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肺炎疫情過後,視頻約會還會繼續嗎?

麥迪·薩維奇 - (Maddy Savage) 2020/08/06 10:32 麥迪·薩維奇 - (Maddy Savage) 字級:
讀稿
肺炎疫情過後,視頻約會還會繼續嗎?

新冠病毒給單身人士帶來了一系列全新挑戰,放佛在此之前約會還不夠棘手似的。酒吧和餐館關門,當局發佈健康警告,禁止與陌生人親密接觸,一些城市甚至對離家者進行處罰。然而,在封鎖中,單身人士依然對尋找新伴侶持開放態度。根據Dating.com的報告,全球在線約會的數量增加了82%,由於無法見面,視頻電話很快成為了首選。

「她看上去很可愛,很體貼。我想,為什麼不試試呢?」曼恩斯(Stephanie Manns)說。他是紐約市一名風險分析師和播客主播。在Tinder上配對後,他在今年4月開始通過視頻約會一個鄰居。

這位35歲的男子很想複製紐約著名的創意約會場景——「這裏是紐約,你總能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他於是安排了雞尾酒之夜,與伴侶互相推薦食譜,然後虛擬地遊覽了新奧爾良。曼恩斯說,在第三次視頻約會上,她感到一些化學反應正在醞釀。「她希望我們挑選一本真正對自己有影響的書,或是最近讀過的書。我們選了書中的一個章節,然後互相讀些東西給對方聽。我喜歡有創意的人,所以還挺開心。」

這對情侶在現實生活中約會了幾次,之後關係結束了。曼恩斯說:「她很可愛,但不是我想要的那種人。」不過,他們的虛擬體驗反映出,首次嘗試視頻約會的人數激增。

交友平台Match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69%的美國用戶願意與潛在伴侶進行視頻聊天,而只有6%的人在病毒大流行之前嘗試過。去年,Bumble是首家推出應用視頻工具的大型公司,該功能的使用大幅增加。與在約會初期交換電話號碼或社交媒體相比,Bumble被宣傳成一種更安全的視頻聊天方式。為了應對Covid-19疫情,另一個平台Hinge今年4月增加了「在家約會」視頻聊天功能。初創企業也加入了這一趨勢,比如一家名為「Quarantine Together」的公司將洗手提醒與視頻相親服務結合在了一起。

此外,人們對直播約會遊戲的興趣也大幅上升。該行業的美國市場領導者Meet Group報告稱,自3月以來,其產品的使用量激增了95%。這些活動包括,視頻速配活動,以及針對那些希望關注個性而不是外表的用戶的盲約遊戲。一些線下單身者活動也轉向了在線空間,比如The Inner Circle,給想約會的人提供通過虛擬酒吧等活動進行視頻聊天的機會。

為什麼單身人士熱衷於視頻

Global Dating Insights網站編輯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表示,視頻約會與新冠病毒一起興起的一個明顯原因是,我們很快習慣了在生活的其他領域使用視頻。

他解釋說:「在大流行之前,人們對視頻約會有很多懷疑,只有少數應用程序在試驗這項技術。」「大多數約會應用的目標客戶是年輕的千禧一代和Z一代。這兩代人承認,自己天生就害怕打電話或接陌生人的門。」但是,一旦每個人都在家裏工作,被迫與同事在Zoom上交談,或與朋友玩虛擬遊戲,「這讓單身人士有了嘗試虛擬約會的信心,就意識到,並不像他們最初擔心的那樣尷尬。」

30歲的金融顧問菲考特(Nyana Ficot)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她說自己「通常很害羞」。在盧森堡封鎖期間,她更習慣了使用視頻工具,之後開始了首次視頻約會。「我們聊了三個多小時,我還得給手機充電!」真的是一個美好的、得體的約會。唯一想念的是,你離他很遠,接觸不到。當他們終於見面,她很失望對方還沒有凖備好進行認真的交往,但她依然認為,這是「一次很棒的經歷,我可以通過視頻通話認識一個人」。

疫情封鎖更促進了視頻約會的增加,因為這讓許多單身人士有了空閒時間。惠特洛克說,一些年輕人缺乏青春期前的愛好和旅行,而且因疫情危機而被迫休假或失業,一些人開始使用應用程序只是「因為他們感到無聊」。還有一些人髮現自己過著簡樸的生活,這讓他們感到孤獨,或者更清楚自己的感情狀況。「他們想『我被困在家裏了,也許有人陪著我會好一些。』」所以,「也許是時候試著安定下來了。」

與此同時,人們也慢慢意識到,保持社交距離的禁令將持續下去。「公眾開始意識到,情況非常嚴重。他們需要做出一個決定:是徹底休息一段時間,還是接受虛擬約會的新世界。似乎大多數人選擇了後者,」惠特洛克說。

Match Group擁有Tinder和Plenty of Fish等約會平台。該公司的顧問費希爾(Helen Fisher)博士表示,疫情封鎖在全球範圍內到來之前,很多千禧一代已經經歷了刷網疲勞。2019年,全球交友應用的增長放緩,費希爾在大流行前的研究表明,人們對更密切的情感聯繫越來越感興趣,而不是隨意的勾搭。

「在大流行前的『舊時代』,大家在網上認識,然後開始約會,首次約會非常緊張。『我該吻他嗎?牽手嗎?我應該邀請他來我的公寓嗎?』,」她說。她認為,封鎖有助於鼓勵約會對象「在接吻之前」更好地了解彼此。她預測,即使社交禁令放鬆,這一趨勢也會繼續下去。

一次跨洋約會

28歲的安德魯斯(Jai Andrews)來自倫敦,是一名導師和教練,25歲的門多薩(Karen Mendoza)住在德克薩斯州。這對夫婦在病毒大流行期間經歷了慢速度約會。他們最初在Facebook上認識,今年1月開始在Messenger上聊天。但彼此的關係在疫情封鎖期間因視頻通話而加速。在現實生活中見面之前,他們於今年3月決定正式成為情侶。

安德魯斯說:「我們在很深的感情層面上認識了對方。」她說,他們在網上度過的幾個小時裏,討論了從政治到穀物等各種話題。「回顧以前的戀情時,你先感受的是生理上的化學反應,但當你真正花時間去了解這個人,會意識到彼此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共同點。」這對情侶最近在英國度過了幾周的時光,他們說,儘管距離遙遠,但他們計劃長期相處。

《全球約會觀察》(Global Dating Insights)編輯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表示,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他們並不是唯一使用視頻技術進行跨洲約會的人。包括Tinder在內的幾款約會應用利用了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允許用戶與被封鎖在其他地點的用戶配對,而不需要額外的訂閲費。惠特洛克說,通過介紹來自不同地方和文化的人,有助於使在線和視頻約會的體驗更加令人興奮。保持人們在約會平台上的活躍度,也是一種聰明的營銷策略。因為「刷了三個月之後,(當地)就沒人了」。

英國情感作家和心理學家貝雷斯福德(Lucy Beresford)說,她還注意到,越來越多的客戶願意在家鄉城市以外,甚至是封鎖期間的國家進行視頻約會。她認為,遠程工作鼓勵人們更加靈活地考慮未來在哪里約會或生活方面。她解釋道:「儘管他們可能會說,『我住在倫敦,在倫敦工作,未來的伴侶也必須在倫敦』,但有很多人正在做出不同的選擇。」

「新常態」下的約會

隨著各國放鬆對約會的限制,大多數約會專家認為,人們很快會回到發展離線戀愛關係,而不是專注於視頻約會。

貝雷斯福德說:「我認為它會消失,僅僅是因為人們想要恢復正常的人際交往,包括擁抱、身體接觸、性交。這些都是視頻做不到的。你會超越理智產生更多擔憂:『這樣做安全嗎?』『我需要解決哪些醫療問題?』」

不過,人們一致認為,視頻約會的趨勢不會完全消失,許多人表示,「新常態」中的視頻通話將成為首次真實約會前篩選伴侶的一部分過程。

愛情
Getty Images
"人們會更加挑剔。因為與人見面依然有感染風險,"約會平台Inner Circle的約會專家萊斯特(Charly Lester)說。"和某人打個電話就知道你真的喜歡他,這比在酒吧裏浪費兩個小時要容易得多。"

專家稱,封鎖後的視頻約會可以作為篩選伴侶的一部分,是一種省錢方式,對忙碌的人來說是一種快速見面的機會。

萊斯特認為,大流行對經濟的影響也鼓勵人們通過屏幕約會。根據最近一項針對精英單身人士的研究,2019年,在全球主要城市首次約會的平均費用為85美元,這還不包括購買新衣服或個人打扮的額外費用。"新冠大流行之前,和兩、三個人約會兩到三次並不是什麼大事。如果收入降低了,或者被迫休假,那麼應盡可能多地免費、廉價地約會。"

Tinder正押注這一趨勢,7月,該公司在美國四個州以及其他12個國家測試了期待已久的程序內視頻功能。該公司一項調查顯示,有40%的Z一代用戶表示,即使他們最喜歡的約會場所再次開放,他們仍希望繼續使用視頻決定是否在現實生活中見面。上個月,Bumble推出一項新功能,讓約會者發出信號,表明他們希望首次約會是虛擬的還是在社交上保持距離。這進一步表明,對許多人來說,視頻約會可能仍是審查過程的一部分。

Global Dating Insights公司的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認為,對於時間有限的年輕專業人士來說,選擇數字化約會也將成為一種方便的工具。他說:「如果你在大城市生活、工作,生活因工作、朋友和其他各種各樣的承諾而非常忙碌,而如果你只見過一個人一、兩次,他們可能並不在你的優先考慮範圍之內。」「(視頻通話)將是你顯示'是的,我有興趣,但我現在真的很忙'的一種方式……你可以混合一下。」

但在封鎖期間在網上花費幾個月時間之後,一些約會者表示,這種經歷實際上讓他們推遲了在數字世界中花費太多個人生活的時間。

「我可能不會再通過視頻應用程序約會了,」43歲的菲爾(David Fell)說,他是生活迪拜的一位英國商人,在疫情最嚴重時嘗試過視頻約會。「我一直喜歡和人打交道,我已經在Zoom for business這樣的平台上花了很多時間,因為我需要與世界各地的人合作。」在他居住的地方,酒吧和餐館重新開張了,他希望用「走過去和他們說話」的老方式與人們打交道。

回到紐約後,曼恩斯(Stephanie Manns)說,在封鎖期間,她想暫時把精力放在工作和愛好上。她正從約會中解脫出來。她說,她不會排除未來再次視頻約會,特別是由於目前LGBTQ社區缺乏身體接觸。但她還是更喜歡和人面對面地約會,因為「你和某人在現實生活中產生的化學反應是無可替代的」。

 

【往下看更多】

連續搞大6女友肚子!富豪公開帝王生活:排隊幫洗殘廢澡

他昏倒宣告死亡!停屍間切右腿灌福馬林 下秒痛到復活

面試官突要求「全英文」應答 男爆氣講台語撐全場

 

【今日最熱門】
深夜搭車不付錢!嫩妹甜喊「肉償」 司機嚇歪奔警局:太醜
5年內遇4桶屍!冤魂託夢「紅橋水聲」 警秒尋獲遺體
放寬美國「萊豬」台灣立法院爆衝突豬內臟與拳頭齊飛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