。回程時,更是在匆促中整理行李,徒步走了半小時到校外公車站搭接駁車到機場,途中才訂回台灣的機票。他說:「真沒想過會是這個樣子。」

陳屏兆回憶,香港警方11月12日進入中文大學的校園,當時他從宿舍窗戶觀察兩方衝突,而當警方發射催淚彈時,他聞到濃烈的刺鼻味。他說:「我有嚇到,很痛,一直流眼淚,鼻子也被嗆得呼吸不順,大約持續5分鐘,」這是陳屏兆第一次感受到催淚彈的威力。

當BBC中文與陳屏兆見面時,他已返台將近兩周,但描述當天景象,仍歷歷在目,他說:「宿舍地點距離衝突現場約200公尺,無法想像第一線的同學會是什麼感覺。」

那一夜,陳屏兆持續關注警方與學生在的衝突,直至清晨4點才闔上眼。隔天面對的則是校內餐廳大排長龍,離學校最近的便利店,步行則需要40分鐘,因此暫時吃泡麵果腹。

當時他並未決定要離開香港,直到學校宣佈學期提早結束。隔天(11月14日)他接到來自台灣學校的越洋電話,電話那頭,主任嚴肅地要求他立即返回台灣,他說:「主任語氣很嚴肅,要我立刻回去,因為學校沒辦法擔保我的安全,無法確保香港警方下一步的行動。」

事實上,陳屏兆獲得赴香港當交換生後,香港才爆發「反送中」示威運動。他曾一度猶豫是否要到香港唸書,但香港中文大學8月時寄了一封郵件,信中強調「會確保校園不會受到影響」,因此他才決定仍照計劃赴港唸書。

「很難想像。」陳屏兆說,他真的很難想像,會在校園內會發生衝突,他強調,從9月到11月,「我的想法一直是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學校都不會受到波及。」

▲香港示威從從街頭抗爭延伸進校園,至少已有368名留學香港的台灣學生返回台灣。(圖/REUTERS)

「宛如歷史重現」

同樣也以為香港警察不會進入校園的黃行,今年22歲,他在台灣念完高中後就赴香港中文大學唸書,今年大四,剩一個學期就要畢業。

看著香港警察與學生的大規模衝突,他形容是「威權時代的歷史,在眼前發生。」他對BBC中文說:「我一直覺得大學是神聖的,即使是極權政府也不會用這樣子大規模武力、封路的情況進校園。」

黃行說:「實在不可置信,若要抓捕學生,不需要用到這樣的武力去大規模『進攻』校園,看起來更像是蓄意行為。」11月12日前一天,他因為討論報告在校園渡過一夜,接著就被困在學校。

回憶衝突升級的那天,黃行看到警方施放催淚彈,就像雨一樣從空中落下,才意識校園成了戰場了。他說,從救援角度而去幫忙,像是搬物資或是協助被催淚彈波及的同學處理善後,「這是我們能做最多的。」

台灣人在香港示威中不是主角,大部分台灣學生也不會實質參與其中。黃行解釋,因為安全問題,台灣學生不會太高調,他說:「我們支持的方式,是讓台灣朋友知道香港的現況,或私底下討論和分析,但絶對不會莫不關心。」

黃行說,看到香港這幾個月的示威,心中難免會感到難過,覺得若「香港政府或北京政府更有智慧,是不是就不會讓民怨到達這個程度,香港社會也不會撕裂地如此嚴重」。他說,很多人因為立場關係,與朋友或家人感情撕裂。

在香港生活超過三年,黃行觀察到了香港的轉變。他說,過去香港給他的感覺是政治冷感,金錢至上,現在卻看到很多人為了自由走上街頭。他並舉例說,「香港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很高,因此認識到表達以及政治參與的重要性。」

台灣近期大規模的學生運動是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當時黃行才高中一年級,並未有太多接觸,香港示威反而促使他思考民主及社會運動,給他帶來了不少思想上的衝擊。

黃行的宿舍在沙田,是香港常發生示威的地點之一,像是新城市廣場常會有示威者聚在一起唱歌、喊口號,有時會看到防暴警察進來,會感覺有點害怕。

他說:「最近在香港大部分都是防暴警察,帶著盾牌,有距離感,兇神惡煞,有種不知道他們會做什麼的感覺。」

香港示威大大扭轉了黃行對港警的想像,他以前在電影中看到的香港警察是專業、高效率且敬業的一群人,「但這幾個月看到的情形,及社會所批評的行為,都很不能相信這是港警」。

回到台灣後,黃行對警察的警覺性竟然也無意中升高了,他說,「在校園看到巡邏警察時,還會有點敏感,但下一秒才反應過來,知道現在他在台灣,沒事。」就連在路上看到人戴口罩,他都會多想一點。

香港街頭的示威及警民衝突,早已成為黃行的「日常」,再熟悉不過,回台灣後他反而有些不適應,他笑著對BBC中文說:「台灣很安全且寧靜,有時反而會覺得奇怪。」

黃行計劃大學畢業後留在香港工作,面對香港未來情勢的不確定性,他的家人希望他回到台灣就業,但他仍說還會觀望。

赴港交換的台生陳屏兆則還有一個學期的交換生涯,但他還不確定學校是否會如期開學,對香港他還是充滿期待,仍希望回到香港把剩下的課程上完。

「大學已經不是校園了,是戰場。」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往下看更多】

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 但僵局能被打破嗎

武漢女吃退燒藥飛抵法國 得意PO文:勝利會師

4屍躺公園停車場!1母3子女頸遭狠砍

 

【今日最熱門】
新年震撼彈!曾之喬宣布結婚:今天起是陳太太
烏魚子微波變烤地瓜!2地雷食物曝
弟開二手車被羞辱 龍千玉怒領百萬現金買BMW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