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川普離任在即 西撒哈拉為何再成爭議焦點

2020/12/24 09:26 字級:
讀稿
川普離任在即 西撒哈拉為何再成爭議焦點
▲成千上萬的撒哈拉難民逃往阿爾及利亞西部,他們希望獨立建國。(圖/AFP)

 

美國即將卸任的總統川普撮合摩洛哥與以色列建交,讓西撒哈拉這塊非洲西北角地區的古老爭議再度受到世人關注。

西撒哈拉的爭議涉及不同文化、宗教、種族和國家的地緣政治博弈。

西撒哈拉問題久拖不決,反映出國際社會在這個問題上長期的分裂態度。

歐洲外交關係理事會政策分析師安德魯·列博維齊近日撰文指出,川普突然在西撒哈拉問題上改變美國長期立場,給即將上台的拜登政府和歐盟都製造了難題,因為它不但沒有解決原先的矛盾,反而增加了解決這個問題的困難。

為什麼列博維齊會這麼分析?西撒哈拉的爭議為何會引起全球包括聯合國的興趣呢?

回顧這塊獨特地區的歷史和現狀,即可看清西撒哈拉由來已久的爭議所涉及的方方面面,以及解決這個問題面臨的重重困難。

民族,殖民與爭奪

西撒哈拉位於非洲西北角,曾有非洲最後的殖民地之稱。在古代歷史上,早在公元7世紀阿拉伯帝國興起時期,阿拉伯人就進入了西撒哈拉地區,成為這裏主要的種族之一,阿拉伯語也成為當地主要語言之一。

近代歐洲強盛後,葡萄牙人於15世紀中葉入侵西撒哈拉,之後西班牙人19世紀也入侵該地,並於1884年將此地劃為西班牙殖民地。當時,當地居民主要是不同部落的柏柏爾人。1934年此地改為西班牙的海外省。

二戰之後,歐洲各國的海外殖民地紛紛掀起了反殖民化的獨立運動。與西撒哈拉周邊毗鄰的摩洛哥、毛里塔尼亞和阿爾及利亞三國相繼獨立,並且開始與其它國家聯合反對在西撒哈拉的西班牙殖民統治。

其中摩洛哥1956年最早實現獨立,1957年摩洛哥就聲稱對西撒哈拉擁有主權。不過,此地歸屬的爭議早已已經持續百年了。隨後獨立的毛里塔尼亞和阿爾及利亞與摩洛哥開始加入爭議。

1965年,聯合國開始呼籲西撒哈拉的非殖民化。自1975年以來,聯合國大會多次通過關於西撒哈拉問題的決議,強調西撒哈拉人民有不可剝奪的自決和獨立的權利。

1973年,當地土著撒哈拉獨立運動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陣線(簡稱西撒人陣,波利薩里奧陣線,Polisario Front)成立,得到阿爾及利亞的支持,與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亞發生武裝衝突。

1975年,摩洛哥哈桑國王無視聯合國海牙國際法院關於撒哈拉自決權的裁決,發動了名為「綠色遊行」,有35萬摩洛哥人參加的大移民進入西撒哈拉。同年,西班牙退出當地。

Morocco's Green March
Getty Images
1975年,摩洛哥哈桑國王無視聯合國海牙國際法院關於撒哈拉自決權的裁決,發動了名為「綠色遊行」,有35萬摩洛哥人參加的大移民進入西撒哈拉。

現狀及未決問題

1975年至1991年,西撒人陣與摩洛哥軍隊開展了一場16年的游擊戰爭,以聯合國斡旋的停火結束。

1975年至1976年,摩洛哥在前殖民宗主國家西班牙撤出後,吞併了西撒哈拉的2/3的領土。

1979年8月,毛里塔尼亞同西撒人陣簽訂和平規定,放棄對西撒哈拉的領土要求,退出西撒戰爭。但隨後,摩洛哥佔領了毛里塔尼亞退出的地區,與西撒人陣處於對立狀態。三方交戰變成了兩方對立。

摩洛哥佔領了西撒哈拉的2/3的西部領土後,在它與西撒人陣控制的東部地區之間,修築了一道沙堤長城,防止西撒人陣向其發動進攻,沿著這道沙堤長城還埋有大量地雷和防禦工事,加強了摩洛哥對它所佔領的西撒哈拉的2/3的西部領土的控制。

而西撒人陣宣佈成立了撒哈拉阿拉伯民主共和國(SADR),並且在阿爾及利亞設有一個流亡政府。

在雙方多年的交戰中,成千上萬的撒哈拉難民逃往阿爾及利亞西部,在廷杜夫鎮附近建立了難民營。

1991年至2000年,聯合國斡旋的停火結束了西撒哈拉的戰爭,但摩洛哥尚未就是否同意西撒哈拉獨立建國問題舉行各方此前同意的全民公決。許多由聯合國主持的會談未能取得突破。

國際分歧

近年來中東北非地緣政治風雲激蕩,阿拉伯之春也影響了北非地區,西撒哈拉問題更成為涉及有關地區國家內政外交的敏感議題。

2016年,西撒人陣長期領導人穆罕默德·阿卜杜勒阿齊茲·埃澤丁去世。這也增加了西撒哈拉問題的談判難度。

從國際上看,西撒人陣早在1984年即加入了非洲統一組織(後來的非洲聯盟的前身),當時即引發摩洛哥抗議和退出非洲統一組織,引起非洲的分裂。

多年後,摩洛哥於2017年1月才在第28屆非盟首腦會議上重返非盟,但撒哈拉阿拉伯民主共和國並未退出。

目前,有大約67個聯合國成員國支持摩洛哥對西撒哈拉的主張,而約38個國家承認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國。美國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宣佈承認摩洛哥對西撒哈拉主權的西方大國。因此,聯合國成員國內部對這個問題有嚴重分歧。

Trump and Biden
Getty Images
川普改變美國國策支持摩洛哥對西撒哈拉擁有主權,讓拜登進退兩難。

歐美難題和國際影響

川普為幫助以色列與摩洛哥建交,提出支持摩洛哥對西撒哈拉擁有主權,但它削弱了幾十年來渴望該領土獨立的當地人民的希望。

聯合國仍然受權監督西撒哈拉獨立公投,儘管自1991年聯合國在那裏設立特派團以來,這一行動一直未實現。

在沒有全民投票的情況下,摩洛哥和西撒人陣之間曠日持久的僵局最終歸結為是否能得到國際承認,沒有國際社會一致認可,就無法建立一個新的獨立國家。

但獨立西撒哈拉的想法可能已經大大削弱,近幾個月來加劇的緊張局勢反可能惡化。

歐洲外交關係理事會政策分析師列博維齊指出,在北非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的外交博弈中,兩國雖然尚未處於戰爭的邊緣,但阿爾及利亞政府幾乎沒有表現出停止支持西撒人陣發動對摩洛哥攻擊的傾向。歐盟和美國支持一方必定要得罪另一方。

他認為,歐盟和即將上任的美國拜登政府應該努力重新推動摩洛哥和西撒人陣之間的談判進程,並表明摩洛哥對西撒哈拉的任何擴張都會對摩洛哥與西方的關係造成不良後果。

他表示,只有通過重新啟動解決西撒問題的政治進程,緩解西撒哈拉的緊張局勢,才能促進國際合作和區域一體化。

 

【往下看更多】

美國大選:建議吉爾·拜登棄用博士頭銜 美報評論文章引發「厭女主義」爭議

美國大選助搖擺州「翻藍」後,佐治亞華人轉戰該州參議員複選

川普離任後,美國會因分裂而癱瘓嗎?

 

【今日最熱門】
黑糖珍珠鮮奶加紅茶!害童癲癇狂發作 迷客夏道歉了
陳盈助1.5億具保先返家 否認與國內賭博機房有關
航運股走勢像「海盜船」能追?專家曝1撿股訊號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