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紫荊黨:親北京商人籌組新黨為確保「百年一國兩制」?

2020/12/21 09:36 字級:
讀稿
香港紫荊黨:親北京商人籌組新黨為確保「百年一國兩制」?

▲創辦人李山透露,該黨發起人不少是清華校友,清華校花是紫荊花,香港市花則是紫荊花,所以取名為紫荊黨。(圖/EPA)

香港一批親北京財經界人士近期籌組了一個名為「紫荊黨」的新政黨,目標是「為全體香港人爭取下一個五十年不變,追求百年『一國兩制』」,行動綱領之一是要「參與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及行政長官選舉,支持、贊助和推選代表其理念的候選人」。

該黨表明,希望改革香港立法機關成「兩院制」,上下院分別由特首委任與普選產生,強調此舉可以一方面「遏制極端勢力」,也「防止特殊利益集團掠奪普通市民的利益」。

香港紫荊黨創辦人表示希望吸納25萬名黨員,成為一個「代表香港人利益」的政黨,他們對香港房屋、教育議題等也提出了一些新建議,包括「明日大嶼」計劃以眾籌發債等方式融資、把公營房屋轉租為售,解決嚴重貧富差距問題,以及讓中國大陸的大學每年接收大批香港學生加強愛國教育等等。

紫荊黨的出現隨即引起香港媒體和觀察人士關注,認為北京對港府、傳統建制派、傳統商界的能力和信任程度有所保留,所以紫荊黨會是北京希望為香港傳統建制派換血的重要一步。不過,香港本地的傳統建制陣營認為,籌組政黨並不容易,需要時間和能力去參與地方工作爭取市民支持,不會威脅到他們的地位。亦有分析指出,紫荊黨推動的改革並非北京現有路線,未必得到中央的祝福。

紫荊黨創辦人之一黃秋智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強調,創黨並非想取代建制派,而是求合作。他不認同外界對該黨是由中共地下黨員組成的指控,強調成員只是很簡單為理念而從政的一群人,亦稱並非為了生意投身政治。

香港民主派"總辭"後 建制派聲言不做"橡皮圖章"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紫荊黨背後是誰?

根據香港媒體報導,紫荊黨已正式在香港的公司註冊處註冊,註冊人包括身兼中國全國政協及瑞士信貸集團董事李山、中播控服董事會主席黃秋智和身兼內蒙古自治區港區政協常務委員的卓悅控股董事會主席陳健文。三人均是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風波前甚少站在公眾領域表達意見的人。

今年57歲的李山於四川出生,在環球金融機構及中國主要銀行有超過25年的管理經驗,目前是絲路金融有限公司執行長、香港中國金融協會副主席。55歲的黃秋智在廣州出世,但在香港長大,現為絲路控服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長。

黃秋智對香港媒體表示,新政黨的創辦人有十多二十人,大部分人在香港長大,有留學外國經驗,與內地有聯繫,他們在去年的政治風波中感到徬徨,認為作為香港人應該身體力行去解決香港的問題,因而產生創黨念頭。

但他強調這並非一個「海歸派」的政黨,而是一班尊重「一國兩制」、捍衛自由民主法治,熱愛香港的人組成。他們希望香港繼續是享有自治和經濟繁榮,促進中西交往橋樑的地方。

李山透露,該黨發起人不少是清華校友,清華校花是紫荊花,香港市花則是紫荊花,所以取名為「紫荊黨」。李山畢業於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他表示自己是前總理朱鎔基的門生,朱鎔基對他影響深遠,令他明白學經濟是為了「經世濟民」。

HONG KONG
EPA

百年「一國兩制」?

紫荊黨近日接受訪問時,表明希望向中央爭取香港「下一個50年不變」,達至百年「一國兩制」。該黨認為,自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以後,2047年的期限困擾各界,認為未來不變是「香港社會的最大公約數」,也是「香港社會穩定的定海神針」。

發起人李山不認同香港前景黯淡,過去一年的動蕩令大家對「一國兩制」有更深入的思考,黨的原則是「尊重一國,珍惜兩制」,同時要捍衛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等價值。

李山身兼清華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副理事長,他上月在該院演講時表示,香港的核心問題是治理問題,他認為政治體制上,立法機關應該引入中國「賢人政治」的傳統,改革成「兩院制」,下院由全民普選產生,上院由社會各界協商、特區政府委任產生。

目前香港立法會分開直選議席及功能組別議席,制度上傾斜於建制陣營,反對派難以獲得多數議席,而民主派人士亦因政治立場被取消參選及議員資格,早前泛民主派集體辭職以示抗議,令議會只剩下兩名非建制派人士。

李山認為,「兩院制」可「平衡對立的社會群體利益,遏制極端勢力,防止民粹主義蔓延,也防止特殊利益集團掠奪普通市民利益」。

一些分析認為,他的這番言論中前部分與建制派口風一致,明確反對激進反對勢力,但後者的「特殊利益集團」則引發不同的解讀,有一些分析認為,這代表了對香港傳統商界的不滿。

李山強調逐步實現《基本法》賦予港人依法參與普選的權利。

HONG KONG
Reuters

房屋問題的建言

香港林鄭月娥政府提出「明日大嶼」願景,希望改善香港土地不足的房屋問題,計劃在交椅洲填海興建1000公頓人工島。這項計劃造價估算至少6000多億港元,支持者認為,這是長遠規劃香港土地問題的一步,反對人士擔心計劃會出現嚴重超支,增加香港財政負擔和破壞環境等等。

香港立法會財委會在只有兩名非建制派議員下,在12月初通過了5.5億港元的前期研究撥款。

紫荊黨創辦人之一李山表明,要推出「百年房屋政策、消除地產霸權」,並提出應該以「全民眾籌」的方式,建立全民所有房地產的開發公司,每港人一股,每股1萬港元,再通過機構投資者融資250億,再發債一萬億去獲取1.1萬億的資本再通過機構投資「明日大嶼」。

這項建議最先由香港長和系科網公司TOM集團前行政總裁王兟提出。他認為以「創新公私營合作」(PPPP,Popula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方式開發「明日大嶼」,避免了掏空庫房等問題,減低政府財務風險。王兟對香港媒體表示自己曾婉拒加入紫荊黨,但承認自己與李山相熟,並感謝李山亦曾經把其概念作提案,多次為其宣傳。

香港發展局表示不對建議作出評論,強調局方會探討不同模式和融資方案,預計項目需時三年半作評估。

另外,李山亦提出把香港八十萬公營房屋轉租為售,透過價格和支付方式提供優惠,讓低收入人士能最終得到房子的產權,他認為去年社會動蕩的原因是香港長期忽略低收入階層的行益,需要通過財富的再次分配去解決香港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

各界對紫荊黨有什麼看法?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在《眾新聞》撰文表示,香港在2014年發生為期79天的「佔領中環運動」(又稱「雨傘運動」)後,中央和中聯辦方面認為香港資產階級上層靠不住,已開始討論「新港人治港」的問題。

程翔認為,紫荊黨是由中央或中聯辦組建、由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成立的親中共的政黨,反映了中共對香港人、香港政府和香港左派的深深不滿,目標是要「全面接管」香港的政權與非政權機構,整頓香港政府、立法會和傳統建制派。

《香港國安法》如何改變民主活動人士的生活?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另一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也對BBC中文表示,暫時難以很具體地評論紫荊黨的背景,或將來的動向,但他說,「在北京的心底裏,是不相信境外的香港人的」,整個趨勢是突顯了中國大陸的管治模式和意識,觀乎歷史,特別是國共內戰時期,內地也有很多人成立一些團體來支持自己,這些新組織和傳統港人組黨不一樣,他們吸納的對象可以是近十幾年的大陸來港人士。

網媒《香港01》發表觀點文章,稱過去建制陣營政黨由「香港人圈子」內的人士成立,但紫荊黨則是由有內地背景的人士成立,「傳統建制派要反思,是否自己太過不濟,因此才會引起內地精英不滿,繼而成立新政黨去競爭」。

文章指,「紫荊黨的成立提醒了傳統建制派要有危機感,要自我革新」,批評傳統建制派「未認清楚香港存在的深層次問題,看不到欠缺公平正義、分配不均等弊端導致香港管治危機深重」,例如一些建制派人士反對推行最低工資,過份傾向僱主,建制陣營在反修例運動前並沒有高調支持收地建屋等等,質疑他們太盲目地為政府「保駕護航」。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林卓廷認為,紫荊黨只會是中共另一個「傀儡」。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就指,如果真能建立有25萬名黨員的黨派,未來的發展或不是「紫荊黨」與「民建聯」内鬥,而是「民建聯」併入「紫荊黨」,由中聯辦領導的香港黨委系統全面成形。

HONG KONG
Reuters

香港建制派政黨不認為會受到紫荊黨的威脅。香港最大建制派政黨民建聯有約4萬多名黨員,工聯會也經營很長時間才有數十萬作單位的人數的社團。民建聯成員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表示,自己也是近期才收到紫荊黨成立的消息,對於該黨聲言要有25萬黨員,他形容是「有點天方夜譚」的想法。

他認為兩黨可以有良性競爭,但會否合作言之過早,「每個有心人都可以成立(政黨),但要通過頗多的社會運作,得到廣泛社會認同和支持,不是說要成立就成立得到。」

立場傾商界的自由黨黨魁鍾國斌表示,短期內看不出紫荊黨能夠取得多少議席,看不到他們加闊了選民基礎,或是可以吸納新一批選民,「你會叻過(厲害過)民主黨、民建聯?人家地區深耕十幾年,不是有錢就拿到票……人家有那麼大的志向,我不會潑人冷水,但我看來不是這麼容易做到。」 

紫荊黨創辦人之一黃秋智表示,創黨並非想取代建制派,而是求合作。他不認同外界對該黨是由中共地下黨員組成的指控,稱成員只是很簡單為理念而從政的一群人,並非為了生意投身政治。

他在訪問中批評港府太弱,建制陣營沒有成長,直言去年的反修例運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是「社會動蕩的原因」,批評她「未設計好《逃犯條例》修例草案,就在中美關係緊張之時提出修例」。

黃秋智稱,該黨有與中聯辦溝通,但強調不應只集中在紫荊黨與中聯辦的關係,反問如果紫荊黨是為了香港人及香港的長期穩定繁榮而做事,「無論是港府還是中央,怎會不給我們它的祝福?」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對BBC中文表示,親北京媒體沒有怎麼報道紫荊黨的消息,又不見得有建制派大人物出來支持他們,估計他們是一批來了香港一段時間的專業人士,企圖增加自己的政治影響力。

「回歸23年,他們在整個建制陣營都沒有什麼角色,沒有很多人認識他們,政府沒有委任公職給他們,我估計他們想增加自己政治話語權,引起政府注意,並建制架構找到一些位置。」

他指出,在《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政治進入新常態,民主派被嚴重打壓,剩下的是建制陣營之間的競爭,紫荊黨明顯不會得到民主派的支持,只有從建制派中獲取支持。

「這是大轉變的過程,民主派都被你趕走了,建制派以前有共同敵人,就團結起來,但現在在新的政治環境,或會出現利益分歧,但政治資源全掌握在北京手中,他們要吸引北京的注意力,希望在選舉、政府架構中謀一席位。」

鍾劍華認為,建制派過往都是「呼應阿爺」(「阿爺」指中央政府)為主,不敢提出「大動作」,然而紫荊黨的建議,雖然沒有多少建制派人士提及,但也不見得是「大動作」,例如「一國兩制」早已是由北京定義,就算百年「一國兩制」也與現在不太有什麼分別,在北京眼中不會是錯誤的言論,而在議會政制上,紫荊黨主張「協商政治」,某程度上算是「香港議會制度的倒退」。

「他們現在說的東西,不是說給香港人聽,也不是要為香港建構發展藍圖,只是想做點事情引發當權者的注意,」他說。

 

【往下看更多】

中國嫦娥五號:40年後再探月 與美蘇太空競賽有何異同

新疆採棉工:新證據揭露時尚產業背後的強迫勞動

譚維維新歌:憤怒直斥中國大陸家暴問題的流行曲

 

【今日最熱門】
國台辦轟「這位先生」糊弄民眾 陳時中隔空回擊了
小S脫光誘惑被尪無視 自爆超慘閨房私事
金門苗栗縣長赴桃園捐物資 澄清避桃令風波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