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達賴喇嘛:全球70億人「需要一個共同的認知」

2020/06/17 13:06 字級:
讀稿
達賴喇嘛:全球70億人「需要一個共同的認知」
▲雖然全球處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之下,但是作為藏傳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仍然認為世界要有樂觀的理由。他接受BBC記者賈斯汀·羅拉特(Justin Rowlatt)訪問時表示,如果地球上70億人能夠形成一個「共同的認知」,他們甚至還有可能聯合起來解決氣候變化的問題。(圖/Getty Images)

第一次見到達賴喇嘛的時候,他捏了我的臉頰。

有人捏你臉頰已經是不太常見的了,更何況是一個被很多追隨者看作是活佛的人。但是,達賴喇嘛是一個調皮的人,喜歡跟採訪者鬧。

當然,現在這樣一個勢態是不可能的了——我們的最近一次對話是通過視頻會議應用程式進行的。

專訪達賴喇嘛:新冠疫情中 同情心和人性很重要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達賴喇嘛很快就出現了,坐在鏡頭前,微笑著調整他那件深紅色的長袍。

「五點半,」他咧開嘴笑說。他雙眼亮了起來:「太早了。」我們都笑了,他又在逗我。

這位西藏精神領袖同意接受訪問時,我很高興,但當他的秘書告訴我,將會是印度時間早上9點時,我有一點點失落。

那是英國時間凌晨4點30分,就是說我要3點30分到達辦公室。

製作這段採訪的詹姆斯·布萊恩特(James Bryant)幫了我一把。

「雖然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次真的非同一般,」他寫道。

達賴尊者的秘書很客氣地同意了將訪問改到印度時間10點。

於是,在上星期三的5點,我已經在BBC的倫敦辦公室,看著從印度達蘭薩拉傳過來的視頻訊號。

兩邊的反差簡直再明顯不過。

我坐在一排排空無一人的辦公桌中間,灰暗的燈光只亮了一半;而在喜馬拉雅山腳下一個宮殿裏,身披紫色和藏紅色長袍的僧侶走來走去,在一個鍍金色的房間裏調整著線路和攝像機。

山上明亮的陽光透過窗戶穿了進來。在一個有冰雪山景的宮殿裏度過疫情封鎖的時光是再好不過,達賴喇嘛也承認這一點。

。
Getty Images
達賴喇嘛接受BBC記者視頻連線訪問時,談到同情心的重要性。

「我們這裏有非常純淨的水和新鮮空氣,我在這裏過得很平靜,」他告訴我說,一邊再次擺出他招牌式的大笑。

他同情那些在這次嚴重的大流行疫情中受苦和擔驚受怕的人們,但是他說,還有很多事情具有啟發性,而且值得慶幸。

「很多人不顧自己的安危,去幫助別人,這非常好。」

然後達賴喇嘛笑了。「當我們面對著一些悲慘的狀況時,同情心這種更深的人性價值就展現出來了。」

我問他,對於那些擔心和害怕的人們有什麼建議。他說,重要的是,試著不要擔心太多。

。
Getty Images
達賴喇嘛在麥克羅幹吉流放的家。

「如果有辦法去克服你的狀況,那要努力,無需要擔心,」他解釋說。

「如果真的沒有辦法解決,那擔心也沒用,你什麼也做不了。你只有去接受它,就像人會老一樣。」

再過幾個星期,達賴喇嘛就85歲了。

「去想我太老了,老人沒用了,這樣沒有意義,」他接著說。

「年輕人身體壯,他們的頭腦是鮮活的,他們能夠為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作貢獻,但是他們又太過激動,」他笑說。

「年長的人更有經驗,他們能夠幫助教育年輕人。我們可以叫他們冷靜,」他說著又大笑起來。

他相信,年輕人將會是在最前線,去解決他現在其中一個最迫切的擔憂:解決環境問題。

他說,他已經在他的有生之年看到了氣候變化的影響。他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似乎頗為激動。

,
Getty Images
1937年的達賴喇嘛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生於1935年西藏的高原上一條偏遠的村落。

他在1937年被認定為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的「祖古」,即轉世靈童。

「我在西藏的時候,」他告訴我說,「我對於環境沒有認識。我們將它看作是理所當然,當時我們可以在任何一處水流喝水。」

直到他去了印度,以及之後開始周遊世界時,他才意識到,世界已經受到了怎樣的破壞?

「我在1960年來到達蘭薩拉這裏。那個冬天下了很多雪,之後是一年比一年少。」

「我們必須認真地對待全球暖化,」這位藏傳佛教領袖說。

。
Getty Images
印度麥克羅幹吉地區上,被淺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腳(2017年1月)。

他敦促世界,在風力和太陽能上做更多的投資,漸漸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他告訴我說,重要的是我們要認識到,我們不是單一的個體,我們要依賴我們所在的群體。

「無論你的家庭多麼富有,沒有了社群,你是無法生存的,」他說。

「在過去,人們過份強調了我的那塊大陸、我的國家、我的宗教。現在這種想法已經過時,現在我們真的需要70億人類有一種同一性。」

他說,這可能是從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危機裏得出的其中一件積極的事情。

但是,他指出,世界很快就從這次病毒的威脅下覺醒過來,但是全球暖化是一個更有威脅的隱患,它是在「一個個十年」中到來。

這或許看起來沒那麼迫切,而他擔心,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它已經超出我們的控制。

這場挑戰也與達賴喇嘛另一項重大的事業有關:教育。

The Dalai Lama in 2012
Getty Images

「全世界應該更加關注如何轉化我們的情緒,」他對我說。

「它應該屬於教育的一部分,而不是宗教。教育頭腦的平靜,教育如何得到頭腦的平靜。這是非常重要的。」

然後,就到了這個訪問當中最難的部分。我想要談論達賴喇嘛自己的死亡——或者更凖確地說,是關於他的轉世問題。

這不僅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死後會發生什麼,將是關乎整個藏傳佛教以及西藏解放運動的關鍵。

中國軍隊在1950年進駐西藏,宣稱對這個地區行使主權。

很多藏人極力反對這個他們看作是非法侵佔的統治。

作為西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一直是這場反抗的標誌性人物。

。
Getty Images
麥克羅幹吉的一名藏傳佛教僧侶。

他提醒了我,他過去曾經說過,他的死亡很可能標誌著達賴喇嘛轉世這一偉大傳統的終結——「達賴喇嘛」這個字眼在藏語隱含著「偉大的上師」之義。

「它可能會隨著這一個喇嘛尊者而終結,」他一邊笑,一邊指自己的胸口對我說。

他說,西藏和蒙古的喜馬拉雅佛教僧人將會決定下一步如何。

他們會決定,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是否已經轉世成下一位靈童。

這可能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被現在這位達賴喇嘛確定為藏傳佛教第二號人物班禪喇嘛的男孩,已在1995年被劫持。通常尋找達賴喇嘛下一位轉世靈童的事務,是由班禪喇嘛領導的。

達賴喇嘛表示,他的追隨者如何決定,對他而言已經不是問題。

「我自己是沒有興趣了,」他笑著說。

他的希望是,他生命的最後一天到來時,他仍然保有自己的好名聲,並且能感覺到自己為人類作出過貢獻。

「然後,就結束,」他再一次笑說。

就這樣,我們的訪問也結束了。

 

【往下看更多】

8年睡3000人!正妹揪3女組「4大金剛」 心寒跳海

成真了!古代「2神書」料中: 2020水災、瘟疫

阿嬤問路驚見影分身!孫女笑瘋PO網 結局神展開

 

【今日最熱門】
恭喜!36歲田馥甄爆好消息 「雙胞胎」生出來了
父炸3兒領1200萬保險金後消失! 1年後詭異事情發生
陸20大企業將遭封殺?美宣布:華為、中興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