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共享單車ofo驚傳破產!逾千萬人排隊追討押金90億

東森財經新聞 2018/12/19 11:45 東森財經新聞 字級:
讀稿
共享單車ofo驚傳破產!逾千萬人排隊追討押金90億

▲共享經濟成就了許許多多互聯網新貴,其中ofo共享單車便是其中較為成功的例子。(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共享經濟成就了許許多多互聯網新貴,其中ofo共享單車便是其中較為成功的例子,在一年內完成高額融資,甚至讓創辦人戴威登上富豪榜,但在2018年便開始走起下坡,引發許多的負面新聞,更傳出資金問題,近期,由於資金鏈斷裂,爆發用戶要求退押金潮,截至昨晚,超過1000萬名用戶申請退款,以每人199人民幣(約896元台幣)計算,總共要退13.9億元人民幣(台幣89.55億)。

 

ofo於2017年便由數位天空科技(DST)領頭,滴滴、中信產業基金、經緯中國、Coatue、Atomico、新華聯集團等知名企業完成4.5億美元(139.6億台幣)的融資,隨後,ofo便開始拓展大陸海外業務,首個城市在2017年2月落腳新加坡,至今,OFO已投放共享單車超過1000萬輛,入駐全世界21個國家/地區的250餘座城市,擁有2億用戶。

 


▲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ofo在海外的市場大幅縮水;8月31日將全面退出西雅圖市場,並宣布將著手關停澳大利亞業務。(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可惜,好景不長,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ofo在海外的市場大幅縮水;8月31日將全面退出西雅圖市場,並宣布將著手關停澳大利亞業務。根據外媒報導,ofo還將從印度、以色列、中東、澳洲、德國、美國、西班牙、韓國等8個國家撤出或暫停業務。

 

由於ofo獲得巨額的投資,所以採用車海戰術,在各地加大了投放力度,導致在入駐市場之後造成了許多的社會問題,照成了許多用戶的反感而被清退,其中包括:「堵塞人行道和盲道」、「給殘疾人帶來了危險」、「交通違規」、「街頭廢鋼」、「造假」、「回扣潛規則」、「支付詐騙」等問題…

 

再加上負面新聞層出不窮,ofo不到一年便傳出了多次資金問題,在外界看來,從去年底開始,ofo便遭到供應鏈欠款、用戶押金擠兌、資金鏈斷裂的傳聞不斷帶來龐大的打擊。

 

▲ofo押金去年大漲價,從99元漲至199元,價格是漲了,但服務品質卻沒有漲,包括損壞率、找不到車、更傳出破產、重組等消息。(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根據綜合媒體報導,ofo押金去年大漲價,從99元漲至199元,價格是漲了,但服務品質卻沒有漲,包括損壞率、找不到車、更傳出破產、重組等消息,引發許多的租戶要求退還押金,而這次的事件便是有網民抱怨等了很久都拿不到退款,才會爆發退還押金的恐慌潮。

 

從本月17日開始,ofo的北京總部就被大量民眾包圍,排著長長的隊伍在等待退款,從大樓的5樓一直排到大街上,且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而ofo方面也只接受登記,不接受退款付現,ofo的網站更是被登記退款的網民灌爆,ofo也針對這事項作出回應,表示這些人登記之後,3天內就可以領到退還的錢了,但依照ofo的退款規定的話,是15天內可以領到退款。

 

ofo據點全球遍布,用戶更是高達2億人,市值超過30億美元(約915億台幣),今年度下半的市場縮水,導致其許多的據點紛紛宣布倒閉,而網路上更是傳出,ofo的債務高達65億人民幣(約292.5億台幣),但ofo針對這點是持著否認的態度。

共享單車寒冬!這個小鎮「500間工廠」都已預見結局

▲曾經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生產第一鎮「天津市王慶坨」,昔日因共享單車熱潮而起的500家製造商,如今已倒了200多家。(圖/翻攝自財經網 )

 

2017年6月大陸的共享單車品牌陸續倒閉,曾經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生產第一鎮「天津市王慶坨」,昔日因共享單車熱潮而起的500家製造商,如今已倒了200多家。包括町町單車、小藍單車、酷騎單車等品牌相繼倒閉,轉而將風險轉移給了上游供應商,讓「回收二手共享單車」成為一門新產業。

 

2016年共享單車在大陸被炒得如火如荼,當時王慶坨鎮每天都有貨車載運數千輛共享單車前往全國各地,不少工廠均迅速擴增產能。但2017年下半年起,包括悟空單車、3Vbike、酷騎單車、町町單車、小藍單車等共享單車公司紛紛陷入資金危機相繼倒閉。今年4月,共享單車龍頭品牌摩拜單車也被美團以新台幣約810億元收購,共享單車已不再是新創公司熱衷的遊戲。

 

▲風口過後單車小鎮現"共享單車墳場"。(圖/翻攝自財經網 )

 

根據《AI財經社》報導,走訪天津王慶坨鎮,映入眼中的是小汽車飛快奔馳,電動車往來穿梭,不要說自行車不多見,就連行人也比車少,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前後汽車喇叭聲嚇到,在繞著居民區的街道走了20多分鐘,才看到一輛摩拜單車。

 

王慶坨這個小鎮,曾經因為交通便利帶來商機。1990年代初,當地自行車廠工人下崗後紛紛創業,以家庭式作坊的模式生產、銷售低階自行車,2、3年間,王慶坨出現200多個家庭小作坊,在4萬常住人口中,7成以上的勞力從事與自行車生產相關行業,經過1990年代末低階劣質產品的整頓、不合格企業的清理及此後10多年的發展,王慶坨一躍成為大陸北方最大的自行車生產基地。

 

根據大陸當局資料顯示,2015年6月王慶坨鎮民營自行車中小企業達500多家,其中整車企業160多家,零配件企業260多家,產品遠銷歐美、非洲和東南亞等20多個國家,年產值約170億,自行車產業一度吸納全鎮6成以上勞動力,王慶坨的自行車年產量佔了大陸的1/7。

 

隨著民眾收入提高,電動單車開始替代自行車,即便是價格相對高很多的汽車,也因分期貸款而逐漸普及,自行車需求急劇縮減。王慶坨的自行車風光時刻也在2015年起變得黯淡,據天津市自行車行業協會的統計報告,2015年天津自行車產銷量出現首次下滑,下滑比例為3%,2015年大陸自行車產量8026萬輛,較同期下降3.36%。

 

▲到了2017年下半年,部分企業壟斷愈加明顯,一些中小型單車企業開啟倒閉潮。(圖/翻攝自財經網 )

 

直到共享單車熱潮到來,2016年下半年共享單車開始升起燎原之火,自然少不了王慶坨的參與,2017年大陸共享單車產量約為2300萬輛,天津作為重點產區接手6成以上訂單,不少工廠拿到了ofo小黃車的訂單。

 

不過到了2017年下半年,部分企業壟斷愈加明顯,一些中小型單車企業開啟倒閉潮。2017年6月,悟空單車在營運5個月後宣布退出,成為首家倒閉的共享單車;緊接著酷騎單車因押金難退爆出大量負面新聞;8月,町町單車被曝跑路,再加上禁投令發布,ofo、摩拜也被曝出資金鏈緊張問題,上游王慶坨工廠的日子又變得難過起來。

 

據《AI財經社》報導,一提到共享單車,當地人就怨氣沖天,「這共享單車都把我們搞死了」,自行車廠老闆認為,共享單車給當地企業帶來的影響,一方面單車擠佔市場,甚至把下游零售客戶都擠走了;一方面,單車企業拖欠貨款,導致工廠資金鏈斷裂,他指著對面的廠房,「那家4000多萬元貨款沒拿回來,直接倒閉了,還是個車間廠,比我家大多了,除了自行車廠,還有零件廠、配件廠、組裝廠也倒了不少。」

 

另外環保也是王慶坨所有廠家共同面臨的問題,有人說,現在環保查的嚴,不少小工廠都偷著幹,即使有的廠拿到證書,也會面臨檢查。在自行車製造中,噴漆、烤漆會釋放漆霧和廢氣,不僅污染環境,也損害員工健康,除了廢氣排放外,有工廠職員說,王慶坨小廠居多,不少設施簡陋,安檢和消防設施也有漏洞,諸多壓力下,不少廠房停工整改。

 

【往下看更多】

發津貼了!勞動部三箭齊發 9/30前最高領12.8萬元

3倍券勞師動眾 王世堅喊話中央:立刻發現金就對了!

各縣市疫苗嚴重短缺! 羅秉成:不照順序給再多都不夠

 

【今日最熱門】
東奧看東森》「世界球后」戴資穎強勢登場 力拚闖進女單4強
為何詹家姊妹被討厭?他點出「2關鍵爭議」:詹家難辭其咎
新北燒烤店男持刀殺妻!男同事幫擋刀「臟器外露」慘死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