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流亡海外,其透露家庭數百萬存款被凍結

2020/12/06 16:17 字級:
讀稿
香港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流亡海外,其透露家庭數百萬存款被凍結
▲(圖/EPA)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宣佈流亡海外兩天後表示,自己和家人的銀行戶口遭凍結,涉及幾百萬元的存款。

據香港媒體NowTV周六(12月5日)報道,許智峯當日到達英國倫敦並稱他自己、太太及父母共五個戶口,涉及幾百萬元的存款被凍結。這些賬戶涉及多間銀行,包括匯豐銀行、恆生銀行及中銀香港。

他稱,曾經聯絡相關銀行,職員回復查詢時表示,戶口有特別的備註,但拒絶透露其他細節。匯豐銀行發言人表示,不能評論相關賬戶事宜。

香港警方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或報道,只強烈譴責任何罪犯企圖逃避法律責任的行為。

許智峯12月3日在社交網站證實自己暫別香港,流亡海外,並退出其所在的民主黨,日後會協助擴大國際戰線,在海外聲援香港民主運動。

許智峯強調自己是流亡不是移民,沒有尋求庇護,強調「家只有香港」,「寧願四處漂泊等待回家的一天」。

「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他在臉書上說。

許智峯是繼現身在英國的羅冠聰之後,又一名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黎智英:作為反抗勢力的象徵,我不能後退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今年38歲的許智峯2016年開始擔任立法會議員,在議會中以更激烈的手法去表達訴求,被視為「民主黨的改革派」。

他目前在香港正面對九項刑事罪行,包括與去年「反送中」運動以及立法會就《國歌法》發生衝突的案件。他要定期到警署報到,但他獲准保釋,並得到法庭許可可以因公務理由出境。

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他未曾捲入《國安法》相關案件。

但此行他在丹麥與國會議員會面時,呼籲歐洲多國仿效美國制裁侵犯香港人權的人士,以及協助香港的示威者移居,他的言行被香港建制派議員及媒體視為違反港區《國安法》。

丹麥之行與親人離港

許智峯11月30日以公務理由前往丹麥,他起初再三強調自己是在當地出席有關氣候變化的活動,並對媒體表示不會尋求庇護,計劃12月4日返港。但網媒《香港01》在他抵達後不久引述不具名消息稱,許智峯父母丶妻子和兩名幼年兒女在12月2日傍晚乘坐飛機離開香港,觸發外界猜測他有計劃長期離港,很多網民在許智峯Facebook專頁留言,呼籲他不要回香港。BBC中文記者在周四(12月3日)致電其辦事處時,職員稱也是從媒體得悉許智峯的動向。

許智峯在社交網站表示,離開香港後,手機傳來市民丶好友一句又一句「求你千萬別回來」,「這種傷痛,我不懂以筆墨形容,亦強忍不了淚水」。

他說,「我每一刻也在問自己,我仍可為香港做什麼?我曾百般掙扎,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頭抗爭,刑責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嘗試盡力留在殘喘的議會,用僅餘的身位與暴政周旋,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時,我作為香港人,在我的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讓全世界繼續聽到香港人掙扎中的吶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氣中,換取香港人應有的言論自由,在政權手中搶回香港的言論主導權,與阿聰等流亡手足攜手,拉闊香港的國際戰線。」

在丹麥期間,許智峯與當地議員見面,接受當地媒體訪問,呼籲包括丹麥在內的歐洲國家仿效美國,制裁侵犯香港人權的人士,向香港示威者提供「免於中共恐懼的避風港」。

「我從政以來從未想過有一天我可能會坐牢,但民主是很脆弱,全球支持民主的人都有責任共同面對這危機時刻,」他對美聯社說,「如果民主陣營不能共同站起來,我們將一同倒下。」

一直關注香港議題的丹麥反對黨國會議員宇菲·額利貝克(Uffe Elbaek)對當地媒體表示,許智峯前往當地是討論香港示威議題,有關氣候變化活動安排只是「掩飾」。

香港建制派人士和媒體質疑他此行是違反《國安法》。

許智峯面對9項控罪,法院容許他離境。
Reuters
許智峯(右)面對9項控罪,法院容許他離境。

許智峯其人

許智峯在香港土生土長,修讀法律出身,1999年加入民主黨,2011年,開始成為區議員,2016年擔任立法會議員。他在立法常會以激烈的手法去表達訴求,又被稱為議會中的「衝衝子」,「民主黨的改革派」,又或是被稱為「斯文激進派」。

一名不願意具名的民主黨人士表示,民主黨過往被視為不夠激進,他和一眾相對年輕的黨員,不斷提出改革,讓民主黨的決策更貼近激進派,是為黨內開創了一條新的路線。

但這種較為激烈的舉動讓他惹上官非,2018年4月,立法會審議甚具爭議的高鐵「一地兩檢」草案,他不滿政府派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搶走一名公務員的文件及手機,遭港府強烈譴責,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當時批評他的「做法恐怖」,不適合繼續留在議會。許智峯就事件公開道歉,最終被起訴,被判罰款3800港元和社會服務令。

今年年中,立法會在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以及審議《國歌法》期間,多次發生衝突。他在6月一次會議中,在議事廳內放臭彈。

許智峯(左二)投擲「臭彈」之後被香港立法會保安員制服(4/6/2020)
EPA
許智峯的抗議行動沒能阻止《國歌法》通過。

他被控「意圖使他人受損害丶精神受創或惱怒而施用有害物品」丶「藐視罪」丶「干擾罪」等多項罪名,案件將在明年2月再審,他獲准保釋,但需每周到警署報到,法官容許他以公務理由離港,但規定他要在離港不少於72小時向警方提供行程。

他是在「反送中」運動中貼近群眾的立法會議員,曾入稟法院追究一名警員在去年11月11日於西灣河向示威者開槍的案件,並要求披露催淚彈成分。他也曾現身遊行現場,站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試過一名防暴警員扯開眼罩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

流亡倫敦的香港社運人士羅冠聰做客BBC《HARDtalk》:對黃之鋒留在香港有何感受?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不過,他同樣因而惹上官非。去年7月6日屯門區遊行,他被指要求其他人刪去手機內容,被控「意圖妨礙司法公正」,案件在明年1月再提訊。今年6月12日,市民發起「反送中」抗議活動時,他在現場被拖入後巷搜身,被以涉嫌觸犯「非法集結」被捕。

他在訪問中透露,自己試過一個月三度被上門拘捕,其太太常在睡夢中聽到電視上的門鐘聲也會驚醒,其子女的同學又經常問,父親是否會坐牢,對家人造成很大壓力。

今年11月,香港政府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宣佈4名民主派議員喪失議席,泛民議員集體辭職,其中就包括許智峯。

他當時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表示,4年立法會工作最大得著是在反修例運動中與港人同行,他對立法會裏的經歷不深刻,但在街頭的經歷則最讓他感受到自己成為人民的代議士。他當時說,未來工作希望著重拉近傳統民主派與抗爭派的距離,亦希望民主陣營要思考,如何在狹窄的空間作出改變。

回望眾多自己捲入的爭議和面對的刑責,他說「市民自有公論」丶「對得起自己良心」,希望市民看到他的付出。

 

【往下看更多】

中芯國際被美國防部列入黑名單 川普繼續施壓

Oculus創始人:一些美國公司因垂涎中國大陸市場拒絶與軍方合作

伊朗擬增加濃縮鈾生產 拒絶拜登建議 中東變局更複雜

 

【今日最熱門】
苗栗夫妻吵架!媽媽帶2歲女跳海 結果令人痛心
Keanna又撕破臉 經紀人揭她真面目:沒離婚就跟別人OO
破解台股高點難題!用「日日扣」投資彈性加倍勝率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