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高山向我低頭 海水為我讓路」魔鬼訓練432小時 爬完天堂路成蛙兵

2018/09/26 13:43 字級:
「高山向我低頭,海水為我讓路」,這是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也是俗稱「蛙人」的座右銘,象徵著一旦戰事爆發,他們會第一個衝鋒陷陣,保家衛國。要成為蛙人不容易,得先經過長時間的魔鬼訓練,撐到最後一關天堂路才能成為正式的蛙人。

★最新最熱門影片你還沒看過?
【EBC東森新聞有IG了,一起追蹤吧】

▼(圖/翻攝自影片)


▼(圖/翻攝自影片)


▼(圖/翻攝自影片)


首先是為期8到12週的「兩棲專長訓」,內容分別為跑步、游泳、操舟,每一期訓練結束後,還得通過綜合考驗週(克難週)。長時間的睡眠不足,全身痠痛,體力、耐力、意志力的磨練,儘管已不如受訓前精神飽滿,但他們的眼神是無比的堅定。

▼(圖/翻攝自影片)


▼(圖/翻攝自影片)


在歷經六天五夜的克難週考驗,隔日一早的天堂路,是小蝌蚪正式成為蛙人的最後一段里程。全長50公尺的天堂路鋪滿了尖銳的咾咕石,蛙人們只穿著泳衣,赤裸著上半身在石子路上匍匐前進、翻滾,一旁還有人潑灑鹽水。過程中難免會留下傷口,家屬們看了是百般不捨,但對蛙人們來說,這些都是榮譽的象徵,是人生中最重要最難忘的經歷。

往下看更多新聞

每當國軍對海實彈射擊後,總有群水下戰士在海中處理未爆彈,甚至空難發生時,肩負打撈遺體作業,協助完成罹難者返家的最後一哩路,他們是有「怒海潛將」美名的水下作業大隊。

▼(圖/中央社)

水下作業大隊隸屬海軍艦隊指揮部,他們鮮少在媒體鏡頭前曝光,但對國軍來說,重要性卻不可言喻,也無法取代。

除了定期進行艦船的水下裝備檢查,近期823南台灣水患、民國104年復興航空空難、90年納莉颱風造成北捷淹水,甚至國軍實彈射擊後的未爆彈處置,水下作業大隊無役不與,滿滿的工作記錄與來自各界的感謝狀,井然有序陳列隊史館中,細數戰功彪炳的過往。

「基隆河的水是混濁的,隊員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河水中,僅能用摸的、憑觸感尋找遺體。」水下作業大隊長楊文堅上校談起復興航空空難搜救過程說,隊員深入水下尋找生還者或遺體,心理壓力難免,但如何克服是平日訓練項目之一。

楊文堅說,他常告訴隊員,要抱持做善事心態搜索罹難者,不要有恐懼,「因為你們是罹難者返家的最後一哩路」,而讓他感動的是,即便冒低溫執勤,收隊後沒有人向他喊累、抱怨。

▼(圖/中央社)

水下作業大隊深海岸勤作業組副組長楊昀叡指出,每次打撈遺體,心裡總感到沉重,也希望類似事件不要發生,但救災救難任務的執行,對他來說很有意義,更是軍人、民間的一種連結,也是做好事、種福田,心中並不會畏懼。

楊昀叡談起第一線執行打撈時,常會碰到情緒激動的家屬,搜救人員心裡很清楚,有時任務已經不是在救命,而是在搜尋遺體,如果情緒跟著家屬起伏,容易做出錯誤判斷,他時常這樣提醒隊員。

除了打撈遺體,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莫過於拆解實彈射擊演訓後在水下、灘頭的未爆彈。

國軍每年有近百場的對海實彈射擊演練,但總會有彈藥在還沒引爆前就掉入海中,成了未爆彈。因此在實彈射擊期間,水下作業大隊、操演單位都會派員在制高點持望遠鏡觀測,紀錄未爆彈落點位置,再派員水下搜索。

「引爆未爆彈是水下作業大隊最危險的任務」,楊文堅說,爆破相當危險,執勤前都會進行任務風險評估,也會在每季執行專精訓練;水下作業大隊每年度有4次專精訓練,每年度主軸都不同,例如今年度就是械彈處理專精訓練,除了水中工作能力,也訓練隊員具處理械彈能力。

▼(圖/中央社)

除了未爆彈外,若國軍對靶船精準武器射擊,靶船卻未因此沉入海中,這時仍得出動水下作業大隊進行二次爆破,讓靶船沉入海中成為人工魚礁。

隊員指出,若靶船承受第一次火力攻擊,造成水線以下破洞、無法由拖船拖帶,經評估後會由水下作業大隊出動一組6個人的人力,下水將炸藥包貼在船身上,炸出破洞後讓靶船沉入海底;出勤前也會依靶船狀況計算藥包,做最精準的配置。


 

【往下看更多】

老夫妻進香突開進墳墓 見迷路母子秒懂:是白沙屯媽

大甲媽回鑾轎頂掛500萬大金牌 是「全台最強大哥」送的

好消息!中南部有望下雨 氣象專家揭關鍵:有點樣子了

 

【今日最熱門】
酒後墜飯店電梯井慘死 家屬求償2千萬結果出爐
快訊/北市君品酒店失火狂冒煙 消防員灌救中
開放自費AZ疫苗 部桃、台大名額即刻秒殺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