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柬埔寨紅色高棉監獄長康克由囚禁中死去 獨裁年代標籤形象消亡

2020/09/03 12:49 字級:
讀稿
柬埔寨紅色高棉監獄長康克由囚禁中死去 獨裁年代標籤形象消亡

▲康克由(杜赫同志;中)從一名中學老師變成殺人如麻的監獄長,再以階下囚終結一生。(圖/Reuters)

由聯合國支持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公布,紅色高棉(Khmer Rouge)恐怖獨裁年代重要人物,吐斯廉(Tuol Sleng)S-21監獄監獄長康克由(Kaing Guek Eav)在服刑期間死亡,終年77歲。

綽號杜赫同志(Comrade Duch)的康克由2010年被特別法庭裁定犯反人類罪,2012年被改判無期徒刑。他是第一位被特別法庭定罪判刑的紅色高棉高層領導。

特別法庭發言人內·皮克特拉(Neth Pheaktra)表示,他在當地時間星期三(9月2日)凌晨在金邊高棉—蘇維埃友誼醫院死亡。發言人暫不知道康克由死因,但其生前患有長期疾病。

後來成為柬埔寨共產黨的紅色高棉(或稱赤柬)武裝於1975至1979年間統治柬埔寨,將近200萬人據信被紅色高棉迫害至死。康克由被認定與S21監獄內至少1.5萬人的死有關。BBC記者菲利帕·福格蒂(Philippa Fogarty)回顧康克由的一生。

載著康克由遺體的靈車離開金邊高棉—蘇維埃友誼醫院(2/9/2020)
EPA
載著康克由遺體的靈車離開醫院。

那是1999年初,在柬埔寨西北部一條村莊裏,一位老人家向一位來訪的記者介紹自己。

他說自己的名字叫洪潘(Hong Pen),從前在首都金邊教書。他能說流利英語,身上穿著一件美國某人道援助組織發的汗衫。

可是這位記者馬上就認出了他。幾個月來,這位記者身上一直帶著一張照片,相中人的容貌同眼前此人吻合。

這位相中人就是杜赫同志,原吐斯廉監獄的監獄長。

在紅色高棉統治的四年間,那裏有1.7萬男女老少被嚴刑拷問,繼而被殺害,遺體被投進亂葬崗。

這次與記者的一面之緣,最終促成杜赫同志被收押。他後來成為第一位在聯合國支持的柬埔寨屠殺法庭上受審,仍然在世的紅色高棉領導人。

在法庭上,康克由反覆強調自己只是服從上級命令,要是他敢違抗命令,就會被殺害。但這換不來多少同情。

對於柬埔寨來說,吐斯廉監獄裏所發生的一切,早已成為紅色高棉暴政最強有力的象徵。

「教師」

吐斯廉屠殺紀念館內一個用以刑訊逼供的房間(資料圖片)
Getty Images
吐斯廉監獄原本是一所中學,結果成為一座死亡集中營。

康克由1940年代在中部磅同省(Kampong Thom)出生。他數學了得,很容易就考上了名校。

畢業後,康克由到金邊獲得師範證書,繼而接觸到來自中國的學生,受到共產思想熏陶。

康克由後來擔任高中教師,出名的嚴格,但警察也注意到他的左傾政治活動。1960年代後期,他曾被抓捕,拘留數個月。

此時,武裝衝突正蔓延全國。美國與南越部隊入侵柬埔寨,搜尋北越共產分子,柬埔寨東部大片土地遭到轟炸。當時柬埔寨左派反叛武裝也在對抗有美國撐腰但不受國民歡迎的政府軍。美軍此舉把村民推向左派武裝的懷抱。

康克由加入這股自稱紅色高棉的左派武裝,獲上級任命主管安全事務。1971年,法國人類學家弗朗索瓦·比佐(Francois Bizot)被紅色高棉武裝抓獲,他被康克由審問了三個月。

比佐形容康克由是個「尋找真理的人」,不斷追尋「生命中的絶對意義」。比佐後來得知,他獲得釋放,是因為康克由信納他清白無辜,並親自向上級求情。

這是康克由一生中鮮有的善行。他此時正要被擢升。

刑場

1975年4月17日,經歷多年戰鬥,紅色高棉游擊隊(又稱赤柬游擊隊)攻佔金邊。柬埔寨將近四年的恐怖歲月由此開始。

新政權廢除了貨幣,城市人被下放農村田野,數十萬人因饑荒而死。「敵人」被當局以令人不寒而栗的速度消滅——所謂「敵人」的定義無邊無際。

康克由(後排右二)攝於吐斯廉監獄內(1977年;柬埔寨文獻中心提供照片)
Documentation Centre of Cambodia
康克由(後排右二)攝於1977年。他在特別法庭的審判中聲稱很討厭在監獄中的工作。

康克由掌管設在金邊市中心一所中學內的吐斯廉監獄,別稱S-21監獄。這裏成為了紅色高棉這部殺人機器的關鍵部件。

數以千計的人被帶到吐斯廉監獄囚禁,包括前朝政府官員、被打成中產階級的人,以及後來被懷疑叛黨的紅色高棉成員。進了吐斯廉監獄,等同於已經被判有罪。他們首先要被量體重和拍照,然後,審訊開始。

囚徒首先會被要求寫下悔過書,巨細無遺地供認自己如何對政權不忠。他們被要求承認自己是敵特分子,供出親朋好友。在這裏你沒有可能不招認,否則面對的就是連番酷刑折磨。許多人無論是否認罪都還是被用刑。

被視為「頭號重犯」的囚犯會被保持先活著,好讓監獄當局確保證詞完整——有時候康克由會親自有系統的審查批註。那些被認為沒那麼重要的囚徒會被迅速處置。

不過,殊途同歸,所有囚徒最終會被送到金邊市外數公里的瓊邑克(Choeung Ek;又譯鐘屋)屠殺場處決,有些人會被要求先給自己挖墳墓,再接受處決。

被囚者的孩子也難逃一死。瓊邑克屠殺場內一棵大樹旁邊今天豎立了一面牌子,上面寫著:「殺人樹——劊子手在此砸打兒童」(Killing tree against which executioners beat children)。

目前已知能從吐斯廉監獄活著離開的不過十人左右,1979年1月,越共軍隊入侵柬埔寨,推翻紅色高棉政權。一位攝影師來到吐斯廉監獄,發現人去樓空,除了那些被殺囚徒已在腐敗的屍體。

「無能為力」

紅色高棉武裝退守到西北部大本營,康克由隨大隊而去。

此後,他一直居住在泰國與柬埔寨邊境地帶,學會說英語,甚至曾數度給援助機構打工。他也重拾教鞭,1990年代中期,他成為了基督徒。

1999年4月,攝影記者尼克·鄧洛普(Nic Dunlop)認出了康克由。那時候他已經與孩子在馬德望(Battambang)落地生根。

吐斯廉屠殺紀念館內一張康克由的照片(資料圖片)
Reuters
康克由(右)被認定要為至少1.5萬人之死負責。

鄧洛普與另一位記者塞耶(Nate Thayer)繼而專訪康克由,當中他談論了自己在吐斯廉監獄的角色。他說自己做了很壞的事情,但全都是因為要執行紅色高棉中央委員會的命令。

康克由說:「任何人只要被抓捕就得死,這是我們黨的規矩。S-21無權逮捕任何人,審問他們,把他們的供述交給黨中央,是我們的職責。」

十年後,康克由在特別法庭上形容自己「深切後悔」,向受害人親屬道歉。他說很「討厭」自己在監獄時的工作,但個人恐懼與對家人的擔憂成為他的「推動力」。

他說:「對此我無能為力。波爾布特(Pol Pot;紅色高棉最高領導人)都把這些人視為眼中刺。」

審訊進行到末段,康克由聲稱自己並非紅色高棉高層領導,要求獲得釋放。死難者家屬認為,康克由這樣的說法顯得尤其滑稽。

2010年7月,他被特別法庭裁定反人類罪有罪,判囚35年。上訴庭其後加刑至無期徒刑,當時來自法庭的報道稱,這位老囚犯聞判時木無表情。

幾年後,康克由成為另一起重要審判的關鍵證人。他出庭指證波爾布特的副手農謝(Nuon Chea)和時任國家元首喬森潘(Khieu Samphan)。農謝在2019年去世

農謝與喬森潘同樣被判處無期徒刑。三人就此成為少數獲刑的紅色高棉政權前領導人。

 

【往下看更多】

香港報業大亨黎智英告誡示威者需要更加謹慎

人妻嫌手洗麻煩!5公斤小龍蝦全丟洗衣機 結局全笑瘋

一個月伙食費87元!30歲女「不消費主義」 117天後結果超驚人

 

【今日最熱門】
前妻控偷吃動粗還開口要錢 周士淵喊冤回應了
25歲小姑日做4小時「月領10萬」嫌累 超狂徵婚條件曝光
軍官尪輕生 妻整理遺物揭「遭小三22封訊息逼死」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