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林祖偉 - BBC中文 2019/12/22 09:42 林祖偉 - BBC中文 字級:
讀稿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許多香港食肆門外設置「連儂牆」。(圖/Getty Images)

 

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半年,社會撕裂加劇,代表示威者,他們的支持者及民主派的「黃絲」力量與親北京,親政府和撐警的「藍絲」勢力針鋒相對,多次爆發大大小小的衝突。

隨著反修例引發的抗爭運動進一步發展, 這種撕裂蔓延到經濟領域,以「黃色經濟」和「藍色經濟」之分呈現。

人們日常生活也漸漸被政治裹挾,包括在消費時考慮該食肆或商家的政見,出現了受示威者力捧「黃店」和遭他們抵制,甚至破壞的「藍店」和「紅店」(有中國背景的商家機構)。

在香港經濟轉差的情況下,有些「黃店」的生意額不跌反升,一些「藍店」以支持警察作號召,但遠比不上「黃店」所產生的「黃色效應」。

反政府的示威者和民主派中,有人提出希望構建香港的「黃色經濟圈」,一方面以獲得資本,支持示威活動及被捕人士; 另一方面抗衡「紅色資本」和親北京的大財團壟斷的情況,但亦有人質疑這只是曇花一現的促銷手段,沒可能持續和自給自足。

「黃」與「藍」店之分

在香港示威爆發初期,示威者常用的網上討論區「連登」有多則帖文,討論食客與店員為政治立場爭吵的故事,網民認為需要杯葛撐警「藍店」。

8月5日,香港發起了反修例運動中首場罷工,罷課和罷市的「三罷」行動,幾百間中小企聯署聲援,支持員工罷工,亦有不少食肆會在門外張貼支持罷工的告示。

8月中,網民開發的「WhatsGap」地圖軟件上架,標記各個食肆的政治立場。有沒有參與罷工、有沒有在示威時派水予示威者、有沒有在店門外設置連儂牆等等,均被視為該店是否「黃店」的標凖。這個軟件原本只列出幾百家餐廳,但到12月,被標示的餐廳增至約4000間。

後來有人製作網站「良心guide」,把「黃店」從食肆擴大至其他行業,記下約2400間來自飲食、零售、髮型屋、服裝等「黃店」;亦有「黃色」的士群組在社交平台出現,為「黃」乘客和「黃」司機牽線搭橋。

百多間食肆聯署表明拒絶做所有警察、警察支持者及親政府人士生意。婚禮界有300名攝影師和化妝師發聲明,表示政府不回應訴求就不會接警察生意。

最大免費電視台「無線電視」(TVB)新聞報導被指偏頗,多家公司被網民施壓下,相繼宣佈將暫停在TVB投下廣告。

有些「藍店」也以支持警察作賣點,吸引建制派人士及警隊中人支持,然而,因為民意的懸殊,『藍店」未能成為市場上的主流。據中大民調顯示,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數高達8成。 針對警察可能存在的濫用暴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反修例抗議中示威者的五大訴求之一。

而如果「藍店」聲言不支持示威者,亦可能引來被抵制的危機甚至被「裝修」(打砸)的風險。

「黃色」消費者

35歲的阿明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自稱是一名「深黃」的民主派支持者,他自言由於已經有小孩子的關係,只能參與「和理非」的抗爭活動,參與警方批准的遊行、深夜駕車義務接載示威者、為抗爭基金捐錢等等。

每次出外用膳,他都只按手機軟件選「黃店」,而拒絶前往「藍店」。

「單是張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也不足夠,我會希望看到家店具體如何支持過示威活動,例如支持罷工、示威時派水、給參與抗議的學生優惠、捐錢給抗爭基金,或是聘用被捕過的人士……『黃店』門檻會愈來愈高,但這些值得我們用錢去『懲罰』(支持)它們。」

「用錢去懲罰黃店」是示威者之間常用的字眼,意思不是真的懲罰,而是光顧。

他認同,受到成本所限,很難有食肆完全避開使用中國食材或廚具,「但至少我付出的一分一毫,可能有些會轉達到給有需要的人,那已經很重要。」

網上亦出現「黃藍」醫生列表,阿明說發現自己光顧了十年的私家醫生出現在「藍表」之中,他親身到診所詢問醫生的政見,醫生說不會為示威受傷的抗議者服務;於是,他要求取走自己的醫療紀錄,並在「黃表」中,找到了另一位醫生。

「我不會拒絶一個醫治警察的醫生,因為無論政治立場是什麼,有需要時也應該人道地接受醫治,」他說,「但如果一個醫生聲言拒絶為示威者服務,那我覺得這是不專業,也是有違醫德,不應該再光顧他。」

交通方面,他自9月起沒有乘坐過地鐵,香港鐵路(港鐵)被指以關站方式阻止「和理非」示威者前往遊行地點,又被指協助警方追捕示威者,因而被冠上「黨鐵」之名。

他認為消費時考慮政治立場,是其中一個非常「和理非」的抗議方式,是「和理非」支持者應該盡力做的事情。

「慢慢地,這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我相信未來幾年,這種生活習慣也難以改變,」他說。

香港抗議:餐廳也要靠邊站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黃店」的現身說法

位於香港旺角區的陸陸雞煲火鍋店在2014年佔領運動已表態支持香港民主發展,被外界稱為「金店」(意旨「非常黃的黃店」)。

今次反修例運動中,這家店亦表態支持,除了響應罷工、給予學生優惠,負責人黃先生說,公司亦斥資十多萬港元,捐贈予支援示威者的基金和網媒,並花錢資助一些流亡海外或無家可歸的年輕示威者。

黃先生說,生意額在反修例運動中上升3至4成,自己會把盈利一定比例投放在社會運動中,並有餘額去聘請更多的人手。

高調表態下,他的店偶爾會收到滋擾電話或假訂單,但對他而言,問題不大,「怕不怕被『裝修』?我歡迎,這不要緊,可能我更好生意,很多人搶著替我付費,我不擔心這個問題。」

他說暫時未有受到有業務的供應商、業主施壓,亦不知道這些合作單位的政治傾向。「供應商都問我為甚麼生意這麼好,其他店都減少需求,你拿的貨比以前更多,黃先生說。 「你看到這個分別,『黃色經濟圈』形成了,『黃店』比較有生意,供應商會做哪邊生意?它本來是『藍』也要變中立、變『黃』了……你問我,『藍店』業主會否不租給我?我覺得不會,因為黃店才有生存空間,每個業主都想自己的鋪位旺。」

對於示威者走向暴力,他仍然堅定支持抗爭者的一方,「這是良知的問題,你看到不公平的事,我接受到目前的暴力程度,因為警察是想打死人。」

火鍋店負責人黃先生說,生意在反修例運動中增長三至四成。
BBC
火鍋店負責人黃先生說,生意在反修例運動中增長三至四成。

被「裝修」的「親中」企業

在反修例運動中,立場被指「親中」和中資店鋪及商戶被示威者「裝修」,令大多數企業不敢明確表示反對示威者。

香港明報引述警方消息稱,由10月起至12月5日,近880個地點被破壞、縱火、爆竊或盜竊,包括車站、中資銀行及店舖等,涉案約1160宗。

美心集團及優品360先後被指「親中」,而成為被杯葛和「裝修」的目標,業績均受影響。優品360集團表示,截至今年11月27日,共有70多家分店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壞,嚴重打擊集團於香港擴充計劃及業務表現。

香港警方批評,所謂的「裝修」只是對破壞店鋪行為的美化,「純粹的破壞和發洩」。香港政府、親建制派人士對暴力行動予以嚴厲譴責,認為「任何訴求也不能訴諸暴力」。

「黃色經濟圈」是異想天開嗎?

美國克林信大學(克萊姆林)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對BBC中文表示,「黃色經濟圈」是描述目前出現的現象,而並非一個很有目標、有意識地設計的一個經濟圈。

他認為,這個現象更類似「公平貿易(Fair Trade)」類型的「品味歧視」。「公平貿易」是有組織的社會運動,一些非政府組織會成立認證,確保企業以生產者利益優先,例如咖啡豆會標明是「公平貿易」,即被證明沒有剝削生產者。這次反修例運動中,市民按政治立場購物就是一種「品味歧視」,其「認證」制度主要來自網民自發製作的列表或軟件,顯示食肆或店舖的政治立場。

徐家健認為,「黃色經濟圈」不是要變成一個「獨立經濟體」,很難做到「所有東西都是黃」,整個生產鏈和經濟環環相扣,以食肆為例,有些食材、廚具和供水本身就來自大陸。

食肆負責人黃先生亦指,要令整個生產鏈都是「黃色」也不容易,一些食材、用具也是用中國大陸的貨,但他相信,如果這些「黃店」能夠佔有市場一定份額,則可以用這筆錢幫助有需要的人或支持示威活動。

徐家健補充說,目前響應成為「黃店」的企業,大多是飲食和零售的小店,那些店在大陸沒有很大市場,風險較低。

但香港經濟以金融保險、專業服務、地產為主,這些行業親建制色彩濃厚,企業與大陸關係密切,這些企業的替代品不多,不是好像食肆般,可以「不喜歡這家就換另外一家」,所以難以撼動經濟。

中國大陸亦可以不同方式向在港企業施壓:國泰航空多名職員曾因為表態支持反修例被革走;香港有名的經濟分析師羅家聰因為發表與政府不一致的分析而失去在中資銀行的工作;《金融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稱,幾家中資企業拒絶聘用香港人;一些支持民主的藝人被拒在大陸發展演藝事業。

新成立的網購店「光時」標榜自己能把「網購成為一個支援社運的渠道」,盈利投放支援社運,亦會聘用因參加社運而失業的人。據香港媒體報道,這家公司遭到親建制的「香港速遞協會」杯葛,多家香港速遞公司拒絶做他們的生意,團隊要用義工車隊營運。「光時」的經歷反映了在紅色資本包圍下,「黃店」承受壓力的可能。

許多香港食肆門外設置"連儂牆"。
BBC

「曇花一現」的宣傳策略?

在一些親建制及親商人士眼中的「黃色經濟圈」,則認為這只是「曇花一現」的宣傳策略。

香港知名地產商人施永青近日撰寫專欄文章,批評「黃色經濟圈」是沒法自成體系,沒法做到「自給自足」。

「現時在香港的商界中,偏藍的應該比偏黃的多,黃店也要租藍業主的舖,買來自大陸的原材料,用藍店提供的服務,」他在文章寫道。

他認為,示威者呼籲抵制政治對立者經營的生意,「會激發社會矛盾,令社會變得更為撕裂」,同時亦會「破壞香港營商環境」。

施永青直言,「在社會運動情緒高漲時,或許還可以透過宣傳閃亮一下。但由於沒法帶來實際的經濟增益,很難長期持續。」

火鍋店負責人黃先生坦言,市民去光顧黃店,可能只是一個熱潮,「熱潮一過我們也很害怕,沒有人再這樣做,我們家的店開了8年,經歷過高低潮,我們都有個問號,熱潮過後會怎樣呢?會否走下去,不是我們決定,是顧客決定。」

經濟學者徐家健則說,「這場風波大家都不知幾時結束,可能很久之後才結束……就算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算是暫時結束,但很多人已經習慣了這種消費,如果一直有人記錄哪家店是『黃』,那些人已習慣了,就不難去維持。」

 

【往下看更多】

變態男「3條雨傘節」逼正妹啪啪 完事沖澡卻被咬慘死

人夫脫褲性侵24歲繼女!被妻驚見獸行 怒把4歲童拋窗外慘死

高材生疑破解刮刮樂公式 狂中66張抱走1.7億獎金

 

【今日最熱門】
HBL點將錄》南山高中隊魂 後場指揮官陳力生
DIY到升天!北市外籍師暴斃下體噴血 高大成找到原因
雞排妹賣聯電大賺20% 散戶高檔快逃?分析師:行情持續發燒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