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習近平「南巡」之際 數字人民幣在深圳首測有何看點

2020/10/16 15:49 字級:
讀稿
習近平「南巡」之際 數字人民幣在深圳首測有何看點
▲(圖╱Getty Images)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南巡」深圳之際,中國央行發行的數字人民幣在深圳首次面向公眾測試,為這個貨幣領域的最新試驗揭開面紗。

10月11日,深圳市政府表示,5萬在深圳的個人通過抽籤搖號獲得「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其中包含200元數字人民幣,可在指定商戶進行消費。

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週年慶祝大會上表示,支持深圳開展數字人民幣內部封閉試點測試,推動數字人民幣的研發應用和國際合作。與此同時,中國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方案中也明確,在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深圳下屬機構的基礎上成立金融科技創新平台。

多重利好使深圳的數字人民幣試點走在前列。2014年,中國央行開始研究數字法定貨幣;2017年,開始正式組織商業銀行和其他有關機構,共同研究建立數字人民幣體系(DC/EP)。今年,央行逐漸明確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4+1」區域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

「數字人民幣」初露端倪,外界的疑惑大於興奮。在中國,微信和支付寶為主的電子支付早已大範圍普及,「數字人民幣」有什麼區別?有什麼好處?更重要的是,有什麼隱憂?

.
Getty Images

什麼是「數字人民幣」?

你可能經常看到對數字人民幣的另一個稱呼是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首先,數字人民幣(DCEP)是人民幣,因此是由中國央行發行的法定貨幣。這意味著DCEP有國家信用背書,在中國具有無限法償性,只要能使用電子支付的地方,就不能拒絶接受。

其次,DCEP的特點是「數字」。DCEP是數字化形態,沒有物質實體。最直接的好處是貨幣發行成本將大幅降低。無論是紙幣還是硬幣,印製、回籠、運輸、儲藏,以及防偽技術的研發和迭代,各環節成本都很高。DCEP將直接省去這些成本。

中國人民銀行(中國的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將其形容為「具有價值特徵的數字支付工具」,換言之就是如紙幣一樣,不需要賬戶就可以交換的數字貨幣。

如果設想具體的應用場景。紙幣時代,人與人的交易時,交換紙幣就可以。

DCEP時代,紙幣變成一串加密之後的字符,通過手機上的APP承載,交易時通過掃描二維碼或者近場通信功能,就能實現交換。

兩者的功能和屬性一樣,只不過形態由紙製變為數字化。

都有微信和支付寶了,還要數字貨幣幹什麼?

聽起來,DCEP交易的過程與微信支付、支付寶,甚至香港的八達通拍卡都很像。這些電子支付手段已經普及,還要數字人民幣有什麼用?

從用戶的一端感知,區別確實不大。但是很多場景中還是有明顯感知。

第一個特點是覆蓋面廣。在中國,電子支付領域屹立著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兩個巨頭,佔據了大部分市場,競爭之下也各自劃分領地——比如,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天貓等平台,只能使用支付寶,而不能使用微信;而騰訊投資的京東等平台只能使用微信支付,而不能使用支付寶。

但DCEP是法定貨幣,在中國具有無限法償性,只要能使用電子支付的地方,任何平台都必須接受。

其次,不依賴銀行賬戶。使用支付寶、微信等電子支付手段,第一步就是要綁定銀行卡。相比之下,從本次深圳試點數字貨幣的細則中可以發現,用戶申領數字人民幣紅包不需要賬戶。

換言之,數字貨幣的使用可以脫離銀行賬戶體系,與使用紙幣現金一樣,在流通過程中可以獨立與銀行體系進行。

這麼做的好處在於安全性。如果微信或者支付寶倒閉,進行破產清算,用戶存在裏面的錢會面臨危機,甚至存款賬戶的商業銀行出現兌付危機,賬戶裏的錢可能難以提取。雖然發生機率很小,但風險依然存在。而手機裏存著DCEP與手裏持一疊現金一樣,不受中間機構破產風險的影響。

最後,相比電子支付,DCEP還有一個優勢,即「雙離線支付」——比如在信號不好的偏遠地區,兩台手機都無法聯網,那麼微信和支付寶都無法使用,但DCEP依然可以交易,不需要聯網,兩個手機一碰,數字錢包裏的錢,就能轉給另一個人。

對支付寶和微信等電子支付平台而言,DCEP有衝擊,但衝擊可能不大。

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徐遠認為,如果央行手機錢包做得非常好用,可能會對支付寶和微信產生衝擊。但它就只是一個底層的基礎設施,功能上不會做的非常複雜,這就為商業機構留下了空間,在此基礎上進行改善,做得更便利、更高效。

換言之,此前微信和支付寶是在商業銀行的紙幣存款賬戶基礎上進行支付,以後在數字貨幣的基礎上支付,渠道和場景變化不大。

數字貨幣為何能夠打擊洗錢?

傳統的紙幣現金是完全匿名的,交易雙方不會留下交易痕跡。因此,洗錢、涉恐活動融資等經常使用現金交易。

電子支付的匿名性差得多。無論是通過銀行,還是通過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平台,交易都會留下痕跡。因此也帶來用戶交易隱私問題。支付寶就曾因為該問題而受到詬病。

數字人民幣則介於兩者之間,在交易過程中與紙幣相似,完全匿名;但在後台對央行這一第三方披露交易數據。

中國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將其稱為「可控匿名性」。他近期撰文表示,「如果沒有交易第三方匿名,會洩露個人信息和隱私;但如果允許實現完全的第三方匿名,會助長犯罪,如逃稅、恐怖融資和洗錢等犯罪行為。」

這意味著央行事實上追蹤錢款流向,中間的其他支付機構則很難獲取相關信息。

央行一旦掌握海量的交易數據,宏觀上,可以控制貨幣量,制定更精凖的宏觀經濟政策;微觀上,可在扶貧、賑災、慈善等具體場景中實現追溯功能,甚至利用大數據分析,對洗錢和金融詐騙等金融犯罪進行篩查和打擊。

觀察人士擔心,這樣一來產生的「超級央行」將可能對居民生活和行為過多干預,如果沒有限制權力的有效制度,可能導致權力濫用,對整個社會而言得不償失。

數字貨幣帶來的疑慮

除了對「超級央行」的權力濫用的擔憂外,DCEP可能引發的「金融脫媒」現象稱為金融業界討論的重點。

所謂「金融脫媒」,與DCEP脫離銀行賬戶體系直接相關。

以前,央行發行紙幣,人們獲得紙幣後在商業銀行開設賬戶,存儲和管理紙幣。但是DCEP到來後,人們可以直接在手機的數字貨幣錢包裏管理DCEP,這意味著,人們直接跳過現存的銀行體系,在央行直接開戶管理自己的貨幣。

央行在信用等級上遠高於商業銀行,因此業界擔心,人們不再需要在商業銀行存款,與此同時,「超級央行」將有能力掌握全社會交易信息和貸款投放能力,對其他所有商業銀行實施擠出效應,進而影響其貸款投放能力,社會融資成本增加,實體經濟受損,此即「金融脫媒」。

極端情況下,甚至會顛覆現有金融體系,出現央行「大一統」局面。

範一飛表示,央行將採取「中央銀行-代理投放的商業機構」的雙層投放模式,來避免「金融脫媒」。此舉將不改變現有貨幣投放體系和二元賬戶結構,不會構成對商業銀行存款貨幣的競爭,不會增加商業銀行對同業拆借市場的依賴,不會影響商業銀行的放貸能力。

即便如此,顧慮依然存在。一旦「數字人民幣」開始大規模推行,中國將向無現金社會邁出一大步。雖然短期內,紙幣與數字貨幣並行的狀態將會持續,但也引發外界擔憂,老年人、貧困人口、邊遠地區人口,對智能手機操作不熟悉,甚至無力購買和擁有智能手機,他們是否會在這一過程中面臨歧視,而承受更多痛感。

徐遠向中文媒體表示,在更長遠的未來,ATM機可能會消失,整個金融設施、金融業態、商業形態等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比如,未來人們手中可能不會有大量的電子現金,其手機裏的電子錢包APP可能會直接鏈接貨幣基金賬戶,因而存款將大幅減少,未來銀行的業務或將大致分為兩大類:理財業務和貸款業務,那些掌握著高技術、大數據庫和較強數據分析能力的大銀行將更有競爭優勢。

在徐遠看來,「數字人民幣」將開啟人類貨幣體系新紀元。

「多年以後回頭看,2020年會因為兩件事情而刻入歷史坐標,一是新冠肺炎疫情,一是數字貨幣。基於對貨幣底層邏輯和人類社會發展軌跡的理解,後者的影響可能比前者還要深遠得多。再過二三十年回顧當下的疫情,可能會發現不是一件太大的事情;但數字貨幣落地後,整個人類社會的商業形態、金融形態等都會發生巨大變化。」

 

【往下看更多】

中國鄰國吉爾吉斯斯坦「變天」 一帶一路烏雲籠罩

外高加索戰場停火脆弱 硝煙後面的大國博弈從未歇止

習近平南巡:僑鄉潮州嚴密保安下談「更高水平自力更生」

 

【今日最熱門】
擄殺長榮女大生!冷血嫌遭起底「啃老沒女友」 鄰居震驚:他很乖
1年賺嘸10萬!謝佳見「百億身家」曾淪撿剩菜吃 悲慘童年曝光
7.0強震突襲愛琴海地區!房屋傾倒如積木 驚悚畫面曝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關鍵字: 習近平 南巡 深圳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