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奢侈生活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2020/12/12 08:26 字級:
讀稿
奢侈生活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圖/Getty Images)

奢侈或曰奢華這個概念,似乎一直以來都深植於物質享樂主義。千百年來,所謂奢侈,就是指擁有稀罕、珍貴、新奇之物,以及大量揮霍無度的消費品,即或是顯而易見的極簡主義的奢侈品也總是涉及美麗精緻,但又往往是多餘的東西。

2020年10月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ee des Arts Decoratifs)開幕的《奢華品之展》(Luxes),探索了奢侈品這個多層面的歷史。這個展覽還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在一個自然資源不斷減少、過度消費正對我們的環境造成災難性影響的世界,我們是否有可能另給奢侈生活一個較有價值的定義,讓奢華不僅與自然相諧和,而且也符合我們人類的真實自我。

儘管這次展覽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就開始籌劃,但這場大瘟疫的發生將我們自囚於家中,讓整個世界的活動減緩至停滯,這個展覽所啟示的問題就更具有現實意義,讓我們不得不質疑我們生活中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博物館館長和這個展覽的策展人奧利維爾·加貝(Olivier Gabet)告訴BBC文化欄目,「很明顯,今天的奢侈品正面臨著新的挑戰。毫無疑問,奢侈的物質和物欲層面受到了強烈的質疑。奢侈這個概念正在重新發現其一種非物質性的維度,即時間和空間以及體驗的維度,一個經歷時空的體驗片刻可以具有像物品一樣的奢侈性。在社交隔離的時期,旅行是一種超級奢侈,而且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時間和旅行,這兩件在今天看來極其珍貴的東西,在奢侈品的進化過程中起到了推動作用,因為與其他國家的交往接觸激發了人們對稀有和奇珍異物的渴望。加貝補充說,「全球規模的貿易與奢侈品的概念有著內在的聯繫。早自古代以來,珍貴的物品就一直是經濟甚至地緣政治爭端的主題。我們用來運輸黃金、絲綢或香料的時間,運輸跨越的距離,以及被征服土地的概念,則是其中最基本的要素。」

對異國風情的審美髮現也幫助形塑何為奢侈的概念。加貝說,「當西方發現日本陶瓷時,他們意識到奢華和精緻也可以是簡單和質樸的形式。從讓-米歇爾·弗蘭克(Jean-Michel Frank,法國簡約風格室內設計師)的稻草鑲嵌室內裝飾到加布裏埃爾·香奈爾(Gabrielle Chanel,法國先鋒時裝設計師)的小黑裙,對奢侈品發展史而言就是一場哥白尼式的革命,給予世人奢華的新觀念。」

如今,弗蘭克被譽為20世紀最激進的室內設計師之一,他創作的極簡主義室內設計打動好一些藝術家,比如法國作家弗朗索瓦·莫利亞克(Francois Mauriac )。莫利亞克將他的設計風格稱為「奇怪的虛無奢華」。對這種先鋒派美學的欣賞引發了一個問題,即奢侈品在多大程度上與地位有關,又在多大程度上與有別於大眾的獨特品味有關。

加貝說,「在中世紀之前的古代,奢侈品是社會政治最高等級的標誌,是被征服者向勝利者奉獻的貢禮,是相互表示尊重的禮物,也是埃及人帶往彼岸的陪葬品。」天鵝絨這樣的奢侈織物在古代只限於王室和貴族使用。從14世紀開始,歐洲多個封建王國都頒布了禁止下層階級穿戴天鵝絨服裝的法令,以維持貴族的精英地位。

加貝說,「然而,奢侈品後來逐漸成為個人的選擇和愛好,而不再是社會等級的標誌。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品味。」

藝術的生活

在18世紀的法國,品味,以及對奢侈品的喜好結合進到生活藝術的概念中,因此產生法文合成詞「art de vivre」,即「生活的藝術」之意。因個人主義思潮和新藝術形式的興起,法國的精英們沉溺於營造令人愉悅的居家生活環境。與此同時,東西方貿易的增長也引發了西方對具有異國情調的東方文化奢侈品的熱情,尤其是日本和中國兩國。兩國生產的陶瓷、漆器和絲織品特別受歡迎。

在巴黎,出現了被稱為「marchands merciers」的家具和室內裝飾藝術商家。這是一種新型消費品的製造銷售商,他們會對現成的中國或日本瓷器加以裝飾,將瓷器安裝在鍍金青銅上以增強其光澤,或者將其製成盛放香花的盤子或燈飾等器物。加貝說,「他們幾乎是第一批藝術總監,僱傭不同的藝術家,創造合作方式。正是這種特殊的勢頭,催生了奢侈品歷史上的一個決定性階段。」

19世紀對奢侈品的需求急劇擴大,因為新興的中產階級開始追求舒適的生活,而工業革命的生產也能夠提供他們的一切消費需要。1858年,英國時裝設計師查爾斯·弗雷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開了一家時裝公司「沃斯之屋」,宣告高級定制時裝的誕生。而旅行也成為了一種主要的奢侈消費。

上述趨勢為20世紀的時尚奢侈奠定了基礎,由於廣告和大眾媒體的發展,奢侈品也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但時尚雜誌「Meaning Global」的創始人、奢侈品牌專家瑪緹娜‧奧博托娃(Martina Olbertova)認為,20世紀80年代的過度消費導致了「奢侈品行業已完全脫離現實,只關注對昂貴消費品的銷售以獲得世界競爭優勢,他們在意的只是表面的價值」。

如今,面對這種瘋狂消費環境和倫理成本,奢侈品行業開始發生變化。奧博托娃注意到了一些關鍵的變化趨勢,比如對個人體驗的偏愛超過對個人奢侈品的迷戀,以及放棄過度的豪華物欲,改而選擇轉向她所說的「奢侈品的返璞歸真」。

現在,旅遊是每個人消費願望清單上的第一項,但這不僅僅是逃避現實。奧博托娃說,「人們想要一些能幫助他們學習和認識旅遊之地以及自己本身的經歷,希望這樣的歷驗能幫助他們找回自我,發掘自己的精神境界,或者能讓他們與身邊的自然和世界緊密連接起來。」

考慮到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現狀,目前的豪華旅遊注重隱私和健康,遠離塵囂,以及可以保持安全社交距離的度假地則不足為奇,但真正令人擔憂的是,這種旅遊模式必須與對生態環境的關注相平衡。注重野化環境的自然度假村正變得越來越受歡迎。如果認為對奢華物品的渴望會就此結束,那就太天真了,不過有一種意識正在增強,即我們可用較少的東西來獲得更豐富的體驗。

奧博托娃說,「人們正從癡迷於擁有很多奢侈品,轉而只使用對個人有價值的物品。在你身邊將會有這類既可提升你對生活中重要事物的感受,而且工藝也相當精美的器具。」對於喜歡烹飪並會邀請朋友來分享其烹飪熱情的人來說,這可能就是一套漂亮的陶瓷餐具。

奧博托娃說,「我們不需要所有的東西都是奢侈品,那只是浮華,毫無意義。人們會選擇只在生活某些方面使用品牌來提升生活質素,這才是奢侈品歸根結底的本質主義。」

奧博托娃認為,奢侈品的耐用性正成為其吸引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將學會如何正確地保養奢侈品牌,使其可以多用好幾年,這是告別一次性消費文化的決定性一步。消費的可持續性將變得至關重要。她說:「這應該是合乎邏輯的事情,這些我們視為趨勢的事情需要成為新常態。」

不過她承認,我們還沒有到達那個境界。她表示,目前疫情危機「是一個停頓,就像處於一種正在發生改變、重新平衡和再度調節的狀態中。」

讓我們希望全世界這一停頓會給我們帶來一種新的「生活藝術」,一種認為生活本身才是最令人嚮往和最重要的奢侈品的藝術。

(《奢華品之展》2020年10月15日至2021年5月2日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

 

【往下看更多】

全球第2位施打武肺疫苗是他!網嚇壞:超大咖名人

俄羅斯反導部署和「北方領土」爭議牽動日本、美國和中國

新冠疫苗:英國開始史上最大規模的接種計劃

 

【今日最熱門】
辣模-4°C深V薄紗擺拍!冷到臉歪1反應超敬業
越晚越冷!今晨急凍6.3度 這天大幅回暖
送紅包請染疫醫護喝飲料 熱心市民:心與你們同在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