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川普與「川普主義」會在選舉過後消失嗎?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 BBC駐北美記者 2021/01/24 08:16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 BBC駐北美記者 字級:
讀稿
川普與「川普主義」會在選舉過後消失嗎?

▲(圖/BBC)

唐納德·川普周三最後一次登上空軍一號時向大家揮手道別。當安德魯斯聯合基地的擴音器大聲播放著弗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的《我的方式》,川普也卸任起飛前往佛羅里達州的新家。

雖然他在集會上向一小群支持者承諾將「以某種形式」回來,但川普的未來以及讓他在2016年爭取勝利的政治運動,都是陰暗的。

就在兩個月前,即使他在11月被擊敗之後,川普似乎在美國政治中仍然有強大力量。根據民意調查,他仍然受到共和黨人的愛戴,受到該黨政客的敬畏和尊重,並得到了近半美國人的正面評價。

然後,川普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鼓吹未經證實的選舉欺詐指控,與各地戰場州分的政黨官員爭執不和,在佐治亞州的選舉中未能成功為兩名共和黨現任參議員連任,並煽動了一大批支持者,令他們變成了襲擊美國國會大廈的暴徒。

他再次在眾議院遭兩黨對他進行彈劾,如果在參議院定罪,他可能會被永久禁止競選公職。

在其五年的政治生涯中,川普總能夠擺脫很多政治困境,別人遇上這些情況很大機會倒下來。他被宣稱已死的次數,比起弗雷迪·克魯格(Freddy Krueger)還要多。但他總是不會完全沉下去,就像是在划艇世界中的一艘潛艇。

直至現在。

他失去了其總統職權,也被社交媒體封鎖而沉默,他面臨著法律和財政上的艱巨挑戰。他還能成功策劃政治復出嗎? 川普的海湖莊園會是他的厄爾巴島還是聖赫勒納島(譯者注:拿破崙流放之地)?曾經支持特郎普的數千萬美國人又會轉向支持誰呢?

川普任期的功過:撼動美國政壇與國際形勢的總統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堅實的Maga基礎

(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在美國國會大廈騷亂後幾天,川普的總體公眾支持率急劇下降至百分之30幾左右,是他整個任期中最低的。乍一看,這些數字表明他未來的政治前景受到了致命的傷害。

然而,看深一層,這對前總統川普來說卻沒有那麼可怕。雖然民主黨人,獨立人士和一些溫和共和黨人反對他,但他的共和黨的陣地似乎完好無損。

民調公司益普索(Ipsos)美國公共事務總裁克利福德·楊(Clifford Young)說:「我認為我們所看到的並不表明他失去了政治意義和共鳴。」

「任何這樣說的人都是在開玩笑。他仍然有雄厚的實力。」

許多川普支持者完全相信川普的說法,認為大選在全國多個州被民主黨人和部分共和黨人偷走。他們在邊緣的保守媒體中看到有報導說,國會大廈的襲擊是由反法西斯主義運動的左翼分子煽動的,無視大量證據,拒絶承認被逮捕的是眾多右翼激進武裝分子和親川普示威者。

加裏·基弗(Gary Keiffer)是西弗吉尼亞州貝克利的67歲前民主黨人,他在2016年和2020年投票支持川普。他說前總統對選舉提出質疑是正確的,他懷疑左翼活動人士才是國會大廈襲擊的幕後推手。他仍然全力支持這位前總統,並希望他能在四年後再次競選總統。

基弗說:「他為我們國家做了很多事情。」

「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一任總統能做這麼多事情,但卻輸掉選舉-(我認為)他沒有輸掉選舉。」

川普可能有很多問題,但他坐擁忠誠的支持者,會去參加集會和購買Maga旗和標誌的人,這對川普而言就不是一個問題。

Trump speaks before boarding Air Force One for the last time
Getty Images
川普最後一次以總統身份發表講話。

政黨分歧

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當年參選總統時,以局外人身份,挑戰了共和黨內的建制。他當年曾經嘲諷地提出,共和黨領袖、其他參選人只是與民主黨一樣是「沼澤」的一部分,意旨兩者構成同一政商利益網路。

他獲勝後成為共和黨建制的一部分,除了一些頑固反對他的人之外,近乎全部人都屈服於川普的意志。

根據共和黨游說者和前參議院競選策略師利亞姆·多諾萬(Liam Donovan)的說法,共和黨的人卑躬屈膝,是因為黨籍令他們這樣做。川普任命了黨高層,包括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羅納·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在州和地區層面,共和黨官員是川普的真正信徒。

多諾萬說:「各州領導人是活動人士,而不是精英。」

「普通成員是中堅共和黨人,而中堅共和黨人都是川普堅定支持者,川普絶對地轉化了他們。」

每當爭議到來時,共和黨政客基本反應都是按兵不動,等待風暴自行過去。例如,弗吉尼亞州白人至上主義者遊行後發生的暴力事件,因為政府的家庭分離政策而痛哭的移民兒童的錄音爆出,在白宮附近用催淚彈暴力驅散「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者,川普向烏克蘭總統施壓尋找政治協助,以及他無數荒唐的推特發言。

但在川普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周,裂縫開始顯現出來。

1月6日親川普的暴徒衝擊美國國會大廈之前,當時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警告說,總統致力於削弱人民對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合法性的信心,其產生的實際威脅,令美國民主陷入「死亡漩渦」。

暴力事件發生後,麥康奈爾的盟友們指出他對眾議院尋求以「煽動叛亂」名義對川普提出彈劾表示「高興」,最終的彈劾投票中有10票來自共和黨人,包括一名共和黨的領導層人士,這瓦解了共和黨的團結。

早些時候,麥康奈爾對暴動發表了最直接的評論,稱這些暴徒是被灌輸了「謊言」,以及由川普和其他權勢人士「挑動」。

麥康奈爾的舉動是最明顯的信號,至少一些共和黨人希望共和黨應該和川普劃清界限,保持距離。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with Senate Majority Leader Mitch McConnell (left)
Getty Images
麥康奈爾(左)試圖把共和黨與川普切割。

然而,在國會騷亂後,有138名共和黨眾議員投票挑戰賓夕法尼亞州的總統選舉結果,亦有197名共和黨人依然跟隨川普,投票反對針對川普的彈劾動議。

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國會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是忠實的川普支持者,他周四在推特上說:「川普總統仍是共和黨和『美國優先』運動的領導人。」

多諾萬說,眾議院的共和黨人可以更好地反映該黨的重心,有別於參議院,參議員必須每兩年參選一次。如果麥康奈爾和共和黨最高領導人希望與川普徹底決裂,就可能會令該黨分裂。

商界的反抗

幾十年來,共和黨的運作,是社會保守主義者和商界利益的混合。商界讚賞該黨提倡降低稅率和減少管制,並容忍該黨對墮胎禁令、宗教自由倡議、 持槍權和其他重要而敏感的文化問題的支持。

川普成為總統,並因他通過反移民和反貿易政策,將白人工人階層吸引到共和黨的勢力範圍內,這都令原本的聯盟受到壓力。在2018年,很多營運親共和黨企業及為這些公司工作的郊區民眾,開始轉向支持民主黨。

在國會山騷亂之後,大壩決堤。沃爾瑪(Walmart),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康卡斯特(Comcast)和亞馬遜(Amazon)等眾多大公司宣佈,他們或者暫停其政治捐款,抑或則特別撤回支持川普挑戰選舉結果的共和黨政客的支持。

多諾萬表示,一旦政治局勢平靜,大企業可能會恢復其正常的捐贈模式,又或者它們可能認為共和黨因將其自身受制於川普,而不再是契合的合作伙伴。

多諾萬說:「這個變化已經持續很久了,我們早就超越了只會支持共和黨的那個時點。」

大公司捐款僅佔共和黨資金的一部分,但這些舉措的速度和嚴重性,使許多保守派措手不及。這些企業最新的動向,可能會鼓勵黨領袖,特別是那些關注籌募經費的人,做出進一步的努力,去拒絶川普的政策和其政治風格。

怎樣做一個前任美國總統?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福音界的想法

如果共和黨的企業陣營,正考慮與川普主義決裂,那麼社會保守派亦不會落後。川普作為一個曾兩度離婚、多起外遇指控、性格偏激的人,仍然得到強大的福音派支持,似乎是有點違反常理。但即使流失了溫和郊區的支持者,宗教保守派陣營在2020年仍然力挺川普。

其中一個原因,是川普四年間填補了超過200個聯邦法院的職缺,包括三個最高法院的席位。他選擇宗教保守派陣營成員-彭斯(Mike Pence)作為副總統這一點,也有所幫助。在政策上,川普政府推進的社會議程,在基督教保守派中甚受歡迎,包括在法院和調整的規定中,更討好宗教派,例如不再把避孕措施列聯邦醫療保障之中。

但是,在川普失去權力的情況下,一些福音派人士可能​​正在重新考慮他們對川普及其政治議程的支持。

北美聖公會牧師蒂什·哈里森·沃倫(Tish Harrison Warren)在《今日基督教》中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為「我們崇拜的是智者(Magi),而不是Maga」。Maga是「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簡寫。

她寫道:「川普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的暴力行為是反主顯事件……這是黑暗的,也不是基建於真實,信仰的象徵包括耶穌的名字,十字架和信息,被拉攏服務狂熱的川普主義。」

她譴責美國的宗教領袖,容許自己對政治權力的渴望,蒙蔽了道德凖則,她說宗教界內部的清算已經迫近。

Attendees pray together befor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ddresses the crowd at the King Jesus International Ministry during a "Evangelicals for Trump" rally in Miami
Getty Images
去年一月,很多福音派支持者出席川普的造勢活動。

來自堪薩斯州德比市的法律助理迪亞娜·盧斯克(Deeana Lusk)說,信仰對她的投票選擇很重要,川普並不是她2016年共和黨初選中的首選,但最終她在當年和2020年的大選中,都投票支持川普。

她說,她對於是否繼續支持川普及其倡議有所保留,如果川普決定再次競選,她肯定會四處尋找其他可能性。

亞娜·盧斯克說:「真相是,沒有人是完美的,但有成千上萬的候選人支持宗教自由,我認為最終我們將尋找到適合的人。」

沒有川普的生活

儘管川普的反抗和承諾,但他仍然有可能從政治舞台上消失。有關新政黨、新媒體勢力、新總統競選活動,可能會慢慢減少。

又或者,參議院中可能有至少有17位共和黨人,會與50名民主黨人一起,對前總統就煽動叛亂罪提出彈劾,禁止他擔任公職。這樣的結果並非不可能。

即使他避過彈劾,川普也面臨非常實在的法律挑戰。紐約檢察官正在調查他向成年影星斯托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支付的款項。佐治亞州正在調查他致電州國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施壓要其為此前11月的大選「尋找選票」的事件。聯邦檢察官亦可能審查川普的言行是否與國會大廈襲擊有關。

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in DC
Getty Images

川普亦可能忙於維持他的商業王國,因為新冠疫情與其品牌受損,他的企業欠下數億美元貸款,需要在未來幾年償還,而他最可靠的借款方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最近放棄了他的客戶資格。

換句話說,在未來的日子裏,在政壇上的捲土重來的優先性,可能沒有那麼高。屆時,川普本人,可能會與川普主義運動分離。

普林斯頓大學的政治學家勞倫•賴特(Lauren Wright)表示:「我認為,他會被打回原形-一個只不過是對政治很有觀點的名人和媒體精英而已。」

她補充說,要有另一位共和黨人去接過川普的政治外衣並向前走可能很困難。

她說:「我認為使川普與眾不同的不是政策信息,而是其包裝方式,是一種來自娛樂圈的技能,也是要有娛樂事業的背景,傳統的政治家不可能以同樣的方式來表現。」

Trump speaks at rally
Getty Images

如果要讓川普主義取得成功,共和黨人將不得不尋找另一位名人,又或者,共和黨會回到或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和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等早期參選人的傳統共和黨價值觀。

多諾萬不肯定共和黨人能否回到過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退回從前。

他說:「川普證明,並不需要對任何保守正統派的指示唯命是從,也不一定有利。」

川普反對自由貿易、開放移民、激進的外交政策,以及熱心地主張削減社會保障。 其他共和黨政客可能會認為川普已經證明異教徒沒有那麼大的風險。

他說:「很多人都在試著仿效川普做事,但我認為還沒有人知道怎麼做。」

但是,他們可能不必弄清楚。 唐納德·川普即使在最近所有事件之後,仍然未被擊退。

 

【往下看更多】

怎樣做一個前任美國總統?

BBC紀錄片:泰國的青年抗議——挑戰不可撼動的王權

拜登簽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 以期撥亂反正和強化抗疫措施

 

【今日最熱門】
妹子肚痛奔公廁!驚見恐怖一幕 網讚好勇敢:寧可拉在褲子裡
EBC森談/王信輝/《複身犯》— 概念先行,執行跟不上的驚悚懸疑類型片
統神多益700分!超流利英文對話企鵝妹 網讚:比成大碩士強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