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最貼近人間煉獄!修復師日夜修補維冠遺體…淚憶:內心仍有創傷

2018/09/26 15:30 字級:
最貼近人間煉獄!修復師日夜修補維冠遺體…淚憶:內心仍有創傷
帶著家屬的最後一絲希望,一針一線修補往生者的容貌!遺體修復師陳修將是台灣各大刑案、意外事件中的幕後英雄之一,他在受訪時提到,在職涯中見識過各種慘絕人寰的現場,其中以2016年的台南強震讓他永生難忘,他坦言,「如果要形容人間煉獄,台南強震維冠大樓倒塌最貼近那煉獄」。

★最新最熱門影片你還沒看過?
★【EBC東森新聞有IG了,一起追蹤吧】

▼(圖/東森新聞)


▼(圖/東森新聞)


陳修將過去曾是冷血無情的黑道大哥,將人生最青春美好的一段時光,消耗在不見天日的監牢中,直到30歲出獄後才發覺錯失好多歲月,決定金盆洗手,當時的他發現部分殯葬業對處理往生者大體的態度很不人性化,因此決定從事這行業,期盼可以改變殯葬業的生態,如今他專門做遺體修復的工作,從澎湖空難、台南維冠倒塌到台大女碩士生分屍案,他表示在幫助別人時,其實也是在修補過去不完整的自己。

▼(圖/東森新聞)


▼(圖/東森新聞)


談起台南強震維冠大樓災難事件,當時死亡人數高達115人,陳修將與一群專業的修復師默默替罹難者義務修補遺體,他透露,救援後期,送來的遺體狀況都不好,「有的被埋在瓦礫、土堆裡面,有的甚至泡在水中,」且罹難者中超過1/3是小朋友,每次看到遺體抬進來,陳修將都會想起自己的孩子,「你能想像一夕之間失去一百多個親人嗎?」陳修將哽咽的說,「我到現在想到他們(罹難者)的名字、容貌,都還是很難過。」

▼(圖/東森新聞)


▼(圖/東森新聞)


陳修將也提到,他們與救災人員都在和時間賽跑,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給罹難者最後的尊嚴,「其實做這些工作,無形中會在我們的心理留下創傷」他說,一直到現在,這些情緒還是會不斷湧上,有時候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樣的心情,或許哭完只是暫時壓抑住,只有當成是一種動力才能繼續往前。陳修將還透露在維冠搶救過程中,曾遇到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事,當時,他和一名志工夢到同一名男童跑來要牛奶糖,沒想到隔天在替罹難者進行修補時,其中一名頭部爆裂死亡的男童就是夢中的男孩,他最後也依照男童的要求,細心準備好牛奶糖,要他「帶著在路上吃」。

▼(圖/東森新聞)


陳修將從事遺體修復工作幾年下來已修復將近300具遺體,他透露因為自己長得不好看,身上又多處刺青,曾經不被看好也遭受過歧視,「你幫我家人修復遺體,但你可以不要來現場(告別式)好嗎?因為你身上有刺青」,聽到這些話讓他一度很受傷,但為了改變和使命感,陳修將坦言必須堅持下去,被問他後不後悔走上這條路?他語意堅定地說不會:「如果人生還能夠重來,我一樣會選擇這條路,因為這些經歷,讓我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最貼近人間煉獄!修復師日夜修補維冠遺體…淚憶:內心仍有創傷
 

(封面圖/東森新聞)

往下看更多相關新聞!

驚動社會的華山草原分屍案,被害人遭到殺害,肢解成七袋,發現時大體殘破不堪,甚至嚴重腐敗,大體修復團隊接到通知,不眠不休,搶在12小時內修補完成,而帶領團隊跟生死打交道的人物,是52歲的郭璋成,他不但義務性協助重大案件,也幫助貧戶修復往生家屬,而郭璋成的佛心,讓太太常常念他:「打算一輩子做義務嗎?」但郭璋成笑笑的回應:「就當跟亡者結一份善緣,我活著,我能做,就做」。

▼大體修復師(圖/東森新聞)
 

原本在警界服務的郭璋成,退休後,加入禮儀師行列,一開始替大體上妝,整理儀容,卻經常經手腐敗的大體,讓他一度不知如何還原生前的氣色,他那時領悟,大體必須要完善,才能化出好的妝容,於是他開始研究修復大體,從縫合、修補,進一步到塑形、遺體保存,十幾年的研究,學習的領域包括,法醫學、人體解剖學、化妝學等,如今接手多起重大案件,如近期登上重大社會版面的華山草原分屍案,郭璋成想起修復狀況,不忍的說:「一隻手祂被切掉三段了,只要祂有關節的地方都被切掉了,頭顱是整個被切掉的,又進入腐敗,那個頭顱原則上處理比較困難,社會怎麼會有這種人,看到心裡很難過」。

▼塑形修復(圖/東森新聞)
 

提起經手過的案件,郭璋成想起畢生最哀痛的任務,是4年前的澎湖空難,因為自己的學生林晏玲,也在罹難名單中,想起當時林晏玲為了將修復技術,帶回澎湖,遠到高雄學習遺體修補,沒想到實習結束,趕回澎湖處理喪者後事,卻遇上死亡空難,郭璋成得知消息,帶領修復團隊,前往澎湖送愛徒最後一程,不過讓郭璋成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看到當時罹難者遺體,近乎支離破碎,而林晏玲的大體是完好無缺,郭璋成難過的說:「好像老天有保佑一樣,讓大體沒殘缺,還要帶學生進行臨床實驗,跟晏玲也講好了,沒想到發生突然的事件,真的很難過」。

▼郭璋成4年前親赴澎湖(圖/東森新聞)


郭璋成替愛徒處理大體後,替她穿上屬於自己團隊的制服,原本就得離開澎湖,但看到當時罹難者家屬,沒有足夠的預算,修復家人大體,於是他決定義務幫忙正處水深火熱的災民,郭璋成說:「雖然家屬沒有錢,但看到家屬的痛,也真的不忍心啦」,郭璋成的佛心修復義舉,讓不少人深受感動,不過太太經常念他:「你常常義務修復,怎麼賺錢」,也因為工作接觸腐敗大體,身上的味道讓太太退避三舍,但郭璋成秉持信念,跟太太分享自己的工作,除了修補大體,更是縫補家屬的創傷,從亡者接觸到家屬,瞭解到許多背後的悲傷故事,逐漸得到太太的認同。

▼郭璋成大體修復教學(圖/東森新聞)
 

​其中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名不到20歲的男子,跟媽媽吵架後,到郊外上吊輕生,發現時大體嚴重腐敗,頭身分離,媽媽不知該如何見兒子最後一面,得知訊息後的郭璋成,接手修補男子大體,將頭部塑型還原,但他發現修補大體時,死者女朋友在現場陪著,隔天修復完成,這名女子跟亡者舉行冥婚,完成生前未了的大事,而母親也鼓起勇氣見兒子的最後一面。
 
▼大體修復過程(圖/東森新聞)


郭璋成說,這門遺體處理學,不僅是們技術,進一步呈現的是,撫生者之心,安亡者之靈,能讓家屬把來不及對往生者的話,最後一次「面對面」說出口,這是很重要的悲傷療癒,而面對自己的佛心義舉,他笑笑的說:「修復腐敗大體要十幾萬啦,但就是跟亡者結一份善緣,人要完整的來,也要完整的回去見祖先」。

 

【往下看更多】

把我遺體捐了吧!15歲弟結腸癌晚期 剩20個月可活

 

【今日最熱門】
純情男和人妻純友誼6年 遭爆「不甩媽媽燙傷」載她回宿舍
許瑋甯爆離婚!憔悴模樣全目睹 好友驚吐婚變內幕
雨神來了!舒力基外圍水氣抵達 沿海注意瘋狗浪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