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反恐戰爭20載 BBC分析未來走勢

弗蘭克·加德納(Frank Gardner) - BBC安全事務記者 2020/06/26 08:07 弗蘭克·加德納(Frank Gardner) - BBC安全事務記者 字級:
讀稿
反恐戰爭20載 BBC分析未來走勢
▲阿富汗國民軍特種部隊士兵(圖/Reuters)

2001年911恐襲事件後,時任美國總統喬治·布什向恐怖主義宣戰,距今已經19年。

自反恐戰開始以來,成千上萬的美國軍人在阿富汗、伊拉克、波斯灣和非洲之角駐扎;世界各地的偏僻角落,無人機時刻在搜索、突襲疑似恐怖主義組織首腦和骨幹成員;為了應對持續不斷的各種恐怖主義威脅,全球反恐開支預算增至天文數字。

這場全球反恐戰還在進行嗎?什麼時候會結束?會不會變成持久戰?

本拉登資料圖片
Reuters
本拉登的極端組織卡伊達(「基地」)2001年發動的911恐怖主義襲擊成了歷史的一個分水嶺(資料圖片)

言語和行動之別

薩莎·哈弗利科列克(Sasha Havliclek)從一開始就密切跟蹤觀察這場戰爭。她是智庫機構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首席執行官。

她認為,言論和現實之間有明確的差別,需要區分:

「口頭的(反恐戰)在奧巴馬總統2009年就職那一刻就結束了,但現實中反恐戰在戰術層面更多體現的是持久性,而不是突然斷裂。比如,眾所周知,奧巴馬政府大幅度提升了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之類地方的無人機襲擊行動規模。現在'美國優先'的聲音壓倒一切,我覺得普遍認為這(反恐戰)在逐漸結束……可我們實際上看到的是美國反恐行動在繼續擴展。」

ISIS
AFP
伊斯蘭聖戰極端組織ISIS的網絡遍布世界,前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2019年被炸死,但ISIS的活動沒有停止

一群頑抗的敵人

特朗普總統任命的美國國務院反恐事務協調員內森·塞勒斯大使(Ambassador Nathan Sales)認為,針對「一群負隅頑抗的敵人」的戰爭還在繼續。

「我們正在走向勝利,但我們還會繼續打擊頑固的敵人,或者說一群負隅頑抗的敵人。」

「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IS)就是一個例子,他說。2019年,伊斯蘭聖戰組織哈利法、ISIS首領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 )在敘利亞被炸死,但這個龐大的跨國聯盟網絡遍布全世界,至今仍很活躍。

911恐襲之後,在華盛頓一些人看來,一切都很清楚。小布什總統宣佈「反恐戰」開始時明確表示,不支持就是反對,沒有中間立場,也不給中東國家任何委婉含蓄的迴旋餘地。

摩蘇爾的殘牆斷垣
Reuters
摩蘇爾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戰爭的破壞歷歷在目

盟友變仇敵

在伊拉克,這種非此即彼的強硬立場把潛在的盟友變成了敵人,為今天世界各地的伊斯蘭聖戰運動作了鋪墊。

米娜·阿爾-奧拉比(Mina Al-Orabi)是阿聯酋私營的英語報刊《國民報》(The National)主編。她的老家,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一度被ISIS佔領,戰爭中受到嚴重破壞。

她認為美國在伊拉克的一些行動顯然削弱了伊拉克政府和國家能力。比如,2003年決定解散伊拉克警察和軍隊,讓成千上萬的青壯年男子丟了飯碗,還受到排擠,這樣這個群體就成「基地」組織在伊拉克的核心,然後演變成ISIS的核心。

美英軍隊2003年攻打伊拉克,推翻了薩達姆政權。

在反恐戰期間,還有一些其他政策錯誤,雖然被奧巴馬政府糾正了,但造成的後果延續至今。

比如,在關塔那摩灣關押數百名嫌疑人而不走法律程序, 「非常規引渡」(在各國綁架恐怖主義嫌疑人,用飛機押解到美國中情局的秘密地點「強化審訊」)。

塞勒斯大使表示,美國吸取了以前的經驗教訓。但批評美國關塔那摩灣的國家,現在也應該讓滯留在敘利亞、伊拉克那些武裝分子營地的本國公民回國。

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和敘利亞邊境的難民營
Reuters
有觀點認為,敘利亞難民危機的種子是反恐戰爭播撒的

勝利還很遠」

反恐戰爭花了多少錢?這個數字很難精確統計,但大部分估算都超過一萬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用於軍事行動、情報收集和無人機襲擊,很少部分用於防範,包括疏導民眾避免走上極端激進道路。

倫敦國王學院激進化研究中心的希拉茲·馬赫爾(Shiraz Maher)認為,當今社會的許多問題,都源自反恐戰爭播下的種子。

比如伊斯蘭國ISIS,敘利亞,伊拉克,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歐洲的仇外心理,加劇了對穆斯林的疑慮和敵意,在行動上則表現為對敘利亞問題造成的難民和難民危機的仇視。

「因此,我認為可以說反恐戰爭在很多意義上講遠遠沒有結束。」

那麼,這場模糊鬆散的戰役有沒有盡頭?會不會出現「大功告成」那樣一個時刻,宣告反恐戰爭正式結束?

其實,這不大可能。主要是因為恐怖主義跟犯罪一樣,只可能被減少到當局所稱的「可控可管程度」。

而且,現在又有新的威脅出現,那就是極右翼極端主義(far-right extremism)。這股力量可能會為似乎已經成為「無終結戰爭」(War without End)的反恐戰爭注入新的生命。

 

【往下看更多】

共軍囂張在台海實戰演習!陸網全嗨翻 國防部回擊了

母女餵鹿吃紅蘿蔔 牠5分鐘後被管理員槍斃了

男師激戰女學生!78秒撞擊片瘋傳 外流者身分竟是他

 

【今日最熱門】
男水上樂園扯比基尼 受害者再+1!校方:已請律師團
曾文惠未出席李登輝火化禮拜 原因曝光
快訊/李登輝追思會場被闖入!民眾持紅油漆氣球砸肖像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