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國安法》造成的「寒蟬效應」

林祖偉 - BBC中文 2020/07/03 17:41 林祖偉 - BBC中文 字級:
讀稿
香港《國安法》造成的「寒蟬效應」
▲香港《國安法》通過後,市民繼續上街抗議,警方以《國安法》為由拘捕10人。(圖/Reuters)

香港《國安法》在6月30日晚11時起正式實施,訂明「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勢力」是違法行為,最高可被判終身監禁,港府稱「極少數」國安案件會交由中國大陸行使管轄權。

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形容《國安法》可以有利香港局勢穩定,法例只影響「一少撮人」,香港人原有的人權受到保障。但民主派和法律界明顯感受到此法帶來的壓力,他們批評香港《國安法》條文模糊和定義廣泛,把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帶到香港,給予大陸政府和港府更大權力,削弱香港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把香港帶到「一國一制」。

在《國安法》通過之際,香港親民主派陣營彌漫著一股恐懼和不確定的氣氛:一些「港獨」人士證實逃離香港;高調的政治人物有不同的表態,資深的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以家庭理由退出政圈但繼續被中國官方媒體追擊;香港知名活動人士黃之鋒、羅冠聰等宣佈退出所屬組織「香港眾志」;一些本土派或「港獨」組織宣佈解散,揚言把戰線移師海外,或以個人方式爭取訴求。

在香港親民主派陣營的社交媒體上,目前出現了一股「刪文」潮,一些人刪掉了自己過往批評政府的文章,或是刪除「港獨」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句。

有外媒記者表示,香港《國安法》通過後,更難尋找受訪者採訪。
EPA
有外媒記者表示,香港《國安法》通過後,更難尋找受訪者採訪。

棄「臉書」與WhatsApp

「你可否把我的訊息全都刪掉?」一位經常議政的香港市民阿寶(化名),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在通訊軟件對記者說,「你來自外媒,我猜你明白的,你知道,我愛國愛黨的。」

我們一直沒有再在通訊軟件聊政治,後來見面時,他才敢說,「《國安法》條文真的很可怕,以前罵政府的話,全都不能再說了。」

30來歲的阿寶是一名專業人士,曾經向記者提供相關專業的資訊和人脈,過往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倡議者身份參與政治。

回顧2014年香港爆發「佔領中環」運動,他的「臉書」頭像是代表示威者的黃色雨傘,帖文盡是政治,也會分享佔領區的照片,願意露臉用真身接受訪問。

香港街頭
EPA
外界擔心香港的「一國兩制」將受到削弱

2019年,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的「反送中」抗議運動造成社會撕裂,他所屬公司疑受外部壓力要對一名高調參與政治活動的同事問罪,阿寶把臉書的名字改掉,換成了黑色頭像,成為一個只看帖、不發帖的網友。2020年香港《國安法》生效,他把臉書過往分享的帖文都隱藏起來,不再在WhatsApp、Telegram上聊政治,並轉用了可把對話內容「一閲即刪」的通訊軟件Signal。

「去年我逃離了臉書, 今年我失去了WhatsApp,政府說我們言論自由沒有受損,誰相信呀?」他說。

香港國安法:法例生效首天民眾如常上街抗爭,數百人被捕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他承認,這種「恐懼是有點歇斯底里」,「連(民主派政客)黃之鋒都未被抓,怎麼會這麼快到我?但法例寫得太虛,任由政府想怎樣就怎樣,每個去年開始曾參與示威的香港人,都有些行為可以被當成違法。」

阿寶舉例說,「叫過『港獨』、『光復香港』可能是『分裂國家』、喊『林鄭(月娥)下台』可以是『顛覆國家政權』、 我跟你(外媒記者)說話也可以是『勾結外國勢力』。」

香港警方在7月1日主權移交紀念日,即《國安法》生效不足一日內,就以《國安法》之名拘捕10名持有和舉起「港獨」物品的人。「港獨」一字正式成為香港「禁語」。港府在7月2日發表聲明,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口號有「港獨」,把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或「顛復國家政權」的含意,警告大眾勿以身試法。

至於高叫官員下台、「結束一黨專政」、接受外媒記者採訪批評中港政府是否違法?香港建制派一些政治人物認為,是否違法不能單看一句口號,要看動機、行為和造成的影響等等。但一些香港法律學者則認為,條文定義廣泛模糊,留有伏線讓各方解讀,最終可能取決於當局會否立案。

「我體會到活在(中國)大陸的可怕了,現在香港就是大陸,」阿寶對記者說。

《國安法》亦牽連了香港一些「黃店(親民主派的商店)」,有食肆宣佈退出「黃色經濟圈」,移除店面的「連儂牆」(撐示威的標語或紙條)。示威者製作展示「黃店」位置的軟件疑因避忌《國安法》下架。

一間要求匿名、位處港島區的「黃店」老闆黃先生對記者說,「《國安法》來臨人人自危,如果因為一面『連儂牆』而被捕,很不值得,我還是會捐錢,盡力幫助手足。我相信,客人會記得哪家是『黃店』,繼續支持。」

黃先生說,拆掉「連儂牆」讓他很痛心,亦令他感覺這場運動要走向新的階段,「其實我們細看,『港獨』相關的紙條不多,大多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和『香港人加油』,但現在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也不行了。」

「未來示威者會怎麼行動,我猜不到,但很多人好可能會走向地下行動,很多人不會再讓身邊的人知道自己背後在做什麼事情,因為你怕,有人會舉報你。」

「寒蟬效應」

除了兩名受訪者外,香港一些宗教團體和出版商也體會到《國安法》帶來的影響。

香港基督教團體浸信會聯會會長羅慶才牧師經常在該會網站「會長的話」欄目議政,曾經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6月底才剛在該會網站撰文批評《國安法》令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但在《國安法》通過前夕,他說為免文章連累所屬浸信會,決定把文章下架。

香港7月中將會舉行書展,「2020香港書展關注組」發言人、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表示,香港《國安法》令出版界感到憂慮,「去到無法想象的恐懼」,與「反送中」運動、「六四」相關的書籍,一概要暫停製作。他說,香港從來沒有政治禁書這回事,因為香港有出版自由,出版前無需審查,但如今他們擔心,一旦售賣這些敏感書籍,會連累書店。

人權組織及香港民主派陣營質疑,實施香港《國安法》是製造「白色恐怖」,產生了「寒蟬效應」,令民眾不敢批評政府,部分爭取民主的人,可能會出走海外或地下化。

poster
AFP

中國官方和媒體並沒有否定這種恐懼的存在。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認為,香港不止出現過一次移民潮、撤資潮,他認為立法出現的恐懼,會隨時間和事實而消除,強調《國安法》是中央給予香港主權移交23週年的生日禮物。

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認為,香港損害國安的人對《國安法》感到恐懼是一件好事。

香港國安法:參加七一慶典的市民稱「來旅遊的,不知做什麼」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經常發表政治意見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學者周保松在社交媒體表明,不會自我審查。他的言論獲黃之鋒等政治人物及許多親民主陣營的人轉載。

「我不會改自己臉書的名字,這是真實的我;我不會刪去以前的文字和相片,那是我真實的生命歷程;我會一如以往分享報導和評論,我不會放棄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除非是自己反思的結果,」周保松說,「並非完全不擔心,而是不想過度擔心,以至令自己無時無刻活在恐懼當中。因為恐懼一旦入侵人心,我們就很難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一直這樣,但我會盡量。」

 

【往下看更多】

肺炎疫情:美國買光治新冠藥物「瑞德西韋」招來歐洲國家不滿

武肺疫苗終於來了!這天起多數人接種 生活可恢復正常

全球第一!武肺疫苗真的來了 這天起大規模接種

 

【今日最熱門】
籌備2年!24歲歐陽妮妮報喜:真的是我小孩 我心血
地表最強廢片!他鏡頭前發呆2hr 竟吸300萬人觀看
主審場上比「DIY版」三振手勢 遭轟不雅停止聘用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