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EBC森談/舒夢蘭/一個偉大守護者的故事(中)

2020/08/28 11:42 東森新聞 字級:
讀稿
EBC森談/舒夢蘭/一個偉大守護者的故事(中)

撰文攝影/  舒夢蘭(部分照片是 Philip Stander, PhD 提供)


在大文豪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書當中,有這麼一節:老人Santiago談到了他的童年,他曾經在駛往非洲的航行中,看見了海灘上的獅子…,在之後提到自己的夢境時,又再次提到了海邊的獅子。

💬來當個朋友嘛~出門就要line一下

海灘邊會有獅子嗎? 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不可能吧!? 因此,中外很多人在解讀「老人與海」時,都會認為海明威寫到海灘邊的獅子,勢必背後有著很深的隱喻。


但或許沒有?或許老人真的就是在海邊看到了獅子? 或者,真的就是夢見了海邊的獅子而已?


我知道,這一趟的遠行,我將會有了答案。


搭乘輕型飛機,我從納米比亞首都溫荷克(Windhoek)出發,一路向北,經過一次轉機,終於抵達傳說中的「骷髏海岸」(Skeleton Coast),我要尋訪的「老人」與獅子,就在這裡。


納米比沙漠的骷髏海岸,從空中俯瞰,臨著海洋的一邊是長達幾百公里、令人膽顫心驚的海岸線,從大西洋沿岸向東北延伸進入內陸,則是摺痕斑駁的沙丘連綿起伏與裸露的礫石山脈,烈日煎熬下,這是一片令人絕望的荒漠。說它是地球上險惡、無情的地方,一點也不為過。


果然,才降落在骷髏海岸的沙地機場時,前來接機的確是八級強風呼嘯下的沙塵暴。


這風是自海上吹來的南風,納米比亞的布須曼人稱之為”蘇烏帕瓦”,一吹來時,沙丘下陷,沙粒之間彼此摩擦,捲上空中,還會發出咆嘯之聲。當地傳說著: 這是為那些遇上海難而捲上沙灘的船員們以及在這迷茫的沙暴中迷路的冒險家所吹奏的靈魂輓歌。


而對我們來說,雖然不是垂死前的哀號,但卻是實實在在肉體上的痛楚。


細如塵埃、成千上萬的砂礫,從各種角度無孔不入,最痛苦的是眼睛,而最難承受的是攝影機,因為只要進到幾粒沙,鏡頭無法正常運作,我們大老遠. 費盡千辛萬苦要展開的拍攝工作可能就要停擺。
同時間,又是乾燥沙漠的高溫煎熬,我心想:接下來近一個月的尋人、尋獅的拍攝工作,恐怕是需要異於常人的耐力與體能…。


但有一個人,已經在這樣艱辛的環境下,工作了30年!


他是菲利普•斯坦德博士 Philip Stander, PhD,也正是我要尋找的「老人」。

 

我與博士初次見面的場合,沒有意外,就是在颳著沙塵暴的沙漠裡。


老實說,見面之前,我的心中忐忑不安,因為菲利普•斯坦德博士是納米比亞首席科學家、英國劍橋大學博士,更獲得生物科學最高榮譽的赫胥黎獎章Huxley Awards,享譽國際,因為他致力保育地球上僅有的沙漠獅群,自1982年到現在,已經將近30年!當地人尊稱他為菲利普博士。


多年前,我無意間得知了他研究沙漠獅群的保育工作,他在海岸邊發現了幾乎被宣告已經滅絕的獅子的蹤跡!幾經研究一番,我對於他甘願在荒蕪的沙漠中費時30年不間斷的研究精神,實在是不可思議且非凡獨特的成就,加上我又極熱愛野生動物,於是前後總計花費長達一年多的聯繫、申請,透過各方管道,各種人脈,包括有人專程開車進入這片沙漠尋找他,因為沙漠裡完全沒有手機訊號,終於在2020年才聯繫上菲利普博士,我也才得以進入這片骷髏海岸保護區實地採訪拍攝。

 


顯赫背景的科學家,加上總是處在沙漠深處研究保育,我心想: 該不會是個個性孤僻、超有架子的大科學家吧?


一台土黃色的四輪傳動車走下一位軍綠色的T恤和短褲,留著泛白的落腮鬍,有點清瘦的男子,他還赤著一雙腳,親切的與我們握手問候,沒有高人一等的專業傲慢,反而有著令我們印象深刻的和藹與親切感。


面對突如其來的沙塵暴,他顯得鎮定冷靜,顯然這已是沙漠生活中的家常便飯。接著,他撿起沙丘上的一根黑色羽毛說:「這是幾天前被獅子吃掉的鴕鳥羽毛….」


What?獅子吃鴕鳥嗎? 顧不及心中宇博士初次見面的小劇場,轉念一想:鴕鳥,可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種鳥類ㄟ,體重達到155公斤,身高更能高到兩公尺半,奔跑的速度時速70公里,快於獅子,但又是如何被這些沙漠獅子捕獵到的?


於是,我們跟著菲利普博士,在沙漠中展開了追蹤。


造物者很神奇,在這片地球上存在八千萬年、最古老的沙漠深處,你認為只存在著”死亡”的地方,卻奇異的出現一群獅子,牠們不同於非洲一般的草原獅子,牠們竟然能適應沙漠炎熱高溫,現今的紀錄紀載著牠們已經神秘存在了好幾百年,靠著捕獵上一篇介紹過的南非劍羚、長頸鹿..等少數能在沙漠存活的獵物,生存下來,但是鴕鳥,鮮少是獅子的獵物,因為極端費力,而且成功率近乎於零。


頂著狂舞咆嘯的沙塵,所幸,我們有個世界第一的專業嚮導-菲利普博士,在這個星球上,再也不會有人比他更了解骷髏海岸的每吋土地。


我們越過數十座沙丘,途經乾涸的河道,終於,在一個半封閉的寬廣峽谷的一座沙丘上,看到了一隻匍匐在灌木叢後的主角-沙漠獅!


還記得第一次拍攝野生獅子,是十年前在南非的ZABI ZABI保護區,一次看到17隻的獅子家族,幾頭母獅帶著一群小獅子們,安詳的在樹叢間呼呼大睡,樣子安詳可愛,但當然這只是表象,因為獅子的眼力與耳力都極為靈敏,約是人類的四.五倍,看起來慵懶、昏昏欲睡,但只要有活物出現在可攻擊的範圍,睡眼惺忪的獅子隨時會變成兇猛的獵手。之後又在南非克魯格保護區拍攝過大獅王、烏干達森林看到會爬樹的獅子以及南非大草原上的獅群..,野生獅子比起一般在動物園看到被圈養的獅子,更有活力與野性,很具「王者」風範。


而眼前這隻沙漠中的母獅,不但面帶威嚴,當我們在牠的後方出現時,牠警覺的轉頭看了我們一眼,但也未動聲色,後來我才知道,牠已經熟悉了博士的車子。


沙漠獅子,並不是納米比的古老傳說,而是真正存在著!
「這隻母獅是我的研究對象,編號69號,牠還有個同伴叫做”查理”,但我現在沒看見牠..」。博士透過對講機簡介了我們眼前的狀況。

 


在獅子的世界裡,牠們多半是群居,正常來說,一個獅群約有9到20隻獅子共同生活、捕獵、分享食物,會有成年雄獅、母獅和小獅子。


但沙漠獅是地球生物的一項奇蹟,更是極度瀕危的物種,1930年,人類才發現牠們的蹤跡,但到了70年代,數百隻現蹤的沙漠獅被獵殺到僅剩下20隻,在菲利普博士保育研究下,才終於成長到現有的130-150隻,但數量一就是少得可憐。


也因為所剩無幾,不可能出現像是大家族獅群的景況。
躲在灌木叢後的69號母獅是阿姨,另一隻母獅查理則是外甥女,這兩隻母獅在博士研究中佔有極為重要的腳色。
就在此時,距離我們約一公里的前方出現了一大群的鴕鳥,我才終於明白,為何69號母獅會躲在樹叢後了。

 


「母獅查理很可能跑到峽谷的另一側…,鴕鳥群正朝著我們而來,我想,69號應該會出手捕獵…」博士告訴我們。
沙塵暴讓我們視線模糊,但這對這些沙漠獅子來說,卻也是最好的掩護,因為牠們能夠看到好幾公里以外的獵物,此刻,也許正是牠們獵捕動物的好時機。


多次紀錄過野生動物生活實況的我,曾經在肯亞大草原目睹獵豹追逐兩隻疣豬的精彩鏡頭,但獅子獵捕鴕鳥? 這真的是想都沒想過的場景。


但沒想到,一場驚豔生物科學界的世紀獵捕,即將真實上演….!(待續)
 

 

【往下看更多】

台灣不只防疫強!「消失的王者沙漠雄獅」獲國際科學官網專文介紹

 

【今日最熱門】
「髮神」吳依霖封刀2年大解禁 路邊快閃剪髮網喊:現賺1萬
東森傳愛公益活動起跑!捐300元獲王淑麗桌曆、簽名海報
黃金獵犬學不會動作 狗明星前輩演給牠看秒成功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