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外高加索戰場停火脆弱 硝煙後面的大國博弈從未歇止

2020/10/11 09:18 字級:
讀稿
外高加索戰場停火脆弱 硝煙後面的大國博弈從未歇止

▲外高加索地區的納卡爆發戰爭,成千上萬的家庭流離失所。(圖/Reuters)

位於西亞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又一次爆發戰事,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國紛紛表示關注,呼籲停火。

交戰雙方在莫斯科談判達成暫時停火協議,周六(10日)當地時間正午(格林尼治時間8點)啟動,以便交換戰俘和從戰場上搬運各自的陣亡者屍體,但一小時之後雙方開始相互指責對方破壞停火。

臨時停火協議來之不易。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納卡武裝衝突爆發後,俄羅斯、土耳其、美國、中國、法國、伊朗等國際和地區大國和歐盟、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均紛紛呼籲停戰,盡快恢復談判。

這次戰鬥規模超過了近年來不斷升級的水平。雙方動用了重炮、坦克、導彈、戰鬥機和無人駕駛飛機,包括平民和戰鬥人員的數百人已經在衝突中喪生,成千上萬人流離失所。

臨時停火協議脆弱,而衝突背後的爭端從未消失。

為何外高加索山脈的這兩個小國發生衝突如此嚴重,並且牽涉到世界大國的利益呢?

An ethnic Armenian soldier fires an artillery piece in Nagorno-Karabakh. Photo: 29 September 2020
Reuters
2020年秋季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又一次爆發戰事,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國紛紛呼籲停火。

民族矛盾

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地處連接亞洲歐洲與中東的咽喉交通之地,這塊歐洲東南部高加索山脈地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幾個世紀以來,該地區一直由包括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在內不同的勢力主導。

這兩國都曾經是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亞美尼亞主要人口信仰基督教,而阿塞拜疆主要人口則是穆斯林。兩國早在蘇聯時期就爭奪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下面簡稱納卡)。

納卡地區位於阿塞拜疆西南部,但居民多為亞美尼亞族。納卡在古代曾經出現過獨立王國,但一直受到包括波斯帝國、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等周邊大國影響,近代被沙皇俄國吞併。蘇聯時期斯大林將以亞美尼亞人為主的納卡劃給阿塞拜疆,埋下了衝突根源。

Armenian forces in Nagorno-Karabakh, 1993
Getty Images
納卡爭議引發了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的衝突,在蘇聯解體後升級為一場戰爭。在大國斡旋下1994年停火。

上世紀80年代,隨著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納卡(當時是個自治州)投票決定成為亞美尼亞的一部分,引發了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之間的衝突,並在蘇聯解體後升級為一場戰爭,直到1994年雙方停火。

自那時以來,納卡地區一直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但卻一直由亞美尼亞政府支持的分離主義亞美尼亞族人控制。幾十年來兩國在國際大國的調解下多次談判,但從未締結和平條約。

大國博弈

從地圖上可見,歐洲和亞洲之間的能源運輸和貨物有三條陸地道路:伊朗,俄羅斯或阿塞拜疆(涉及有爭議的納卡地區)。古代絲綢之路在西亞需要從此經過。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曾發表題目為《為什麼西方需要阿塞拜疆》的文章稱,由於西方、莫斯科和德黑蘭之間的關係被徹底破壞,這就使得上千億美元的貿易僅剩了一條可行的通道:通過小小的裏海國家阿塞拜疆。

歐亞大陸心臟地帶的裏海地區密布著與歐洲和國際能源市場相連接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氣管線,離納卡地區非常近。此外,通過這一地區的公路,鐵路,空中航線與地面交通光纜都讓世界大國都關注這個地區的戰略格局。美軍和北約部隊在阿富汗戰爭期間曾一度有1/3的燃料和後勤都選擇走格魯吉亞和阿塞拜疆的路線,避開對俄羅斯和巴基斯坦的依賴。

A Turkish Air Force F-16 fighter jet. File photo
Reuters
亞美尼亞外交部說,該國的俄製蘇25戰鬥機在亞美尼亞領空被土耳其的美製F16戰鬥機擊落。但土耳其方面否認了這一說法。圖為土耳其F16資料照片。

1992年,歐洲安全與合作會議(歐安組織前身)成立由12國組成的明斯克小組,俄美法三國為共同主席國,調解納卡衝突。雖然1994年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在大國調停下就全面停火達成協議,但雙方武裝衝突時有發生。

地緣政治和歷史情仇使衝突更加複雜。比鄰的北約成員國土耳其和盛產石油的阿塞拜疆都是穆斯林為主的國家,並且有相同的文化淵源,兩國關係密切。而土耳其與亞美尼亞則有歷史冤仇,沒有官方關係,所以土耳其一直在納卡衝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而俄羅斯與亞美尼亞結盟,在亞美尼亞有軍事基地,布有5千精兵強將,隨時以防這一地區出現不測,儘管它與阿塞拜疆也有著良好的關係。

在2020年衝突中,亞美尼亞外交部說,該國的俄製蘇25戰鬥機在亞美尼亞領空被土耳其的美製F16戰鬥機擊落。但土耳其方面否認了這一說法。

Shelling has caused damage to homes in the city of Martuni
EPA
兩國開戰,納卡的老百姓遭殃。

法國總統馬克龍也高調介入,公開批評土耳其發表「好戰」言論「鼓勵阿塞拜疆重新征服納卡」,稱之為不負責任和危險的行為。

另一個接壤的地區大國伊朗與阿亞兩國在歷史上有千絲萬縷聯繫。伊朗與土耳其在納卡問題上分歧明顯,伊朗被指向亞美尼亞運送武器,但試圖介入調停的伊朗也否認對其指責。

戰略分析人士指出,俄羅斯作為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不會坐視被其視為後院的納卡地區的衝突失控,特別是納卡問題關係到俄羅斯南部安全問題,有可能刺激俄國南部地區的民族宗教矛盾,影響其戰略利益。

一帶一路面臨的挑戰

作為古代絲綢之路在西亞的重要節點,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兩國都是積極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爭相爭取中國的投資。

這條通道可以避開中東和俄國另兩條連接歐洲和亞洲的陸地道路,直接連接中國西部新疆等地,吸引著北京的目光。但北京在此的舉動和不斷擴大的影響也讓俄國和其它大國默默地關注著。

中國與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都在一帶一路上展開了廣泛的合作。中國發出的國際火車2015年就試運行開到了阿塞拜疆的巴庫。2020年疫情前,北京、深圳、烏魯木齊都開通了巴庫的航空線路。兩國政治和經濟關係一直順利發展。阿塞拜疆促進本國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對接,以打通可以直接來自中國上下分別連接亞歐的裏海國際運輸通道。

亞美尼亞作為內陸國家,也希望借打通歐亞陸路交通改變其相對不利的經濟環境,積極推動「南北交通走廊」項目,把地理位置的劣勢扭轉為優勢。一帶一路讓亞中兩國雙邊貿易額已從建交之初僅幾十萬美元迅速提升到2019年的7.5億美元。中國已經連續多年成為亞美尼亞第2大貿易伙伴,僅次亞美尼亞的戰略盟國俄國。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的專家馬爾科多諾夫認為,南高加索不僅在經濟上對中國很重要。北京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面臨激進聖戰主義問題已經多年,加強與毗鄰中東的高加索地區的聯繫,對應對這一威脅具有重要意義。

分析人士認為,對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來說,它們對中國的期望也不會僅限於經濟和投資。

而對北京來說,在納卡問題上並不會輕易得罪任何有關方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談到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衝突時表示:「中方認為維護地區的和平穩定,符合包括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在內的各方的利益,我們希望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和克制,採取措施,避免局勢進一步的升級,通過政治對話化解矛盾分歧。」

 

【往下看更多】

中美關係:美國明確共產黨員移民禁令,重現冷戰意識形態對抗

28歲正妹公務員遭狠夫殺死!拋屍魚塘臉全毀 母崩潰撫屍

35歲還沒嫁!3姊妹因好友一句話 狠心打死老母親

 

【今日最熱門】
大讚台灣開票透明!美戰略專家曝「唱票片」驚呆:任何人都可監督
讓科學家撓頭的奇事:大西洋中 虎鯨結伴「騷擾」帆船
黃之鋒、周庭等人還押 林飛帆:中共對國際叫板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