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國泰航空裁員8500人 旗下港龍航空結業成新冠疫情犧牲品

2020/10/22 09:49 字級:
讀稿
香港國泰航空裁員8500人 旗下港龍航空結業成新冠疫情犧牲品

▲國泰港龍航空在這次國泰重組中遭遇折翼滅頂之災。(圖/Getty Images / SOPA Images / LightRocket)

香港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公布集團全球削減8500個就業崗位,成為東亞地區航空業自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最大規模的裁員計劃; 旗下有35年歷史的國泰港龍航空即時結業。

國泰航空星期三(10月21日)港股開盤前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宣佈這次裁員計劃。公司稱將於未來數周裁減約5300名以香港為基地的員工,同時將尋求由國泰本部以及旗下廉價航空分支香港快運(HK Express)接手港龍航線。港龍工會代表對BBC中文稱,員工對此結局感到不捨與突然。

國泰公布裁員決定前一天,香港特區政府公布最新失業率上升至6.4%,是近16年來最高值。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稱,港府已提醒國泰集團高管「須盡可能減低對員工以及社會的影響」。不久前, 香港特區政府注資273億港元(35億美元;234億元人民幣)於國泰幫助其渡過難關。

香港政界親建制與民主派陣營均有聲音批評國泰航空裁員決定,但不少中國大陸網民針對一些國泰職工曾聲援去年爆發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對裁員表現得歡呼雀躍。

新冠疫情重創全球航空業, 全球規模最大的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稍早前宣佈將在本月裁員1.9萬人,德國漢莎航空於6月份威脅將裁員2.2萬人,9月份警告裁員規模恐將擴大。同一月份,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宣佈裁員4300人。中東三強之一阿聯酋航空(Emirates)前不久曾威脅需裁員9000人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總裁朱尼亞克(Alexandre de Juniac)最近警告,在欠缺額外的政府財政救助和各國繼續關閉邊境的情況下,全球航空業「數以十萬計」就業崗位正受新冠疫情威脅。

https://twitter.com/bbcchinese/status/1318900125784248320

國泰高管口中的痛心 工會領袖口中的傷感

國泰航空公告指出,集團全球僱員3.5萬人,這次被裁減就業崗位佔現有僱員人數24%。計劃裁掉的8500個職位當中,2600個實際上是沒有填補的空缺,實際被裁香港基地員工共有5300人,外地僱員約600人。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Patrick Healy)在線上記者會中稱,國泰集團的客運收入跌至只有新冠疫情爆發前的2%至3%,須接受包括政府注資在內的再融資計劃。

香港國際機場停機坪上停滿國泰與國泰港龍飛機(21/10/2020)
Reuters
疫情拖累下,國泰旗下三家航空公司的飛機停滿香港國際機場的停機坪。

賀以禮說:「要與我們這麼多的優秀同事分道揚鑣,是個讓人痛心的決定。我們對此給受影響人員及其家屬所造成的焦慮不安感到十分抱歉。」

國泰公告稱,裁員重組牽涉22億港元成本支出,預計重組後每月可節省約5億港元現金開支。獲保留員工方面,公告稱國泰航空「將要求駐港機艙服務員(空服員)及機師(飛行員)同意更改其服務條件,以達至包括令薪酬更貼近生產力及提升市場競爭力的目標」。

國泰航空過去幾周內數度與代表空服員的工會會晤,資方稱將以優於香港法律規定之條件補償被裁員工,但工會代表不認同此說法。

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王思敏星期三早上會見集團高管後對記者表示,國泰本部將裁退2000名空服員,賠償方案包括發回此前無薪休假期間的工資,以及額外多付一個月工資補償,工會並不覺得特別優厚。

王思敏還表示,留任員工新合同尚待商討,但工會方面目前首要任務是安撫同事情緒,因國泰裁員消息已傳聞多時,員工士氣差,「大家感到傷感」。

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一群剛從香港抵達的國泰航空空服員在交談(28/2/2020)
Getty Images
國泰80%空勤員工自3月以來須輪流休無薪假期。
香港赤鱲角國泰航空公司總部大樓外之杜格拉斯DC-3型Niki號客機複製品(左)(21/10/2020)
Getty Images
陳列於國泰航空香港總部大樓外的杜格拉斯DC-3型Niki號客機複製品。這是國泰1946年成立時的初號客機。
一架國泰香港快運空客A320客機停在香港國際機場停機坪上(3/7/2019)
Getty Images / NurPhoto
國泰於2019年從海南航空集團購入香港快運,正式踏足廉航市場。

一位不願公開身份,已在國泰任職超過十年的空服員對BBC中文記者說,等待自己會否被裁的通知讓她覺得很受折磨,「更讓人不安的是裁員標凖到底是什麼」。

代表國泰飛行員的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秘書長Chris Beebe對香港媒體稱,資方沒有就裁員決定與勞方正式會面,使工會感到失望。協會仍不清楚有多少飛行員受影響,希望國泰尊重和執行現有僱傭合同,並公平對待所有飛行員。

同樣表示沒有得到諮詢的還有遭滅頂之災的國泰港龍勞方代表。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副主席梁佩韻表示,工會就此對國泰航空集團表示不滿。

梁佩韻對BBC中文記者表示,資方在此前的會晤過程中聽取了工會反映的勞方意見,但整個溝通過程顯得單向,資方也沒告訴他們重組計劃的具體方向,公布決定後也沒向她們具體解釋為何選擇保留香港快運而放棄國泰港龍,只說這是「艱難決定」。

梁佩韻說:「有些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跟公司一起生存下去,我們一直都是朝著這個方向(與資方商討),看怎樣與公司共同度過。」

回想早上宣佈裁員的情況,梁佩韻說:「我們也是睡醒之後看到電郵(公布裁員計劃),才趕回去開會。」

星期三清早公布裁員後,一些香港媒體引述尚未接到解僱通知的國泰員工稱,他們手機上的一些企業內部應用程序靜悄悄的被卸載。梁佩韻說,她星期二晚還能登入公司內聯網,早上裁員計劃公布後,那些應用確實同步不見了。

港龍隕落 華資本土品牌成歷史

港龍航空試飛波音737-200客機(前)抵達香港(啟德)國際機場(17/7/1985)
Getty Images /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85年,港龍航空一架波音737-200客機(前)從啟德機場起航。

賀以禮稱,港龍品牌結束後不會恢復,集團認為國泰品牌本身,加上專營廉航的香港快運品牌,能增加運營和市場營銷效率。國泰航空行政總裁鄧健榮則稱,終止國泰港龍品牌是要令國泰集團發展更聚焦、競爭力更強。

國泰港龍於1985年開業,當時稱為港龍航空(Dragonair),牽頭成立的包括中國國有企業華潤、招商局,以及多位知名親北京富商,包括企業家霍英東、「船王」包玉剛等。

港龍長期從事經營香港往返中國大陸、台灣與周邊國家和地區之中短途航線,從包機發展至定期航班。1990年國泰與母公司太古集團入股港龍,2006年全面收購港龍,2016年改名國泰港龍(Cathay Dragon)。

香港電台引述一位在國泰港龍任職25年的員工說,國泰集團決定結束港龍品牌讓人「極度沉重」,因為港龍是香港的象徵,標誌著香港盛衰。特區政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在立法會回答記者提問時,語帶哽咽。

陳帆說:「我們明白這次事情令香港一家固有品牌——國泰港龍——停止運營,我相信大家都感到惋惜。也令到數以千計員工失去工作,我們感到難過。但這是一個現實。我相信大家都明白,在當下新冠病毒病大流行的情況下,這個境況也不是香港能避免的。」

同樣語帶哽咽的還有港龍工會的梁佩韻。她在媒體會面開始時說:「港龍是我們的家,是我們的終身職業,我們的同事就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沒時間、沒機會去跟家人道別,這樣的方式是(讓人)難以接受的。再多的賠償都不能彌補我們港龍這種很團結的文化。在國泰這樣的大集團裏面是很少見的。」

「我們曾經是港龍的一份子,我們很驕傲。」

一架國泰港龍空客A330客機降落香港國際機場(1/8/2018)
Getty Images / S3studio
港龍曾是與國泰「魚翅」分庭抗禮的獨立品牌。
梁佩韻(左三)與工會幹事在國泰航空總部外會見記者(21/10/2020)
Reuters
梁佩韻(左三)形容國泰港龍員工關係親如家人。

國泰這次裁員計劃已傳言數周。自1991年起任職港龍航空的梁佩韻對BBC中文說:「由於一直都是傳言,所以我們也就當是一個傳言:『不會是真的,不會是真的。』……這次不再是傳言了。」

對於「家人」般的工作關係,她解釋說,港龍從一家小型公司發展到現在,許多同事互相認識,彼此工作有默契,不會斤斤計較。

「我們不是想要這樣的結果。我們始終抱著一個善良的希望,就是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留下。我們願意犧牲一些自身利益、一些福利,換取『一個都不能少』。」

路透社稍早前報道,國泰原本考慮對旗下國泰港龍與香港快運品牌作出整合,但遭遇中國民航局的阻力。中國民航局去年以國泰有機組人員參與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為由,責令其整改「重大航空安全風險」,否則可能被禁飛中國大陸。其後國泰港龍傳出有客機的備用氧氣瓶被排氣,兩名員工於去年9月被解僱。

裁員消息公布後,中國微博上不難找到揶揄被裁員工的帖文,稱國泰員工「攬炒成功」、「求仁得仁」。有人轉發國泰航空官方微博公告時附加評論稱,「XX市民發來賀電」,也有不少評論針對空服員多為女性的現狀,對國泰女空服員作人身攻擊。

梁佩韻對BBC中文說不會計較這些惡言,她說香港過去兩年發生了許多事情,大家都得接受環境已經改變,但她仍相信每個人有其自由,「立場堅定,做自己就好」。

施安娜在聲援她的集會上(28/8/2019)
Getty Images
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去年突遭解僱,引發「白色恐怖」爭議。

「屠龍」便是了?

國泰航空引述IATA預測稱,環球航空客運量須待2024年才有望恢復至新冠病毒疫情前水平。國泰進一步預測,即使新冠病毒疫苗能在2021年夏季成功推出,集團2021上半年客運運力也將遠低於2019年的25%。

亞太地區多家航空公司在疫情困境下,轉而固守國內航線,維持一定盈利,但國泰與新加坡航空是區內極少數沒有內陸航線的航空公司,開源選擇有限。香港快運最近也像台灣和澳大利亞一些航空公司,加入「偽出國」飛機環遊業務。這些航班據報頗受歡迎,但對公司財政有多大幫助仍不明朗。

一趟香港飛往香港的航班,以解疫情下未能旅行之苦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國泰這次重組規模相當龐大,但這是否足夠,投資分析人士看法各有不同。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經常在新加坡投資分析平台SmartKarma發表股份研究報告的投資顧問戴維·布倫納哈塞特(David Blennerhassett)說,國泰的重組規模「進取」,但也在預期之中。但除非國泰進一步裁減各部門人手,或者是新冠病毒疫苗開發突然加快,否則國泰逃不過須再度集資續命的命運。

《金融時報》也引述美資投行傑富瑞(Jefferies)駐香港分析員Andrew Lee說,客流量能否回升,在乎香港特區政府與外地談判「旅行泡泡」的進度。目前香港只宣佈與新加坡達成旅行泡泡協議,但仍待公布具體實施細節。

國泰高管在媒體視像會議上重申,集團目前已推遲空中客車A350客機、空客A321neo客機與波音777-9客機的交付程序,原本分配予國泰港龍的新飛機也將由國泰接收運營。不過路透社引述交銀國際交通運輸及基建行業分析師尤璐雅說,要是國泰能披露更多2021至2022年度的機隊計劃,分析員就能更清楚明瞭集團的財務展望。

 

【往下看更多】

美國大選2020:威權主義與民主制度角力之下,中國到底需要誰贏

性侵未成年鞭刑146下!色男癱軟受刑台 醫檢查繼續打

往死裡打!熊貓外送沒送上樓 他氣炸壓死脖子重擊狂毆

 

【今日最熱門】
傳故宮改隸文化部降級!朱立倫痛批:吃飽太閒
胡宇威與路斯明首場法庭戲 攻防戰一氣呵成極具張力
味全龍擴編選秀 吳東融、劉時豪改披龍袍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