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穆斯林為何掀起抵制「法國貨」運動

2020/11/03 12:15 字級:
讀稿
穆斯林為何掀起抵制「法國貨」運動

▲米西·汗、拉提菲·沃茲德密爾及希巴·穆罕默德·茂莎都支持抵制法國貨。(圖/ARSHAD TAREEN/MERVE OZDEMIR/HIBA MOHAMED)

從土耳其到孟加拉國,從約旦到馬來西亞,多場示威正在廣泛蔓延,呼籲大家抵制法國貨。

一些超市為此清空了所有標記有「法國製造」商品的貨架,在社交媒體上,「抵制法國貨」等話題已經被轉發超過10萬次,整週期間都是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

這些聲音是在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發表一些言論後漸起的。日前,一名法國教師在一堂關於言論自由的課堂上向學生展示先知穆罕默德諷刺畫後被謀殺。馬克龍在事件發生後表示,這名教師「因為伊斯蘭主義者想要我們的未來而被殺」,但法國將「不會放棄我們的漫畫」。

他所指的漫畫是2006年發佈在法國諷刺雜誌《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的關於先知穆罕默德的畫作,這些畫惹怒了全世界許多穆斯林,關於先知的任何描繪都會讓他們深受冒犯。

在他自己的國家,馬克龍因捍衛世俗主義與言論自由而得到稱讚。在上周四法國南部城市尼斯發生三人在教堂被殺事件後,法國群情激憤,馬克龍稱這是一起「伊斯蘭恐怖襲擊」。

但在孟加拉國等穆斯林佔主要人口的國家,馬克龍成為了被仇恨的對象,上周三,成千上萬人在孟加拉國走上街頭,呼籲抵制法國貨。

BBC與三名人士(在尼斯襲擊發生前)進行了訪問,她們表示,她們之所以不再購買法國商品是出於這些原因:


米西·汗(Mishi Khan)-演員-巴基斯坦伊斯蘭堡

Pakistani actress Mishi Khan
Arshad Tareen
巴基斯坦演員米西·汗說:「我們受夠了別人拿我們的宗教開玩笑了。」

我之前一直會買法國化妝品,尤其是歐萊雅(L'Oréal),在巴基斯坦很容易買到。我現在不管是買食物還是買奢侈品,買什麼都會先看一下,確定上面沒有寫「法國製造」。

我現在用巴基斯坦商品代替法國商品。

為什麼?因為一個國家的總統不可以一夜之間就突然決定他要侮辱所有穆斯林。

我在我的社交媒體平台上一直呼籲所有人抵制法國貨。我問心無愧,因為我是在捍衛伊斯蘭教。

我們受夠了別人拿我們的宗教和我們的先知開玩笑了。我們受夠了。我們之前一直原諒那些侮辱伊斯蘭教的人,但現在我們在採取行動了。

我覺得馬克龍在試圖故意傷害我們。這就好像是先掐別人一下,然後再問他們:「嗨,你覺得疼嗎?」

我覺得這其實關於的是一個更大的問題,我覺得他在製造仇恨,他在挑釁且分化人民。

他不懷好意,他的言論是在製造伊斯蘭恐懼症。一國總統說的話會影響這個國家的人民。他本應團結他的國家的所有公民,並且對所有人示以平等的尊重。

我第一次看到《查理周刊》的漫畫的時候,我無言以對。我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避免去看這幅畫,但當我真正看到的時候,我感到震驚。我哭了。我問上天,「我為什麼會看到這種東西?」


拉提菲·沃茲德密爾(Latife Ozdemir)-學生-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Turkish student Latife Ozdemir
Merve Ozdemir
土耳其學生拉提菲·沃茲德密爾說,她之所以抵制法國貨是為對抗法國的伊斯蘭恐懼症。

我過去每天必會用到蘭蔻(Lancôme)、卡尼爾(Garnier)和BIC等品牌,但在發生這種事情後,我不會再買這些了。

我抵制法國貨是因為我希望作出一種聲明,我們不會再接受這樣了。我想要對抗法國的伊斯蘭恐懼症。

對我們穆斯林來說,擴大我們的聲勢很重要,因為我們沉默太久了。抵制商品是我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查理周刊》還發表了另外一個冒犯性的封面,其中我們的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穿著一件T恤,沒有穿褲子,喝著一罐啤酒,還撩起一個頭戴希賈布(hijab)的穆斯林女性的裙子。

作為會戴希賈布的人,看到一名穆斯林女性被描繪成這個樣子讓我感到受傷。

像我一樣的穆斯林女性們每天都在爭取以積極的方式代表伊斯蘭教,爭取在社會上創造我們是平等的且會被嚴肅對待的地位。

但這個漫畫讓我們感到,所有這些都沒有用,歐洲永遠不會像對待非穆斯林女性那樣平等對待我們,這真的讓人感到難過。

漫畫和諷刺畫應該是激發批判性思考和辯論的,但現在歐洲卻用這些來描繪對穆斯林的刻板印象。

每次畫這樣的漫畫時,就會繼續在火上澆油,我想知道這難道就是我們想要的:一個以言論自由之名讓我們彼此冒犯與仇恨的世界嗎?


希巴·穆罕默德·茂莎-學生-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努瓦克肖特(Nouakchott)

Hiba Mohamed Moussa
Hiba Mohamed Moussa
希巴·穆罕默德希望馬克龍向「他用仇恨性言論冒犯的200萬穆斯林道歉」。

我和家人朋友一起參加了努瓦克肖特的示威,我們希望譴責正在法國發生的事情。

我們抵制所有法國貨,因為我們希望這樣可以讓法國經濟崩潰,讓馬克龍向他用仇恨性言論冒犯的200萬穆斯林道歉。

我們現在不買笑牛(Laughing Cow)奶酪了,我們選擇土耳其商品。我以前買過鱷魚牌(Lacoste)和其他品牌的法國香水,但用完之後我再也不會買了。

我已經給馬克龍總統寫信,要求他道歉。我在信中問他,如果他的老師值得尊敬,那我們的先知們呢?他們也是老師啊?

最讓我們感到生氣的是他伊斯蘭恐懼症式的演講,將伊斯蘭教與野蠻聯繫在一起。我們無法容忍這種不公義與挑釁。

一個像法國這樣國家的總統會拿著對一個特定群體具有侮辱性意味的圖畫,對它進行不當的宣傳和報道,這已經不再是言論自由了,而是對一個特定宗教群體的攻擊。他想用這種手段在政治競爭中為自己爭取分數,這是一種下三濫的手段。

《查理周刊》第一次發表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的時候我年紀還太小,我不記得那時的事情,但我記得那家雜誌社的辦公室遭到的攻擊。當時每個人都把自己的社交媒體頭像換成了「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這次我一直避免看到那副畫,但有一天我在刷推特的時候還是看到了。我感到受到了侮辱,沒有被尊重。為什麼伊斯蘭教不能得到像猶太教或基督教那樣的尊重呢?

 

【往下看更多】

教宗方濟各:同性戀者應有權組織家庭

美國司法部對科技巨頭谷歌提出反壟斷訴訟的十大看點

美國大選:拉丁裔選民會否左右大局

 

【今日最熱門】
《玩很大》未播先道歉 黑隊來賓「兇爆」嚇翻KID
女中士為國奉獻12年 曬退伍令引網暴動:永遠忠誠
知名命理師送醫搶救不治 女友驚見他坐沙發昏迷嚇壞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