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新疆人權:海外維吾爾人指控中國政府後付出的代價

喬爾·岡特(Joel Gunter) - BBC News 2021/04/04 13:14 喬爾·岡特(Joel Gunter) - BBC News 字級:
讀稿
新疆人權:海外維吾爾人指控中國政府後付出的代價

▲(圖/BBC)

上月公開指控中國新疆人權問題的女性人士,此後受到騷擾和抹黑。人權組織稱,這些攻擊是中國政府典型的強烈打壓方式,目的是令說話的人閉嘴。

凱爾比努爾·賽迪克(Qelbinur Sedik)做早餐的時候接到一則視頻通話,她見到自己妹妹的名字,大為緊張,兩人多個月來並沒有交談。事實上,賽迪克多個月來也沒有與身在中國的家人有過任何對話。

賽迪克當時身在荷蘭暫住的家裏,在那裏她與多名主要來自非洲的難民共享房間。此前大約兩周,她與另外三名女性接受BBC訪問,講述了指控新疆秘密拘留營內有強暴與虐待的故事。賽迪克曾任職營內的教師。

現在她的妹妹打來了電話。

她接通視頻,豈料螢幕上的不是妹妹,而是她在新疆家鄉的警察。

「你最近怎樣?凱爾比努爾,」警察笑著問:「你和什麼人在一起?」

這不是警察第一次用她妹妹的手機致電。這次,她截屏了。賽迪克說,當該名警員聽到被截屏的聲音後移除了警服上的號碼。之後她再次截屏。


Police composite
BBC

「你要小心想一下」

22名離開新疆後在海外定居的人在過去數周與BBC對話,他們描述了自己被威嚇、騷擾和遭受公眾人格攻擊的模式,認為這是精心設計,希望禁止他們公開在中國遭到人權侵犯的經歷。

聯合國方面估計,中國在新疆的營地裏囚禁了超過一百萬名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中國政府被控一系列侵犯行為,包括強迫勞動、絶育、虐待、強姦、種族滅絶。中國否認指控,稱新疆的營地是「再教育」設施,目的是對抗恐怖主義。

幾名逃離新疆並公開發聲的人,都收到過類似賽迪克那樣的電話,對方是一名在他們家中的警員或官員,或是有家屬被傳召到警署。這些來電提供了一些模糊的建議,要他們考慮新疆家人的福祉,有時候是直接恐嚇會扣留或懲罰他們的親人。

另外一些人則在記者會或官媒視頻中受到公開抹黑,有些人的電話收到大量垃圾訊息以及被黑客嘗試入侵。上周,臉書稱它發現了一場源自中國「極具針對性的行動」,想恐嚇海外維族活動人士。

多名與BBC聯繫的人,他們現在分別在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挪威、荷蘭、芬蘭、德國和土耳其,都分享了一些截圖,裏面是透過WhatsApp、微信、臉書進行恐嚇的訊息。有些人仔細形容了那些電話或視訊的內容,每個人都形容,他們在新疆的家人受到當地警方或國安人員恐嚇或某種形式的拘留。


A gate of what is officially known as a "vocational skills education centre" in Xinjiang
Reuters
新疆再教育營。

賽迪克回憶說,當天早上收到警察透過她妹妹手機打來的電話時,她抱頭痛哭。

「他說,『你要記得你的家人都和我們一起,你要記住這一點』。」

「他強調了多次,然後他說:『你在海外住了一陣子了嗎,一定有很多朋友,你能給我們他們的名字嗎?』」

她拒絶,然後該名警員把她的妹妹帶到鏡頭前,她的妹妹對她大喊:「閉嘴,你現在開始不要再說話!」後是連番侮辱的言語。

「那一刻我無法控制情緒,」賽迪克說:「淚如雨下。」

賽迪克說,該名警員掛斷電話前,數度叫她前往中國大使館,讓使館職員能夠安排她安全回到中國。這是一種典型的指令。

他說:「國家張開雙臂迎接你。」

「厭女攻擊」

這種關於威嚇的報告並非新事物,但維吾爾活動人士說,對新疆人權的相關指控引發更多憤怒後,中國正在變得更強硬。中國政府近幾周展開攻勢,以大量厭女攻擊,矛頭直指那些公開涉嫌性侵指控的女性。

在近期的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發言人徐貴相,舉起了那些提供在扣留營內第一手證言的女性的照片,指她是「騙子」,指一人是「道德敗壞、品行惡劣」,另一人是通姦。

在官方媒體的一則似乎是設計的視頻中,一名女子被她的前夫形容是「道德低下的女子」,中國官員亦形容另一人是「卑鄙小人」和「虐童者」。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Wang Wenbin holds pictures while speaking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in Beijing, China February 23, 2021,
Reuters
汪文斌展示了對外指控遭受性侵的婦女的照片,指她們說謊。

汪文斌披露了一些他所稱的私人醫療紀錄,聲稱可以推翻一名女性聲稱被強制植入宮內節育器的指認。官員們指一些被拘留人士是因感染性病才出現生育問題,而非暴力肉體侵犯,並有一系列宣傳資料指這些女性是「演員」。

圖爾遜娜依·孜堯登(Tursunay Ziawudun)是其中一名在記者會被點名攻擊的女性,她曾經待過新疆的拘留營,現身在美國。她說看完記者會後感到鬆一口氣,因為發言人沒有提到她的家人,但對其他人的遭遇感到非常傷悲。她此前稱自己在2018被囚禁期間遭到過強姦和虐待。

「他們在我身上施加這麼多恐怖的事,他們怎麼可以這麼無情和無恥地公開攻擊我?」她在記者會後接受電話訪問說。

美國喬治城大學的中國歷史系教授米華健說,針對孜堯登和其他人的攻擊顯示中國正「採取厭女方式作為公共溝通的風格」。

「我們有這些女性走出來,講述關於她們被侵犯的非常可信的故事,」他說:「這些回應顯示完全耳聾,誤解性侵和性傷害現在的定義。除了令人懼怕外,這對中國政府只能起副作用。」

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對BBC表示,中方堅持認為這些有關強姦和性侵指控的女性在說謊,公開私人醫療紀錄作證據是合理的。


Tursunay Ziawudun at her new home in the US last month
Hannah Long-Higgins/BBC
圖爾遜娜依·孜堯登現在在美國。

在中國官方媒體上發佈的視頻中,另外兩名與BBC對話的女性成為了目標,她們的家人和朋友侮辱了她們,並指控她們偷錢和撒謊。

根據總部位於美國的維吾爾人權項目上個月發佈的一份報告,中國至少製作了22部視頻,其中的人疑似被強迫發表有腳本的陳述,多數是譴責其家人為騙子或小偷。

英國維吾爾族流亡者阿齊茲·伊薩·艾爾庫恩(Aziz Isa Elkun)多年來一直未能與妹妹還有年邁的母親取得聯繫。在中國官方媒體的片段中,他們稱他為騙子和家庭的恥辱。艾爾庫恩的罪名是引起外界關注新疆維吾爾族墓地被破壞,包括其父親的墳墓。

艾爾庫恩說:「你可以說他們按劇本說話,但是在中國宣傳片中見到我年邁的母親仍然非常痛苦。」

凱爾比努爾·賽迪克(Qelbinur Sedik)說,擔心有朝一日,會見到她丈夫出現在類似視頻。去年年底,丈夫在電話中對她說,中國官員拜訪了他在新疆的家,並強迫他背誦台詞,稱她為騙子。他說他掙扎多時才正確說出台詞,花了四個小時來拍攝。



「也許我們可以合作」

與BBC交談的人描述了另一種常見的騷擾形式——他們被施壓要求監視其他維吾爾族人和相關組織,通常可以換取與家人接觸,保證親戚的安全,獲得簽證或護照。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維吾爾族英國公民說,他在訪問新疆期間和之後多次遭到情報官員的騷擾,讓他監視維族團體和國際特赦組織,並以志願者身份加入這些團體。他說自己拒絶時後接到兄弟的多次電話,要求他這樣做。

離開新疆去土耳其留學的傑夫蘭·西默梅特(Jevlan Shirmemmet)給了BBC一則電話錄音,那是他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有關其家人在新疆被逮捕的幾周後接到的。

來電者說自己來自中國安卡拉大使館,他讓西默梅特「寫下您離開新疆以來一直與之聯繫的每個人」,併發送一封電子郵件「描述您的活動」,以便「大陸可能重新考慮您家人的情況」。另一名在土耳其流亡的維吾爾人描述了同一使館的類似呼籲。

身在美國、34歲的活動分子穆斯塔法·阿克蘇(Mustafa Aksu)的父母在新疆被拘留,他向BBC展示了文字和語音訊息,顯示了一個老同學,現在是中國警察,阿克蘇表示,這名同學向他施壓,要求他提供有關維吾爾族活動人士的信息。

「他說,『也許我們可以合作。我敢肯定你一定想念你的父母。』」


Jevlan Shirmemmet has publicly protested for the release of his mother
BBC
西默梅特公開要求釋放他的母親。

並非所有人都認為自己可以拒絶這些請求。土耳其的一名維吾爾族學生說:「當我拒絶時,他們叫我弟弟和妹妹打電話給我,叫我這樣做。」她提供了警方訊息的截圖,並說:「他們可以把我的兄弟姐妹送到集中營。我有什麼選擇?」

有些人試圖通過逐漸切斷聯繫來保護自己。「您可以丟掉電話並取消電話號碼,」在挪威的維吾爾族語言學家阿卜杜勒韋裏·阿尤普(Abdulweli Ayup)說:「但是你取消電話號碼後,他們會在臉書上與你聯繫,你刪除了臉書,他們便通過電子郵件找你。」

有些人則盡力保持聯繫。在荷蘭的一名維吾爾族流亡者說,在她被封號四年後,她仍然向幼子和父母發送圖片和表情。「也許有一天他們會看到的。」

BBC無法獨立核實各種受訪者提供的電話和訊息背後的人的身份,但維吾爾維權人士說,強迫維族人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已司空見慣。

英國著名維吾爾族活動家拉希瑪·馬赫穆特(Rahima Mahmut)表示:「首先他們提供的是,『你再也不會遇到簽證問題』,又或者『我們可以幫助你的家人』,諸如此類。」她說:「之後,它將成為一種威脅。」

英國外交部告訴BBC,正在「密切監測有關英國維吾爾族僑民遭到中國當局騷擾的報道」,並且「已經直接向中國駐倫敦使館提出了我們的關切」。

中國駐倫敦的大使館對BBC表示,這個故事中的指控是「完全不真實的」,並指感到「莫名其妙,BBC如此輕易地相信中國以外的一些東突厥斯坦分子所說的話」,他們用了「東突」來形容這些人。


Members of Uighur minority hold placards as they demonstrate on February 22, 2021 near China consulate in Istanbul
Getty
上月在土耳其,一批維吾爾族示威者在伊斯坦布爾抗議,擔心被遣返中國。

儘管公眾對所謂的新疆虐待行為的憤慨與日俱增,但與被拘留的估計人數相比,公開講話的人數仍然非常少。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努裏·特克爾(Nury Turkel)表示,中國已經很成功地通過恐懼令人們閉嘴。

「數百萬人已經消失並進入了這些營地,但是我們只有少數維吾爾人反對拘留親人,」特克爾說:「為什麼?因為他們害怕。」

一些批評中國政府的維族人設法與親人保持有限的聯繫。身在美國的知名活動人士費卡特·喬達(Ferkat Jawdat)現在定期與母親講話,那是發生在她公開呼籲釋放母親之後。她的母親正被軟禁,電話受到監視,但她在電話的另一端。

很難知道為什麼某些維吾爾族受到騷擾,而另一些則沒有,有些人被允許與親人聯繫,但一些又不被允許。一些人推測中國正在「A / B測試」中,試圖弄清恐懼或友善,哪一個方式更有效率。對於數千名被切斷與親人聯繫的人來說,這可能是殘酷而隨機選擇的。

喬達知道在母親去世之前再次見面的可能性正在降低,因此當他們講電話時,都會很小心。他曾經告訴過她,中國官方媒體發佈一段視頻,稱母親為他感到羞恥。母親告訴他,自己知道這件事,他們是幾天前來拍攝的。 「我看起來怎麼樣?」目前還開玩笑說。

然後,她冒險告訴他,她為他感到驕傲。

他說:「這是未經改動的版本。」

 

【往下看更多】

生前最後10分鐘!太魯閣號30秒身影曝 司機員神情全錄下

人妻嫌手洗麻煩!5公斤小龍蝦全丟洗衣機 結局全笑瘋

台留學生紐約遭鐵槌爆頭 非裔女怒吼:脫下你的口罩

 

【今日最熱門】
快訊/7旬母遭酒駕撞死 黃暐瀚崩潰發聲:多大力才撞成這樣
真離婚了?黃曉明吃飯擁抱她 網一看秒懂:分手baby
男生鼻子大下面越長 學者研究126具男屍是真的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