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新加坡范國瀚非法集會案:一張笑臉紙牌引起的刑事訴訟

2020/11/30 15:36 字級:
讀稿
新加坡范國瀚非法集會案:一張笑臉紙牌引起的刑事訴訟
▲范國瀚因為在一所社區警局外舉起畫上笑臉的紙皮而被起訴非法參與集會罪。(圖/Jolovan Wham)

 

對於常人來說,這大概只是一張笑臉圖,世界上數以億計的人每天在網絡世界使用這個表情符號,以表達自己心情愉快。

在新加坡,它的意義遠非這麼簡單。有人因為這幅圖而被告上法庭,面臨數以萬元計的罰款。

也有人冒著風險,用這樣的笑臉一浪接一浪地聲援這位同胞。

在新加坡這個世上數一數二的富有、先進國家裏,這張笑臉為何會讓當局勃然大怒?

一張笑臉如何得罪人?

似乎問題核心不在笑臉本身,而是誰展示這張笑臉。

40歲的范國瀚(Jolovan Wham)是一位民權活動人士。他近年在新加坡成功引起民眾對言論自由的關注——也許他本人會形容是引起大家對新加坡缺乏言論自由的關注。

范國瀚惹惱政府的事情舉不勝舉,這張照片只是最新一起事件而已。

去年,他因為在2016年邀請香港知名活動人士黃之鋒參加Skype會議而被判罪。

另一次,他為一名因販運毒品遭處決的馬來西亞人舉行燭光晚會,又在地鐵上靜默抗議,使他被當局緊盯。

范國瀚步出新加坡高等法庭大樓(20/3/2019)
AFP
范國瀚近年多次被警方控告違法集會或刑事誹謗。

只要看過泰國與香港的街頭抗議,新加坡的這些事情也許實在微不足道。但新加坡在公眾集會方面有極其嚴格的規定,言論自由與媒體自由也被嚴密限制。

任何有倡議或表達立場的公共集會都須取得警察凖證。新加坡政府一直堅持有必要實施這些公眾集會法令,以維持治安。

但范國瀚很少會去申請許可證,結果,那場Skype會議、燭光悼念晚會和地鐵示威已經讓他麻煩纏身,更別說3月拍的這張手舉笑臉的照片了。

何必要自找麻煩?

從一開始,范國瀚就抗辯說那不是抗議活動。11月23日到法院應訊時,他否認一項非法公眾集會罪。

他聲稱今年3月,有兩名氣候變化活動人士被警察傳召問話,他只是要表達對兩人的支持。

兩人中,20歲男學生阮一明(Nguyen Nhat Minh;音譯)在范國瀚拍照的同一位置展示一張標語:「SG(新加坡)比石油好」,另有一名18歲女學生在美國石油業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新加坡辦事處外,展示一面促請應對氣候變化的標語。

https://twitter.com/F4Fsg/status/1238381738318946305

他們的行為與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有相似之處。這位瑞典少女作為活動人士長期為氣候變化進行靜默抗議,其堅毅受到國際社會推崇。

格蕾塔·桑伯格在斯德哥爾摩瑞典國會大廈外靜坐抗議(28/8/2018)
Getty Images
瑞典少女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抗議行動啟發全球眾多年輕人仿效。

這兩人最終被警察問話並沒收手機,范國瀚譴責警方違反新加坡對保障言論的承諾。

范國瀚堅持那張照片並非抗議,但警方的看法不一樣。

警方就范國瀚的控罪發表聲明說:「演說者角落是讓新加坡人就其關注事務表達意見的正確場所,也是讓新加坡人民無須凖證就能集會的地方,但須遵守一定條件。」

於2000年成立的芳林公園「演說者角落」(The Speakers' Corner)籠統地參考了倫敦海德公園(Hyde Park)的模式。該處目前因為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的管制措施而關閉,迄今為止新加坡嚴密的防疫措施大致成功有效。

這個演說者角落是該國唯一一個能合法示威的地點。據政府網站介紹,光是發表演說就先得向國家公園局申請,演說不得引起種族或宗教仇恨,必須以英語、馬來語、淡米爾語或華語(中文)發言,不能展示含不良內容物品。不符以上各項,或者是要舉行公眾集會,則須進一步向警察部隊申請許可證,且集會只許新加坡公民與永久居民參加,外國人參與即屬違法。

范國瀚這次一旦被判有罪,范國瀚將面臨最高5000新元(3700美元)罰款。他目前也因為2018年另一起法非法集會嫌疑而被起訴。

民權活動人士范國瀚

范國瀚已經坐過兩次牢。

今年3月,他因為此前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比較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司法體系,被判犯有藐視法庭罪,被判罰款5000新元,但他選擇以刑抵債,坐牢一周。

2019年2月,因為黃之鋒會議案被判非法主辦集會罪成立,罰款2000新元,今年8月上訴被駁回,他同樣選擇以刑抵債,坐牢10天。

根據新加坡《刑事訴訟法》(Criminal Procedure Code),沒能繳付法庭罰款,而其罪行本身不能判處監禁者,則法官可判處最多六個月監禁抵債。

范國瀚說,這樣做值得。

范國瀚接受BBC採訪時說:「新加坡想要把自己打扮成開放的國際化大都會,但現實不是這樣的。它只是外觀上先進,但高度不容忍人民表達自我。」

兩年前,當地藝術家西南巴萊(Seelan Palay)一場表演被視為一人示威,違反《公共秩序法》,被判囚兩周。當時他一個人舉著一面鏡子,走向國會大廈,紀念新加坡被囚最久政治犯謝太寶(Chia Thye Poh)。

新加坡芳林公園「粉紅點」LGBT集會上的參加者(1/7/2017)
AFP
新加坡一年一度的同志集會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

另一邊廂,范國瀚得到越來越多人的支持。他接到200人給他發來笑臉圖,甚至有人把自己的笑臉圖具名發表,上面註明「#smileinsolidarity」(以微笑表達支持)標籤。

一些人怕被追究刑責,發佈笑臉圖時沒有公開身份。他說:「我收到很多支持我的信息,但人們害怕表達自己,都給我發私訊。」

https://twitter.com/jolovanwham/status/1331195441317199872

范國瀚說,也有人是來批評他的所作所為。但他不認為這代表新加坡人都滿足於現狀,「也有人不滿這些法律。」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亞洲區副主任費爾·羅柏森(Phil Robertson)說,范國瀚所受的檢控「荒謬」。

羅柏森說:「新加坡政府得成長起來,認識到自己需要來一場全國對話,了解大家在21世紀的所需、所想。這包括尊重人民的公民與政治權利。」

報道:Preeti Jha

 

【往下看更多】

國安法:兩名被整肅的香港教師和校園裏的高壓線

新冠疫情阻礙國際交通 上海成為全球最繁忙航空城市

香港新冠疫情反覆爆發令人憂心 入境隔離,豁免檢疫,限聚令被指漏洞遍地

 

【今日最熱門】
蘋果5奈米投片下滑 台積電4月營收月減13.8%
麥當勞「隱藏版美食」一份只要39元 員工:都自己吃掉
控溺水男拉住7歲兒害溺斃 媽媽深夜突喊:人過世就不告了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