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新冠疫情為何導致分手和離婚激增?

Maddy Savage - 麥迪·賽維吉 2021/01/05 08:18 Maddy Savage - 麥迪·賽維吉 字級:
讀稿
新冠疫情為何導致分手和離婚激增?

▲(圖/HELMUT FOHRINGER / AFP)

世界各地的離婚率都不斷攀升,情感專家警告稱,疫情引發的分手曲線可能尚未見頂。

結婚7年後,29歲的索菲·特納(Sophie Turner)和她的丈夫離婚。在新冠肺炎爆發前,他們從未討論過分手的問題,但在疫病流行期間,他們的婚姻變壞了。特納是英格蘭薩福克(Suffolk)兒童社會服務中心的一名員工,她說: 「我壓力更大,事情越鬧越大,於是我們決定試著分居。」 「很快我們就意識到,分居狀態可能會更久。」

他們的經歷如今很普遍。在英國和世界各地,分居或申請離婚的人數急劇上升。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7月至10月,英國著名律師事務所司徒華慈(Stewarts)的諮詢量增長了122%。慈善團體「公民建議」(Charity Citizen's Advice)報告說,尋求結束關係建議的網絡搜索量激增。在美國,一家大型的法律合同諮詢網站最近宣佈,其基本離婚協議的銷售額增長了34%,五個月內新婚夫婦佔客戶數量的20%。中國也有類似的情況,在疫病大流行開始時,中國的隔離制度是世界上最嚴格的國家之一。瑞典也是如此,但直到最近,該國還主要依靠自願遵守建議來嘗試減緩新冠肺炎的傳播。

疫情正在影響許多重要人際關係,這已是老生常談。但律師、心理諮詢師和學者正開始更清楚地了解導致新冠肺炎導致人際關係解體熱潮的多種因素,以及為何似乎到2021年這種熱潮愈演愈烈。

新冠疫情持續,一對分居廣州和香港的中荷情侶因長久的分離,經歷了一場情感危機。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司徒華慈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卡莉·金奇(Carly Kinch)稱,這個疫情對情侶來說是「完美風暴」,封鎖和社交距離導致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增加。在很多情況下,以前短暫分開還能暫時掩蓋問題,如今不得不在一起就成了分手的催化劑。「我不認為人們離婚的原因一定改變了。你總是有潛在的情緒,我對家裏的這個或那個不滿意。但我認為,這只是讓人們對家中事務比通常情況下更加敏感。」

金奇說,在英國第一次全國隔離結束後,她的團隊對離婚申請激增並不感到驚訝,因為家庭相處時間較長,比如在學校假期或聖誕節期間,離婚申請通常會激增。她說: 「我認為隔離壓力更大。」

不同的是,提出離婚的女性數量顯著增加,76%的新案例來自女性客戶,而一年前這一比例僅為60%。她認為,這一趨勢與許多關於在職父母在疫情隔離期間生活的研究結果相一致,這些研究結果表明,女性仍然承擔著更高比例的家務和照顧孩子的責任,在男性也在家工作的異性戀夫婦中甚至也是如此。她補充道: 「我覺得有些人在進入隔離的時候會想: '哦,這不是很好嗎!我們要一起度過很多美好時光。而我的伴侶,通常都在工作,而他現在會在家,幫更多的忙。但我認為,對許多人來說,現實總是殘酷的。」

COVID-19
Getty Images

特納表示,與伴侶分手的決定是雙方共同決定的,他們現在仍然是朋友。對他們來說,導火索是決定分房睡,以減少特納被感染的風險,因為特納之前就有健康問題,覺得這對他們的關係質量「並沒有什麼問題」。但就像許多分手一樣,他們的分手也是由於溝通問題。

她說: 「我們彼此心煩意亂,無法好好交談。」

特納在家教育兒子和照顧親戚的孩子,承擔家務負擔,這也引起了摩擦。特納說,她丈夫發現她對家以外的事情都不感興趣,而特納也很難接受: 丈夫可以離開家去公司見同事,而她只能呆在家裏。

天鵝喪偶孤獨四年,疫情封鎖之下再遇真愛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對其他夫婦來說,與疫情有關的精神健康問題是導致分手的一個原因。43歲的阿姆斯特丹編輯瑪麗在3月份感染了新冠病毒,這讓她伴侶的焦慮症 「急劇失控」。她說: 「在我們被隔離的將近一個月裏,我要處理所有的事情,這真是讓人筋疲力盡。」

作為新冠肺炎長期的受害者,到了7月,她除了兼職工作和照顧他們4歲的孩子這些 「最基本"事情外,仍然很難安排自己的時間。不幸的是,我們的關係需要我耗費太多精力: 情感上、精神上和身體上。所以,我請求分手。這就像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

但夫妻關係專家認為,即使是在疫情爆發前沒有出現問題、家庭健康、關係穩定的牢固夫妻,也可能在疫情期間分手。英國心理治療協會(UK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發言人、心理治療師羅南•斯蒂曼(Ronen Stilman)解釋說,這是因為疫情破壞了「已經確立的、能夠提供舒適、穩定節律的常規活動」。如果沒有這些,伴侶在感情之外「尋求其他形式的支持或激勵」的機會就很有限,這會讓他們處於壓力之下。斯蒂曼說:「越來越多的人陷入困境,他們很難應付。就像積聚壓力的壓力鍋一樣,鍋蓋最終會破裂,夫妻關係也是如此。」

COVID-19
BBC
專家說,疫情的壓力迫使我們仔細審視自己的生活安排

生活在斯德哥爾摩的美國人諾拉就是如此,她29歲,要求不透露姓氏。在疫情爆發幾個月後就她與西班牙男友分手了,當時他們剛同居一年。諾拉說,這對夫婦非常重視感染的風險,都選擇在家工作,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我們放棄了社交生活和釋放精力的運動——他的籃球和我的攀岩。」「我們的差異被放大了。我內向而他外向。我們無法'充電'——他需要更多的人,而我需要更多的空間。」 他們盡了最大努力尋找解決方案,但最終沒有奏效。

金奇律師指出,疫情很可能是年輕夫婦需要共同面對的首要生活挑戰,這可能部分解釋了美國和加拿大等國新婚夫婦離婚申請上升的原因。她說,「如果你們是新婚夫婦或剛開始不久的戀愛關係,你們的婚姻可能不會像30年的婚姻那樣經受過考驗和磨難。」與此同時,疫情造成的簡約生活方式與許多新婚夫婦憧憬的「婚姻幸福、完美生活」正好相反。

COVID-19
Getty Images

此外,婚姻關係專家表示,疫情的經濟影響也可能是導致分手的主要原因,因為失業、休假或拿回家的工資較少。「至少自二戰以來,在經濟衰退期間,離婚數量無一例外地呈上升趨勢,」 瑞典西北部於默奧大學(Umeå University)研究人口歷史的格倫·桑德斯特羅姆(Glen Sandström)解釋說。「考慮到我們目前正在經歷一場嚴重的經濟危機,我們預計最終結果將是婚姻更加不穩定。」

金錢是導致婚姻衝突的最常見原因之一。桑德斯特羅姆說:「收入減少加劇了關係的緊張,因為在如何消費的觀念上產生衝突,心理壓力增加,反過來,由於擔心如何入不敷出,導致關係質量下降。」 被裁員也會對自尊造成重大打擊,尤其是男性,他們「比女性更將自我價值建立在為家庭提供經濟保障的能力上」。這可以表現為焦慮、憤怒和沮喪,以及增加家庭暴力的可能性。

然而,與其他金融危機不同的是,新冠疫情對那些已經在酒店、休閒、零售和旅遊等低收入行業從事不穩定工作的人造成了更嚴重的打擊——在這些行業中,婦女、年輕人和少數族裔人數過多。為英國黑人和亞洲社區服務的文化心理治療(Culture Minds Therapy)的治療師尼基塔·阿明(Nikita Amin)表示,諮詢夫妻心理和個人治療的人數有所增加。她說,這反映了疫病對這些群體的影響程度,因為英國的少數族裔原本不太可能就心理健康和人際關係問題尋求幫助,部分原因是他們的文化以分居和離婚為恥辱。她認為,可能還有很多人無法尋求幫助,因為他們沒有時間或金錢,或者因為害怕伴侶或親屬對自己正考慮分居時可能做出的反應。

COVID-19
BBC
專家說,有些人可能是在等待社會和經濟更加穩定後結束戀愛關係

儘管人們希望2021年上半年到中期疫苗的推出能讓很多人重拾新冠肺炎流行前的生活方式,但許多離婚專家認為,這並不能保證分手趨勢就能結束。桑德斯特羅姆指出,新冠可能會導致長期的經濟衰退,這意味著家庭收入問題會持續,導致關係緊張。他說:「如果經濟衝擊廣泛,失業率大幅上升,許多婚姻將受到影響。」 但他補充說,如果各國在2021年的復蘇速度快於預期,就可能出現相反的情況。

然而,金奇律師警告說,經濟狀況改善也可能會引發離婚,因為一些目前正在經歷婚姻問題的夫妻可能出於經濟考慮推遲了分手。金奇說:「隨著形勢穩定下來,如果我們看到分手率增長,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對那些無論如何都想分手的人來說,會覺得一切都太不確定了。」

她認為,新一波的分手潮中可能還有那些目前呆在一起的伴侶,因為他們對獨處感到緊張,不想在隔離期間又要和其他人約會,或者擔心啟動離婚程序後生活混亂,因而在隔離期間仍保持同居。「她們不想一邊說 '我要離婚',然而又不得不一天24小時和伴侶在一起。」

金奇的公司已經收到越來越多關於未來分手時所需的 「信息收集」諮詢。「他們帶著許多問題來找我們,問我們離婚後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我怎麼為我的新生活做凖備?'」 她說。「我認為人們現在做的問詢可能比疫情爆發前要多得多。」

倫敦個人成長方面的專家諾埃爾•貝爾(Noel Bell)等心理治療專家認為,疫情還促使人們對自己想要什麼生活方式、想要什麼樣的伴侶進行更多的重新評估。有證據表明,人們希望搬家,擁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搬到通勤時間更少的地區,這一點很明顯。

「這種重新評估在婚姻中也會發生,夫妻們重新評估他們的生活選擇和情感需求。」 他說。

「疫情的壓力提醒我們所有人,生命可能是短暫的,我們需要想好和誰一起度過我們的寶貴時間。」

肺炎疫情:與網友分享防疫建議的明星們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回到薩福克郡,索菲·特納剛剛簽了一套新房子的租約,這樣她就可以住得離姐姐和父母更近。雖然和丈夫分手對她充滿挑戰,但她相信這是最好的決定。

「我認為疫病帶來的一線希望是,它幫助我們意識到,我們真的有必要分手。否則,我們還是要共用一間臥室,彼此還是不說話,」 她說。「作為朋友,我們更幸福,不會為所有的小事情煩惱。」

 

【往下看更多】

亞洲多地發現新冠變種病毒,印韓日等收緊入境措施

新冠疫情下的隔離餐,2020年我們都不曾預料到的菜色

元旦:等到盛夏8月才慶祝「新年」的西班牙小鎮

 

【今日最熱門】
戴資穎泰國公開賽逆轉勝 決賽遇馬琳爭后冠
快訊/居家檢疫3天外出5次 大陸返台男和鄰居爆口角
王瞳2片布遮重要部位 艾成反應超真實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