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中國大陸進一步打壓維權律師 法律公正空間恐「越來越少」

2021/01/06 16:37 字級:
讀稿
中國大陸進一步打壓維權律師 法律公正空間恐「越來越少」

▲去年12月30日,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判決12人中的10名成年人囚禁七個月至三年不等。圖為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葡萄牙和荷蘭的外交人員在鹽田區人民法院外等候。(圖/GETTY IMAGES)

新年伊始,中國大陸先後有三名律師的職業生涯面臨中斷或終結,讓外界擔憂中國大陸法律環境進一步惡化。

1月5日,中國大陸律師周澤的行政處罰聽證會在北京舉行。他去年曾在網絡上公開內地警方對其當事人刑訊逼供的視頻,於12月21日接到當局通知,要求其停業一年。

1月4日,兩名曾代理「12港人案」的律師盧思位、任全牛分別接獲當局通知,擬給予吊銷律師執照的行政處罰。

這三名律師均對當局的處罰決定不服。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國大陸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近年一直在持續,此次他們三人的遭遇是中國大陸政府防止未來人權案件吸引外部壓力的一步舉措。

盧思位與任全牛分別被12名港人中的兩名人士家屬委任擔任辯護律師,但被中國當局禁止進行辯護,最終十二人在庭審時使用的是政府委任的律師。
EPA
盧思位與任全牛分別被12名港人中的兩名人士家屬委任擔任辯護律師,但被中國大陸當局禁止進行辯護,最終十二人在庭審時使用的是政府委任的律師。

盧、任被罰或與「12港人案」及張展案有關

1月4日,盧思位接到戶籍所在地四川省司法廳發信,信中指他在互聯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影響」,計劃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

同日,任全牛接到向其頒發執照的河南省司法廳通知,稱其因在代理的2018年一起法輪功學員案件庭審期間違反針對律師的規定,擬對其做出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

這兩位律師均接手過許多敏感案件,而他們認為,當局給出的理由只是借口,此次對自己的處罰其實與代理「12港人案」有關。

去年8月23日,12名香港人在坐船從香港偷渡至台灣途中被大陸當局查獲,同年9月30日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這12人大多因參與香港示威被捕後獲得假釋,但被香港法院下令禁止離境。12月30日,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判決12人中的10名成年人囚禁七個月至三年不等,兩名未成年人未被內地當局起訴,已被移送給香港警方。

盧思位與任全牛分別被12名港人中的兩名人士家屬委任擔任辯護律師,但被中國大陸當局禁止進行辯護,最終十二人在庭審時使用的是政府委任的律師。

12名被捕香港示威者家屬希望中國大陸大陸放人,並送回香港。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盧思位在接到處罰決定後發表聲明稱,這次處罰是「莫名其妙的打壓和迫害」,將在法定期限內提出聽證請求,保留一切控告與投訴的權利。

任全牛律師還代理了另一起在12月宣判的中國大陸公民記者張展「炒作疫情」案。他認為,這件案件也與對自己的處罰決定有關。

37歲的中國大陸公民記者張展曾在2020年年初武漢封城期間進入該城市,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多段視頻,包括記錄醫院和社區等地場景的片段。同年5月,她突然停止更新視頻。隨後,中國大陸當局承認已對其拘捕並指控她涉嫌「尋釁滋事」。12月28日,上海浦東新區的一家法院開庭審理這一案件,並判其入獄4年。這是武漢疫情期間湧現的公民記者中首個受到公開審判的案件。任全牛是張展的辯護律師之一。

任全牛發表聲明表示,自己在聽上發表意見從來都是合理合法,此次處罰「完全屬於職業迫害」。他要求河南當局立即糾正錯誤,賠禮道歉。

周澤擬遭停業一年處罰

另一名律師周澤則被當局指涉嫌以不正當方式影響依法辦理案件,擬對其作出停業一年處罰。

周澤在為另一名律師呂先三擔任辯護律師時,將安徽合肥警方在審訊呂先三時刑求逼供的視頻截圖發到了微博上。在隨後的二審時,法院將原本對呂先三判處的12年有期徒刑改為3年。

去年12月21日,周澤接獲北京朝陽司法局發出的「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其中列舉了周澤的微博內容,稱存在違法辦案情況,屬「以不正當方式影響依法辦理案件」。

1月5日,周澤處罰決定聽證會在北京舉行。周澤在聽證會上表示,對他的處罰決定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如果沒有對辦案機關與人員違法辦案、刑訊逼供問題的批評與揭露,很難想象法院會對呂先三案進行改判。

「作為呂先三律師的辯護人,我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在維護違法辦案、刑訊逼供的辦案機關、辦案人員形象,與維護當事人合法權利,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之間,律師的職責要求我必須選擇後者,」他在聽證會上表示。

「獲得正義的途徑會越來越少」

中國大陸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香港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向香港媒體指出,盧思位與任全牛只是在「12港人案」中履行律師指責,此次是內地當局對二人的報復行為,如果他們在聽證會上申辯失敗,將會失去律師資格。

12名被捕者的香港家人在新聞發佈會上(資料照片)。
EPA
12名被捕者的香港家人在新聞發佈會上(資料照片)。

「12港人案」中盧思位代理的喬映瑜的家屬發表聲明稱,盧思位在與他們商量如何處理案件時恰如其分、意見中肯,「沒有說國家的半點壞話」,而家屬至今不知官方委任律師的身份,聯絡回復少於5句話,「這就是一個『符合標凖』的『正常律師』嗎?」

此案中任全牛代理的黃偉然家屬表示,任全牛被吊銷律師執照並非他的過錯,「而是國人的損失」。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員啟安向BBC中文表示,中國大陸對維權律師及與願為嫌疑人提供獨立司法援助的律師的打壓近年來屢見不鮮,此次三名律師之所以被處罰可能與他們案件引起的本地與國際關注有關。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大陸研究員王亞秋指出,中國大陸的認罪率「達99%以上」,在中國大陸律師的作用本並不是幫助釋放被關押的人士,而更多是傳達被關押認識的情況,把審訊過程中的不公正現象公布出來,為這些案件吸引外界壓力。

「這次做出這些處罰的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大陸政府不想要人權案件的審訊過程獲得任何關注,」她向BBC中文解釋道。「如今當局這樣做的結果就是,這些案件不會得到關注,因為現在都是官方委派的律師,他們永遠不會跟外界交流,整個審訊過程就變成一個秘密的過程,就不會有外部壓力。」

「從任何環節上講,政府的打壓都在更加嚴酷,未來任何可以獲得正義的途徑會越來越少,」王亞秋表示。

在聽證會上為自己辯護時,周澤表示,擔心對自己的處罰會在律師界進一步形成「寒蟬效應」。

「我擔心,隨著我因為批評辦案機關違法辦案、刑訊逼供而被停業處罰,將在律師界進一步形成寒蟬效應,沒人再敢說話。誠如是,那些蒙冤受屈的老百姓,將可能連一個敢為自己說話的律師都找不到,一點伸張正義的希望都看不到,這恐怕很難說是一件好事,」他在聽證會上這樣說道。

 

【往下看更多】

紐交所新年停止摘牌中國大陸三大電信商 業界人士解讀原因

社交隔離會影響記憶,原因何在?

中國大陸河南的「鐵襠功」:能抗擊打的東方武術「絶活」

 

【今日最熱門】
練舞室撞鬼?「畸形男童」蹲坐陰暗角落 照片公開嚇壞網
江宏傑慘了?福原愛爆逼離婚開幼兒園 他抖內幕:握有毀滅性方法
1晚開價500萬!清純大咖女星爆「下海」 她曝3特徵引網狂猜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