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現場:騷亂過後的華盛頓 表面平靜之下的瞬息萬變

馮兆音 -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2021/01/08 22:01 馮兆音 -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字級:
讀稿
現場:騷亂過後的華盛頓 表面平靜之下的瞬息萬變

▲抗議者揮舞著美國國旗闖進了美國國會大廈圓形建築。(圖/EPA)

國會騷亂次日,美國首都華盛頓看似回歸了平靜。

市中心街頭比平常顯得蕭條,行人寥寥。在靠近白宮與國會的街區,每個街角都有多輛警車戒備。

我在白宮往國會的賓夕法尼亞州大道上,偶遇了幾名川普的支持者。

「昨天有兩百萬人在這裏支持川普,你還跟我說拜登勝出了大選,這怎麼可能呢?」一名男性川普支持者情緒激動地喊道。同行的一名女士義憤填膺地應答:「是他們(國會警察)讓那些人(闖入國會的川普支持者)進去的!」

網絡上流傳著許多關於國會騷亂的陰謀論,其中包括暴徒是由極左翼組織Antifa(「反法西斯行動」)的成員假扮的,但指稱已被證偽。

BBC的調查發現,多個闖入國會的川普支持者是保守主義的網紅,以及陰謀論派別「匿名者Q」(QAnon)和右翼組織「驕傲男孩」的成員。

川普支持者在7日並沒有大型集會,他們當中一些人按原計劃離開了華盛頓。記者了解到,多家有大量川普支持者入住的市區酒店,無論是高檔五星級酒店,還是廉價小旅館,在當天上午都處理了大量退房申請。

但也許多人選擇繼續留守,有的拖家帶口推著嬰兒車在市區四處遊覽,有的人則在川普國際酒店對面的人行道上搭起帳篷,還不忘在帳篷外貼上川普競選的標語。市中心一家還開門營業的平價酒吧生意興隆,成群的川普支持者在此大啖漢堡與熱狗。時不時有貼滿川普競選標語的卡車與改裝巴士在街頭疾馳而過。

美國國會暴亂:共和黨人批評暴力 讉責川普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圖
BBC
圖
BBC

在華盛頓街頭,不難辨認誰是從外地前來川普的支持者、誰是本地市民。儘管一些美國人仍抗拒戴口罩防疫,華盛頓居民在公共場合的口罩佩戴率一直高居美國各地榜首,而從外地趕來聲援川普的示威者,則大多不戴口罩。

一些川普支持者在國會騷亂次日決定重返現場,但他們在國會大廈附近就被攔了下來。國會周邊圍起了約兩米高的柵欄,只有持特定證件的國會工作人員與記者能夠入內。

他們轉而在外圍三五成群地聚集聊天,或是舉起手機拍攝、直播。一名約30歲的男士在圍欄前駐足良久,遠觀國會大廈象牙色的穹頂。「我從加州聖地亞哥來參加遊行,」他微笑著對我說,今天重返國會只想「消化一下昨天發生的事情。」他婉拒了我的採訪請求。

同樣來自聖地亞哥的美國退役軍人巴比特(Ashli Babbitt)再也沒有機會重返國會了。35歲的她是騷亂中四名死者之一。

35歲的美國退役軍人巴比特(Ashli Babbitt)是騷亂中四名死者之一。
Twitter/Ashli Babbitt
35歲的美國退役軍人巴比特(Ashli Babbitt)是騷亂中四名死者之一。

國會前有人為她建起一個臨時紀念點,擺上了鮮花與蠟燭,地上的幾張卡片寫道:「如果今天我們讓他們作弊,有什麼能阻止他們明天繼續舞弊呢?」

總統川普在大選以來持續指稱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他自稱以極大優勢勝出了選舉,但連任勝利被「竊取」。這些指稱並沒有實質證據,但卻被他的支持者奉為真理。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PBS與Marist去年12月共同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信任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的美國人超過六成。但在共和黨人之中,只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拜登勝選,巴比特與其他衝擊國會大廈的川普支持者顯然並不在內。

在她失去生命前幾個小時,巴比特曾在社交媒體上寫道:「我們所向披靡,」她寫道,「他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試著阻止我們,但風暴已經到來,會在不到24小時之內橫掃華盛頓。」

她的社交媒體上有大量與「匿名者Q」有關的信息。這名曾經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服役的退伍老兵,最終命喪在了警察的槍口之下。

國會騷亂中至少有4人死亡、逾50人被捕。除巴比特外,另外三人死於「緊急醫療狀況」,具體死因和身份並未公布。

警察與闖入國會山的暴徒對峙。
Getty Images
警察與闖入國會山的暴徒對峙。

騷亂期間,川普呼籲支持者「回家」,卻沒有譴責暴力,也未承認敗選。川普的社交媒體隨即被禁言,直到騷亂逾24小時後,他才公開批評騷亂,並承諾平穩移交權力。

這24小時內,華盛頓街頭表面平靜,內裏瞬息萬變。

國會議員在7日凌晨重啟唱票,正式確認拜登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政府內閣出現辭職潮,包括交通部長趙小蘭(Elaine Chao)、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等內閣要員紛紛離任,與川普割席。候任總統拜登再次公開發言,要求川普對此次暴力衝擊國會事件負責。

此前甚少得到關注的美國憲法25條修正案一夜間成為輿論焦點。民主黨國會領袖聲言要用彈劾或援引第25條的方式,早日將川普趕下台。

21歲的大學生迪倫(Dylan)在騷亂次日來到國會大廈前,盤腿席地而坐,為四名死者默哀。「坦白說,我視他們為本土恐怖分子,但我依然為他們的逝去感到悲痛。」

迪倫是民主黨支持者,但在國會陷入混亂的當日,他身在群情沸騰的示威人群之中觀察。 「我希望以後可以告訴我的孩子,國會騷亂那天我目睹了什麼。」

美國國會大樓外的三個特朗普支持者。
Getty Images
美國國會大樓外的三個川普支持者。

迪倫在示威人群中看見了帶有納粹標誌的旗幟。「我是猶太人,在自己的國土上看見納粹旗幟飄揚,」他當下沒有覺得個人安全受威脅,但深感震撼。 他一直留在國會外圍,後來才在社交媒體上看見國會大廈內的一片狼藉。

騷亂期間,人群持續拍打國會議事大廳大門,持槍警察在門內嚴陣以待。議員辦公區走廊上文件散落一地,白色雕像擺設上沾上了血跡。議員與助理在辦公室就地避難,用家具擋門,防止暴徒闖入。有的川普支持者搬走了國會的演講台,朝著攝影記者的鏡頭咧著嘴笑。

人群闖進了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毀壞了她的名牌,朝她的電腦屏幕拍照並上傳到社交媒體上。

60歲、來自阿肯色州的巴內特(Richard Barnett)一屁股坐在佩洛西的座位上,把腳放在辦公桌上,給議長留了個言:「我們不會退縮的!」他還帶走了一個佩洛西辦公室的信封,但堅稱自己沒偷東西——他自稱留下了一個25美分硬幣。

60歲、來自阿肯色州的巴內特(Richard Barnett)一屁股坐在佩洛西的座位上,把腳放在辦公桌上
EPA
60歲、來自阿肯色州的巴內特(Richard Barnett)一屁股坐在佩洛西的座位上,把腳放在辦公桌上。

衝入國會的川普支持者中,至少一人是會講中文的華人「川粉」。

「我們已經佔領了國會,但是沒有看到國會參議員、眾議員」,這名川普華人支持者在社交媒體視頻中展示著示威者在國會內走動的畫面,隨即高喊,「We the people(我們人民)!Great people (偉大的人民)!」

當日,警笛聲與直升機轟鳴聲響徹天際,華盛頓在晚上6時進入宵禁。

星期三晚上宵禁期間警察在警戒
Reuters
星期三晚上宵禁期間美國警察在警戒。

宵禁前一個小時,記者目睹一名約50歲的女性川普支持者站在市區一家廉價旅館前抽煙,她疲倦的神色裏帶著幾分恍惚。

「我不敢相信我們衝進了國會大廈。我之前祈禱我們會進去的,但我不能相信我們真的做到了,」她對旁邊披著川普2020大選競選旗幟的同伴喃喃地說。

不僅是參與「拯救美國」遊行的川普支持者,全美乃至全世界目睹國會騷亂畫面的人們都覺得難以置信。

「一些事情永遠地改變了。」在騷亂次日重回國會的迪倫再也不相信分裂的國家可以和解。他認為,拜登上台後,應聯合一部分共和黨人,在政治上邊緣化支持「川普主義」的勢力。兩周後,拜登將在遭遇暴力衝擊的國會大廈前宣誓就任美國總統。

美國不僅面臨總統權力移交的動蕩,還深陷新冠疫情的泥沼當中,當日因染疫在美國去世的人數首次突破4000人。迪倫心中問題仍沒有答案:「疫情期間,每一天都像是珍珠港襲擊。作為一個國家,我們該如何繼續往前走?」

 

【往下看更多】

沙特等和卡塔爾恢復外交 美國促和背後有何考量

川普支持者衝擊國會釀成四人死亡和「對民主的侵害」

川普與推特的愛恨情仇 從推特暫停川普賬戶說起

 

【今日最熱門】
台裔貴婦心機炫富!秀鑽石項鍊遭女富豪砲轟
澳網包機有3非球員乘客確診 感染英國變種病毒
寒舍集團創辦人長子蔡伯府驟逝 享年48歲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