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翁立友崩潰「我是受害人」 拜託雞排妹提告:法院還清白

2021/02/05 15:25 東森新聞責任編輯 周怡霏 字級:
讀稿
翁立友崩潰「我是受害人」 拜託雞排妹提告:法院還清白

近日雞排妹指控藝人翁立友在遊戲公司的尾牙上對她性騷擾,引起外界討論。今(5)天翁立友特別開設記者會說明,他身穿一身白色西裝進場,他先是雙手合十感謝大家到場,接著說明他對於這一段時間紛紛擾擾「我不是躲起來,我只是很無奈的在思考著這次事件」,本想說謠言止於至止於智者,但沒想到這個想法並不從人,他直言自己是「受害人」。

市場最低價!智能跳繩速燃熱量 跳繩10分鐘=跑步30分鐘~

翁立友表示,這段時間我過得非常不開心不舒服,說明自己是一個受害人,這個事件從頭到尾,開端都不是他引起的,但是變成他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他強調過去、現在、未來,他從來不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如果有人質疑他可以提出告訴,讓法院來證明他的清白。

 

▼雞排妹前往現場參加記者會。(圖/東森新聞)

 

翁立友感嘆,他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表演者,這是他的工作「但是現在整個都變調了,我想哭,但我連哭的空間都沒有」更哽咽透露,他母親擔心到每天都在哭,甚至表示如果他自殺,母親會很難過「她這輩子就永遠抬不起頭了,所以我沒有這個權利」,呼籲那些不愉快的人「拜託你們提告」,希望透過法院還他清白並再次強調他就是受害人。

 

對此,翁立友的律師也表示,這次的事件已經對豪記唱片造成損害,公司已委託事務所進行蒐證,未來不排除向雞排妹提告。

 

 

翁立友聲明稿全文:

大家好,這段時間讓大家擔心了,這一段時間的紛紛擾擾,我不是躲起來,我只是很無奈的很無奈的在思考,這次大家認為的性騷擾事件,我本來想說謠言它會止於智者,但是這個想法沒想到並不從人願,沒辦法沒想到滿足大家的認知跟需求。
(嘆氣)
所以這段時間我過得非常不開心不舒服,所以我想用另外一種方法來表達我的感覺,我要來面對,不是不勇敢面對,要來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已經想了很久。我是一個受害人,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這個事件從頭到尾開端都不是我引起的,但是變成我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整個性騷擾這個名詞,我深深的思維過,讓我非常痛苦,讓我非常的痛苦,我要跟大家報告過去、現在、未來,我從來不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我再一次懇切的跟大家報告,我從來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如果有任何人,請他們提出告訴,讓司法、讓法院來證明我的清白,這樣才比較公平一點。

 

我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表演者,這是我的工作,我熱愛我的工作(嘆氣),但是現在整個都變調了,我想哭,我連哭的空間都沒有,這件事情發生,我的母親擔心到每天都在哭,這讓我非常的不捨,我想要發洩情緒告訴大家我沒有做過什麼,為什麼會有人說我做這件事情,這麼不堪,本來以為讓有智慧的人來去做判讀,但是又不行,最後我甚至我連想自殺的權利都沒有,我想過為什麼我沒有這個權利。我想到阮玲玉留給世人最後的遺言「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的可怕恐怖,在這次的事件當中我才能深深的體會,她當初是多麼的無助多麼的無奈,現在我唯一的權利,還有我想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如果我做了這件事,我翁立友這個名字,就再也不會是清清白白。如果我自殺,我的媽媽、我的母親,她這輩子就永遠抬不起頭了,所以我沒有這個權利,我不能做這個事情,但是我現在唯一擁有的權利就是,這次的事件發生不愉快的人,拜託你們提告。

 

我沒有權利要求你跟我道歉,但是我有權利請求你拜託你來告我,還我一個清白,我有我的夢想,我希望我能夠,讓我的媽媽這輩子過著安穩的日子,這是我的夢想;我還有一個夢想,就是我討一個老婆她的老公是清清白白的,我希望以後我的小孩她的爸爸是清清白白的。難道這次事件我不是受害者嗎?

 

今天這個聲明會大家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大家想要問的,也就是我要去跟法官說,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的性騷擾事件,也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所以記者先生小姐們,如果你們用心去思考,你們就會明白了。立友現在的立場、現在的處境,就是受害人,謝謝大家,謝謝。

 

東森新聞關心您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封面圖/東森新聞)

 

 

【往下看更多】

LIVE/雞排妹踢館開直播 豪記派懷孕9月員工:別為難孕婦

調虎離山!雞排妹剛走8分鐘 翁立友終於現身了

快訊/雞排妹回來了「硬闖記者會」 正面對槓翁立友

 

【今日最熱門】
台灣慘了?旱象恐害台積電減產 他示警3後果:全球晶片斷鏈
男駕車高速躲攔檢 警狂追32km驚見「腐屍坐副駕」
傳播妹遭退貨猛砸電視 親曝賠償價碼:是在哈嘍膩啦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