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美國調停納卡衝突的戰略考慮和美國大選因素

2020/10/28 08:05 字級:
讀稿
美國調停納卡衝突的戰略考慮和美國大選因素

▲2020年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納卡地區衝突已經持續了至少一個月。(圖/EPA)

正在忙於競選連任的特朗普為何要積極斡旋納卡衝突?美國的調停為何在納卡被「秒殺」?

10月底,已經持續了至少一個月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為納卡地區衝突在美國的調停下似乎終於要停下來,但隨即停火被重新打破。

這次由美國調停的納卡停火是由美國副國務卿比根,亞美尼亞外交部長姆納察卡尼揚和阿塞拜疆外長拜拉莫夫在華盛頓經過11個小時的緊張的談判後,好不容易促使雙方達成的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還立即在推特上發出祝賀。

美國不僅邀請兩位外長訪問華盛頓,談判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分別會見兩位外長。俄羅斯媒體還稱,特朗普親自努力促使雙方停火。

如同此前俄國和法國調停的前兩次停火的破裂一樣,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都互相指責對方首先違反停火協議。

10月10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莫斯科展開緊急斡旋後,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同意停火,但其後雙方就互相指控對方違反停火協議。18日,兩國再次宣佈進行人道主義停火,為救援提供條件。但18日的停火只持續了不到4分鐘就宣告失敗。

美俄的地緣爭奪

蘇聯曾是該地區的主權擁有國,俄國長期以來在該地區擁有著主宰地位。但蘇聯解體後,美國一直力求削弱俄羅斯對其傳統勢力範圍的控制和影響,而謀求復興的俄羅斯力圖重新將前蘇聯地區納入其主導的地緣空間。

阿塞拜疆地緣位置關鍵,油氣資源豐富,從而成為俄美戰略爭奪的對象。俄美兩國都極力把阿塞拜疆納入自己所主導的框架中,無論是前蘇聯的衛星國戰略,還是美國在全球推進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浪潮。

已故的美國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曾說 :「要阻止俄羅斯的帝國野心,我們只有一條路,就是大力援助蘇聯解體後形成的獨立國家。」

1997年,美國已經加入了歐洲安全與合作會議(歐安組織前身)成立由的明斯克小組,與俄法兩國一起為共同主席國,調解納卡衝突。因此,2020年已經不是美國首次調停納卡衝突。

遏制與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均為鄰國的伊朗是美國另一重要的戰略目標。

能源外交

國際能源界注意到,能源戰略則是美國和俄國爭取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的另一個重要博弈領域。

能源是俄羅斯大國復興、施加地緣政治影響、抗衡美國和西方的重要戰略手段。作為歐洲能源的主要供應國, 俄羅斯只要掌握了輸往歐洲能源的「閥門」,控制了輸送線路,在很大程度上就擁有了對歐洲的戰略優勢。

蘇聯時期,裏海地區各加盟共和國的所有外運油氣管線都必須要經過俄羅斯。後來的俄國,對待與發生政策衝突的歐洲國家也實行過切斷能源供應的懲罰。

但蘇聯解體後,地處油氣資源豐富的裏海地區的阿塞拜疆以及作為亞歐交通要道國家亞美尼亞都希望利用油氣輸出多元化,實現能源外交利益最大化。

美國積極支持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與西方石油公司合作,在20 世紀90年代克林頓政府就提出了「多重管線戰略」,打破了俄羅斯對阿塞拜疆的石油運輸壟斷。2005年建成的繞過俄羅斯而通過土耳其的巴庫-第比利斯-傑伊漢管線,徹底改變了中亞和裏海國家在石油出口上對俄羅斯的依賴。

Armenian, Azeri and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s at talks
EPA
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外長在俄國外長調停下談判。但兩國短暫的停火也很快打破。

這條石油管線起點為阿塞拜疆首都巴庫,經過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最後到達土耳其的傑伊漢港口,全長1768公里,其中443公里位於阿塞拜疆,249公里位於格魯吉亞,1076公里經過土耳其。

A house destroyed by shelling in Stepanakert, Nagorno-Karabakh
Reuters
亞阿兩國交戰,納卡百姓遭殃。

在今年的納卡衝突中,阿塞拜疆指責亞美尼亞軍隊企圖炸毀通往土耳其的石油管線,亞美尼亞方面否認。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發生的納卡地區衝突已經影響到國際市場油價的波動,影響到美國。

美國大選

除了美國在中亞的地緣和能源戰略外,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也是這次特朗普政府積極調停納卡衝突的一個重要因素。

美國國內有大批富裕的亞美尼亞移民與後裔。據美國媒體估計,大約至少在400萬人左右。他們組成院外集團,參與、影響到美國政府制定對亞美尼亞的政策,在國會中也有親亞美尼亞集團的存在,為美國重視亞美尼亞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

保守派的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常任研究員邁克爾·魯賓指出,美國國會1992年通過了一項名為《自由支持法》法案,其中第907條明確規定禁止美國向阿塞拜疆提供援助。

與此同時,阿塞拜疆土耳其移民在美國也有很多,也有一定政治經濟影響。納卡衝突之際,美國阿塞拜疆協會也在華盛頓等地多次舉行了反亞美尼亞示威。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20481440560132097


在大選到來之際,為了爭取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裔選民,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都表示關注這次納卡衝突,並借此批評對方。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發表聲明,指責特朗普在南高加索地區沒有外交政策和作為。在民主黨攻擊和國內選戰壓力下,特朗普指示美國國務卿展開緊急斡旋,蓬佩奧邀請兩國外長赴華盛頓並親自長時間做工作,終於簽署了停火協議。

但怎麼旋即停火就被打破了呢?

前蘇聯及俄國問題專家、德國不來梅大學的學者尼古拉·米特羅欣認為,納卡衝突距離華盛頓的政治影響太遠了。他說,許多人認為,美國調停的談判只是美國總統大選前幾天特朗普政府炫耀其建立和平的本領。

米特羅欣認為,沒有莫斯科的參與,納卡問題沒有辦法得以解決。

 

【往下看更多】

美國大選:川普當總統四年來改變了什麼

美國大選:黑人選票屢遭打壓 全球最知名民主政體岌岌可危?

美國大選2020:美國大選對英國意味著什麼

 

【今日最熱門】
姐妹丼啪上癮!吳夢夢男友激戰親妹 嘿咻100分鐘不行了
殺警大逆轉?男刺死鐵警李承翰判無罪 二審精神鑑定出爐
北京最低月薪不到1萬元 陸網友哀號:要怎麼活?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