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肺炎疫情:外洩文件數據顯示伊朗隱瞞死亡數字

2020/08/06 08:42 字級:
讀稿
肺炎疫情:外洩文件數據顯示伊朗隱瞞死亡數字
▲伊朗是中東新冠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圖/Getty Images)

BBC波斯語科(BBC Persian service)一項調查發現,伊朗由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導致的死亡病例數字是其官方數據的近三倍之多。

伊朗官方內部數據顯示,截至7月20日,伊朗已有近4.2人死於新冠肺炎症狀,而其衛生部報告的數字則為14405人。

當地已知感染者數字為451024人,這幾乎是官方數據278827人的兩倍。

然而,即使以官方數據為凖,伊朗仍是中東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最近幾周以來,該國確診病例出現第二次激增。

根據BBC接獲的名單及醫療記錄,伊朗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出現在1月22日,這比該國首次通報出現確診病例的時間提前了近一個月。

伊朗爆發疫情以來,許多觀察人士對官方數字提出質疑。伊朗全國與地區層面的數據之間存在著有違常規的差距,一些地區當局嘗試就此發聲示警,也有統計學家嘗試做出不同角度的預測

世界各地普遍存在這種統計數據不足以反映真實疫情的狀況,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源於檢測能力有限。但BBC獲得的數據顯示,伊朗當局在全面掌握死亡紀錄的情況下,每日通報的數字仍明顯偏低,說明有人刻意隱瞞。

數據是怎麼來的?

這些數據是由一名匿名消息人士發給BBC。

數據中有伊朗全國不同醫院的每日收治病例細節,包括人名、年齡、性別、症狀、入院日期及住院時長,以及他們的已知病歷。

名單中的一些細節與BBC此前已掌握的部分在世及去世患者信息一致。

伊朗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本人確診之前,在新聞發佈會上不斷擦汗。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洩密者稱,之所以會將這份數據分享給BBC,是希望可以「揭示真相」,並停止這場疫情中的「政治遊戲」。

官方數據與這份紀錄所載死亡數字的不一致程度,還與另外兩項數據的差距吻合,這便是截至6月中旬,伊朗官方死亡數字與從中推算的超額死亡(excess mortality)數字之間的差異。

超額死亡是指,當期死亡人口,減去過去在「正常」狀況下,同期死亡人口後得出之數值。

數據揭示了什麼?

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是全國死亡病例最多城市,當地因確診新冠或出現疑似症狀後死亡患者達8120人。

從人口比例上來看,伊朗最初的疫情「震中」庫姆(Qom)是受打擊最大的城市。當地共有1419人死亡,即每1000人中便有1人死於新冠肺炎。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全部鋅管死者中,有1916人並非伊朗公民,顯示移民與難民死者不合比例的多,他們主要來自鄰國阿富汗。

儘管具體數字規模有明顯差距,外洩數據與官方數據大致展示出相近的確診與死亡趨勢。

在疫情初期,死亡數字增速遠比衛生部數字急速,到3月中,外洩數字已經是官方數字的五倍。

3月第三周的周末正值伊朗春節諾魯孜節(Nowruz)假期,伊朗在那時開始實行封鎖措施,之後確診病例及死亡病例數字相應出現下滑。

德黑蘭大學校園清真寺入口處一名工作人員給一名進寺女生量體溫(30/7/2020)
AFP
伊朗當局實施了多項防疫措施。

但伴隨政府的限制規定出現鬆動,確診及死亡病例在5月底再次出現上升勢頭。

極為重要的是,洩露名單顯示,伊朗首例死亡病例記錄出現於1月22日,這比伊朗官方通報首例新冠確診病例的時間早了一個月。

儘管當時在伊朗國內已有媒體報道及眾多醫學專家警告,伊朗衛生部官員們仍然堅稱該國沒有任何新冠肺炎病例。

伊朗於2月19日首次通報出現新冠病例,而在這28天期間,已有52人死亡。

誰是伊朗疫情的首批吹哨人?

有掌握第一手內情的醫生向BBC表示,伊朗衛生部一直受到來自伊朗安全及情報機構的壓力。

博拉迪醫生(Dr Pouladi,並非其真實姓名)告訴BBC,衛生部「拒絶接受現實」。

圖表:伊朗各省新冠肺炎死亡率
BBC

「他們最初沒有檢測器材,有了之後他們使用的範圍又不夠大。安全機關的立場是,不承認伊朗有新冠病毒,」博拉迪醫生表示。

因為兩名來自庫姆的醫生苦苦相逼,伊朗衛生部終於正式承認該國出現首例新冠肺炎。

穆罕默德·莫拉伊(Mohammad Molayi)與阿里·莫拉伊(Ali Molayi)兄弟二人均是醫生,他們有一位兄弟在今年去世,這兩名醫生堅持要給他做新冠肺炎測試,而最終測試結果呈陽性。

他們的兄弟在Kamkar醫院去世,而那家醫院收治了大量出現新冠相似症狀的病人,那些常見的治療方案對這些病人並不奏效,但他們無人接受過新冠病毒測試。

在莫拉伊醫生公布了一段其兄弟生前的視頻及聲明後,伊朗衛生部方才通報首例病例。

然而,伊朗官方電視台仍在報道中批評莫拉伊,還錯誤指責他兄弟的視頻是在數月前錄製的。

為何隱瞞真相?

疫情伊始正值1979伊斯蘭革命(1979 Islamic Revolution)紀念之際,也是伊朗國會選舉期間。這是伊朗這個伊斯蘭共和國展示其受歡迎程度的重要機會,他們不願讓病毒降低其支持率。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指責稱,一些人想要借新冠病毒來破壞選舉。

而最終,這屆選舉的投票率非常低。

在疫情出現之前,伊朗已經處於一系列危機之中。

2019年11月,伊朗政府一夜之間提高汽油價格,並對隨之而來的抗議活動進行嚴厲鎮壓。幾天之內,共有數以百計的抗議者被殺。

今年1月,美國刺殺伊朗二號人物蘇曼萊尼(Qasem Soleimani),而伊朗對此事的應對又製造出另一問題。

伊朗武裝部隊在這之後處於高度戒備狀態,他們誤射導彈,擊中一架剛從德黑蘭國際機場起飛的烏克蘭客機,導致機上176人全部死亡。

伊朗當局起初試圖掩蓋這起事件,但在三天之後被迫承認失誤,令自己大失顏面。

肺炎疫情:BBC揭秘新冠病毒在中東地區蔓延的途徑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伊朗前國會議員皮爾莫扎恩醫生(Dr Nouroldin Pirmoazzen)曾在衛生部任職,他對BBC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伊朗政府在新冠病毒進入伊朗時「對真相感到焦慮及恐懼」。

「政府擔心,窮人及失業人員會上街示威,」他說。

他指出,從伊朗拒絶國際衛生機構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在其中部省份伊斯法罕(Isfahan)治療新冠病患便可體現出,伊朗對待新冠疫情的策略有多側重國家安全考量。

在與美國的軍事攤牌及新冠疫情發生之前,伊朗已經處境艱難。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美國制裁伊朗,這給伊朗經濟帶來了沉痛打擊。

「那些把這個國家引向這般境地的人不需要為此付出代價,付出代價的是這裏的窮人和我那些可憐的病人,他們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博拉迪醫生稱。

「在政府與美國的對抗當中,我們在承受來自雙方的壓力,快要粉身碎骨。」

伊朗衛生部稱,伊朗向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的新冠肺炎確診及死亡病例數字「透明」且「絶無偏差」。

 

【往下看更多】

單親媽開心與新男友同居! 下班驚見2女兒成碎片崩潰

趕送單!外送員急跑步下樓 踩空滾下1樓噴血慘死

回宿舍27分鐘!20歲男大生成冰屍 臉上驚見3個詭異血洞

 

【今日最熱門】
內湖公車撞人行道!司機打2次瞌睡畫面曝 業者有話說
肺癌新福音!新口服化療藥物 今年2月1日起獲健保給付
逃7年!台南最猛失聯移工變大老闆 月入10萬還生小孩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