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拜登外交核心三人組:選擇清一色歐巴馬老部下意味著什麼

2020/11/25 09:42 字級:
讀稿
拜登外交核心三人組:選擇清一色歐巴馬老部下意味著什麼

▲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和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都是歐巴馬時期的白宮要員。(圖/GETTY IMAGES/REUTERS)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就其外交政策團隊確定的三個核心人選,將為白宮帶來幾十年的外交經驗,但他們會遭遇反對,理由同樣是這些人選帶有多年服務於美國政府的標籤。

這裏有一些關於他們是誰的信息,然後是專家們解讀拜登揀選美國高層外交官時對外發出的訊號。

他們是誰?

三個人將會對拜登建議美國境外的事宜,但他們在華盛頓以外並不知名。

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和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都是歐巴馬時期的白宮要員,他們被認為是拜登的忠實支持者,以及主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人物。

現年58歲的布林肯與拜登(Biden)共事已有近20年,他成為了美國最高外交官國務卿的人選。

格林菲爾德從事非洲事務多年,是最受矚目的黑人女性外交官之一,被提名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Ambassador Greenfield-Thomas pictured with Tanzania's former president
Reuters
托馬斯-格林菲爾德(左)是備受矚目的黑人女性官員之一。

沙利文是前國務院官員,他亦是前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幕僚,在談判2015年伊朗核協議中擔任重要角色。當拜登擔任副總統時,他曾擔任其國家安全顧問。

圈內人士

布林肯已經與拜登合作了近20年,最早可以追溯到拜登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任職的時期。一些批評者因拜登2003年投票支持入侵伊拉克而對他有所指責。

幾位美國前外交官說,兩人的關係有助整個團隊,但亦意味在意見上欠缺多元聲音。

批評者還認為,他們作為外交政策資深人士在華盛頓所積累的豐富經驗,不會受到所有人的歡迎。然而,這確實標誌著特朗普對所謂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戰爭將會中止,特朗普用這一術語形容政府內部與其議程背道而馳的人。

美國前助理國務卿菲利普‧克勞利(Philip J. Crowley):這不是一個充滿對抗的團隊。他們有共同合作的歷史,在全球衝突中有實際經驗,能夠在戰情室帶來互補的觀點。保持戰略連貫性的價值蓋過團體迷思。他們不是地地道道的深層政府人士,但將有助於領導一個專注於共同利益和價值觀且更有效的美國政府。他們是實幹型,不是空想家。

昆西國家事務研究所所長安德魯·巴塞維奇(Andrew Bacevich):這些任命代表著恢復正常狀態,並結束了不穩定的政策走向。但問題是,恢復常態是否足夠。這個團隊相信美國至高無上,可能導致他們在使用美國軍事力量時魯莽行事。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前成員查爾斯·庫尚(Charles Kupchan):作為資深外交官,特別是托馬斯·格林菲爾德,這些人是特朗普所輕蔑的「深層政府」的代表。對特朗普而言,外交官員正是他想打倒的自由主義步兵。這是現在美國國務院士氣如此低下的原因之一。

Jake Sullivan consults with former US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during a congressional hearing
Getty Images
傑克·沙利文與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

重新入群

拜登團隊的首要目標將是重新加入特朗普在過去四年中努力削弱或解散的組織、聯盟和條約。

他們會讓美國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使美國留在世界衛生組織。他們還將尋求修改伊朗核協議,加強與北約的關係,並尋求貿易協議,以此對抗中國的影響力。

安德魯·巴塞維奇:特朗普此前當選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有大批美國人認為美國外交政策已經失敗。問題是這支隊伍是否已知道,如何為我們帶來實際需要的變化,包括減少軍事預算和更克制地使用軍事力量。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國際機構及全球治理部總監斯圖爾特·帕特里克(Stewart Patrick):一個巨大的挑戰將是說服外國人,包括合作伙伴和盟友,美國繼續保有力量是可信的,或如總統當選人所言——「美國回來了」。這將是過去四年中外交政策的第二次180度轉變。即將上任的政府有決心重建美國長達70多年依賴的脆弱聯盟。但實際上,美國減少了為他們所作的工作。

專家歸來?

大多數專家都認為,拜登所組建的團隊比特朗普任命的團隊更有經驗,例如特朗普的第一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son),他曾是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前高管。

但是特朗普對美國國務院的影響已經根深蒂固,不能在一夜之間迅速改變。在蒂勒森和蓬佩奧(Mike Pompeo)所領導的國務院,大批外交官心灰意冷提早退休。

查爾斯·庫普昌:在蒂勒森和蓬佩奧之下,許多具備經驗和專業的人才流失,外交部門的官僚體制似乎已被忽略,通常,政策是從下而上,經過多個部門的過濾,才到總統處。但在特朗普領導下,這並未發生。

菲利普‧克勞利:特朗普從未真正組建過國家安全團隊。反之,他扮演獨行俠,包圍他的是合約工,他可以通過推特來僱傭解僱。這三名官員都已在美國國務院任職,將再次帶返以往國際外交與合作的價值,以應對一些緊急挑戰,包括全球新冠大流行、氣候變化到中國問題。 他們(拜登外交團隊)有一致的世界觀。他們堅信美國的領導地位和國際聯盟。

 

【往下看更多】

美國大選:川普承認拜登團隊過渡交接工作可以展開 但誓言仍將挑戰選舉結果

美國大選:拜登獲准展開交接工作,多位資深前官員獲內閣提名

逃離「老大哥」:中國大陸藝術家如何躲避北京的監控攝像頭

 

【今日最熱門】
高大成餐會爆濺血衝突!警方出動快打部隊 本人吐真相
被馬琳直落2無緣后冠 戴資穎:身體不適盡力了
桃猿火球男周旋2女還欠債 突發聲明道歉了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