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後翼棄兵:Netflix熱播劇是否淡化了棋壇性別歧視?

費爾南多·杜爾特(Fernando Duarte) - BBC國際台記者 2020/11/30 15:17 費爾南多·杜爾特(Fernando Duarte) - BBC國際台記者 字級:
讀稿
後翼棄兵:Netflix熱播劇是否淡化了棋壇性別歧視?

▲《後翼棄兵》展示了虛擬人物貝絲·哈蒙在60年代活動時面臨的難題。(圖/Netflix)

在Netflix的劇集《後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中,有許多動人的場景。這部劇圍繞虛擬人物國際象棋(又稱西洋棋)女神童貝絲·哈蒙(Beth Harman),故事背景建立在上世紀60年代。

在一場戲中,一名經驗豐富的男選手在棋盤上輸給她之後,抬起了哈蒙的手背,輕輕留下了一吻。

對於蘇珊·波爾加(Susan Polgar)來說,在她多年作為國際象棋棋手的經歷中,當類似情況出現時,這種禮貌的對待並不會發生在她身上。

「我記得有一次我的對手是六屆美國冠軍沃爾特·布朗(Walter Browne),」波爾加告訴BBC。她是最早得到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特級大師(grandmaster)頭銜的少數幾位女性之一。

「他沒有認輸或說一句『比賽很精彩』之類的,反而打飛了棋盤上的所有東西。」

「它們飛向四處,打到了我和周圍的人,」51歲的波爾加稱。

蘇珊·波爾加
Getty Images
「在我職業生涯中,我幾乎不記得有什麼錦標賽是沒有發生過性騷擾、肢體恐嚇、言語或心理虐待的。」特級大師棋手蘇珊·波爾加稱。

像國際象棋界的許多人一樣,匈牙利裔美國人波爾加對《後翼棄兵》對比賽的刻畫進行過公開稱讚,她對這部劇集對國際象棋人氣的推動作用十分興奮(這部劇集自10月發佈以來已經在27個國家點播排行上位列第一)。

但她對劇中對棋界性別問題的刻畫有所保留。

「性別歧視的部分被淡化了。貝絲·哈蒙肯定面臨性別歧視的問題,但跟我和其他選手不得不經歷的遭遇相比,劇中她的遭遇算是小菜一碟。」

波爾加指的是在劇中,由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Joy )飾演的哈蒙在決定參加比賽時被她的男性對手們輕視的情節。

比如,在劇集前幾集的一場戲中,哈蒙被迫在一場錦標賽中與另一名女性選手競爭,而非與一名男選手較量。

「友善得不真實」

「是的,她確實聽到有人對她講『女孩不應該下國際象棋』這種話,在第一集裏,她也已經面臨別人的打擊了,」波爾加稱。

Scene from The Queen's Gambit showing Beth Harman training with male opponent Benny
Netflix
波爾加表示,在《後翼棄兵》中,男性選手實際上「友善得不真實」。

「但跟很多女性棋手在真實生活中不得不經歷的遭遇相比,這不值一提。」

她表示,實際上在《後翼棄兵》中,「男性選手友善得不真實」。

「在我職業生涯中,我幾乎不記得有什麼錦標賽是沒有發生過性騷擾、肢體恐嚇、言語或心理虐待的。」

蘇珊·波爾加出身一個國際象棋神童之家。她的兩名妹妹朱迪特(Judit)與索非亞(Sofia)也是著名棋手。朱迪特還被認為是史上最優秀的女棋手,曾在包括男女棋手的全世界排行榜上排名第八。

然而如果我們考慮當時的氛圍對波爾加姐妹有多不利的話,便會對她們的命運更加肅然起敬。

棋盤上的性別不平衡

理論上,至少與肢體競爭的體育競技項目相比,國際象棋在競技水平上一個無關性別的項目。

但在1950年「特級大師」頭銜正式出現後,全世界曾獲得的這一頭銜的1928名棋手中,只有37名是女性。

在世界國際象棋聯合會(FIDE)目前的世界排名前100人排行榜上,只有來自中國的侯逸凡一名女性。她排名88位。

根據世界國際象棋聯合會數據,在全世界範圍內的正式比賽中,只有16%的選手是女性,但該機構稱,由於採取不同措施吸引越來越多的女性參與這一項目,這個比例也在逐年上升。

在這些努力中,其中一項措施為將女子世界冠軍賽的獎金金額提高至60萬美元左右。

打擊

與其他體育項目不同,在國際象棋比賽中,女性可以與男性同場競技。

一名女童注視著棋盤
Getty Images
留住年輕選手似乎是所有國際象棋機構的一項挑戰。

「我們做的主要的事情之一是保留女性項目。這個做法有爭議,許多人認為這個類別應該被完全廢除,」世界國際象棋聯合會通訊主管大衛·拉拉達(David Llada)表示。

「但以我們的經驗來看,這可以激勵更多女性參與比賽。這給她們提供了一些支持,因為女性在成為大師的路上面臨更多挑戰。」

該機構認為,性別不平衡不可能「一夜之間得到糾正」,但他們認為舉辦只有女性參加的活動可以讓大家關注目前和未來的問題。

「女性項目的獎項只會由女性獲得,這會幫助想以下棋為生的女性。我們也希望更多職業女性選手的出現可以反過來吸引更多女性參與到比賽中來,」拉拉達稱。

選手「逐漸消失」

在不同國家,女性參與率也千差萬別。

但不論在哪個國家,似乎女性選手較男性選手都更容易退出棋壇。

詹妮佛·沙哈德(Jennifer Shahade)曾兩次獲得美國冠軍,她還是美國國際象棋聯合會的女性項目主管。她表示,即便在美國這樣女性選手總數較多的國家,讓女童和年輕女性堅持下棋也是一大挑戰。

詹妮佛·沙哈德
US Chess
前美國冠軍詹妮佛·沙哈德表示,棋界的女童和年輕女性的往往在年齡增長後容易退出。

「在美國的女性參與度高度集中在年輕年齡段,約為15%,而在7歲這個年齡段我們可能可以得到28%的參與率,」她解釋道。

「但當我們看成年人數據時,也就是像貝絲·哈蒙這樣的人,這個數據稍微低一點,」她稱。

沙哈德寫過兩本與國際象棋界女性有關的書籍,她表示,《後翼棄兵》劇中,主角貝絲·哈蒙的決心並未得到像現實生活中會遇到的那種程度的考驗。

「她的確與許多男性關係友好,他們也很支持她,」她稱。

「這個劇集更像是一個講述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對待性別的很酷的模型,」她認為。

「而且,由於同類選手太少,女孩子往往會放棄下棋。」

性別歧視的後遺症

蘇珊·波爾加在21世紀早期退役,她十分肯定,與她做選手的時候相比,現在致力於入行的女性面臨的條件得到了改善。但她認為,整個行業的大環境仍然「對女性相當不友好」。

波爾加與多名女童棋手合影
Susan Polgar Institute for Excellence in Chess
波爾加稱,如果想要留住女童和年輕女性,需要讓她們看到她們在這個行業並不孤獨。

她以另一個親身經歷為例:自2007年以來,波爾加指導了多家美國大學國際象棋代表隊,成為了第一位帶領一支男子團隊贏得國家級獎項的女性,而她還遭遇了許多男性同行的輕視。

「我們贏的時候,一些對手學校的教練仍然拒絶與我握手,或者祝賀我,」她說。

「所以如果你想讓女童和年輕女性留在棋界,你需要讓她們看到她們並不是形單影隻地身處一個男性統治的領域。」

「對於在上學時便已開始下棋的女孩子們來說,她們受到的打擊已經夠多了,甚至多到她們開始問自己:『我為什麼要面對這些?我不想總是聽到別人對我講我不夠好』,」波爾加表示。

《後翼棄兵》劇照
Netflix
女性棋手們希望《後翼棄兵》的成功可以吸引更多信任進入棋界。

這也是為什麼她和她妹妹朱迪特等人在社交媒體上大力推薦《後翼棄兵》。

這部劇集的高人氣不僅是一個宣傳國際象棋的機會,還是吸引未來新選手的「誘餌」。

「如果要說有什麼作用的話,好像許多家長因此開始想讓他們的女兒和侄女外甥女下象棋了,」詹妮佛·沙哈德笑稱。

「這是我們可以為應對棋界性別不平衡所做的最積極的事情之一。」

這還可以啟發人們看到這個項目的性別歧視的諷刺性。在國際象棋比賽中,女性角色王后是棋盤上最為強大的棋子。

網飛熱播劇「後翼棄兵」引起人們對國際象棋女棋手的關注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往下看更多】

方方專訪:抗疫不成功的國家一定有其自身問題

BBC巾幗百名楊紫瓊:「我們終於有了自己的超級英雄尚氣」

新冠疫情下大量印度女性殺入股市

 

【今日最熱門】
快訊/國一竹北交流道連環撞車禍 1駕駛被夾殺慘死
小甜甜4月大孕肚曝光 狂噴母愛:忘記怎麼性感
金門苗栗縣長赴桃園捐物資 澄清避桃令風波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