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EBC森談/王信輝/《陽光普照 》—陽光其外 陰影其中

2019/11/22 21:23 東森新聞 字級:
讀稿
EBC森談/王信輝/《陽光普照 》—陽光其外 陰影其中

文/東森新聞資深記者/王信輝

近期先後上映也都入圍金馬獎項,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 》和張作驥的《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不約而同都是講述家庭與成員的悲歡故事,更巧合的是兩片似乎隱隱呼應楊德昌在2000年榮獲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作品《一一》。

💬來當個朋友嘛~出門就要line一下 

《陽光普照》仍然維持鍾孟宏特有的風格,抑鬱的氛圍、平凡人物的困惑、人性的關懷、些許黑色又荒謬的幽默、以及與電影調性反差很大的暴力行為,不過本片也多些溫暖。

 

▼《陽光普照》仍然維持鍾孟宏特有的風格。(圖/翻攝自youtube 甲上娛樂

 

四名成員的家庭,汽車駕訓班教練的父親(陳以文),美髮美妝業的母親(柯淑勤),品學兼優為考上第一志願醫學系,正在重考班的哥哥(許光漢),混小流氓的弟弟(巫建和)。電影中的口白,揭櫫片名定義:「這個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然而看似陽光普照,導演探究的是照不到的陰影。一場戲父親在烈日下撐著傘,教導駕訓班學生,傘下的陰影象徵父親內心的幽暗,對小兒子在外惹事的憤怒,對大兒子的殷殷寄望,對自己中年過後,人生已然如此的漠然,外人問起兒女,自豪的皆以只有一個兒子,即將上醫學院回答,A Son對應英文片名A Sun。母親是偶有灰心但總是堅毅的串起維繫家庭的連結線。大哥無形中扮演家族希望和陽光。弟弟因著哥哥的優秀,困於壓力而逃避走向偏鋒。

 

▼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 》。(圖/翻攝自youtube 甲上娛樂

 

弟弟阿和和朋友菜頭(劉冠廷),在一次社會案件中即將入獄,一向不認小兒子阿和的父親,更怨恨的希望阿和關到老關到死,家庭關係逐漸裂解。導演有條不紊的刻畫成員彼此間的情感和矛盾,父親對阿和的痛心,對阿漢的關心和驕傲。早被生活瑣事磨平的中年夫妻感情。母親對阿漢的信任,對阿和的不放棄,以及撐起阿和入獄後留下懷孕小女友生活的照料。最玩味的對照就是阿漢與阿和兩兄弟,總是體貼又善體人意的阿漢,其實內心深處有極大陰暗,他在陽光普照中,亟需有個陰影處駐足停歇,只是身為家族期待和驕傲,阿漢本身就是陽光無法喘息;阿和則是躲避哥哥的優異陽光,一路往陰影躲藏,所以哥哥是陽光但求陰影,弟弟是陰影渴求陽光。

 

一個尋常晚上哥哥阿漢洗完澡,吹乾頭髮,鎮定的走出房間,導演運用燈光和陰影,牆壁上阿漢的影子越來越大,隱涉內心陰暗的吞噬,尋求自我了結,整個家庭更顯破碎搖搖欲墜。弟弟阿和出獄後為妻小開始走向正軌,然而父子關係仍未改善,加上也出獄的菜頭不斷找阿和麻煩,即將崩解的家庭何去何從。

 

▼《陽光普照 》講述家庭與成員的悲歡故事。(圖/翻攝自youtube 甲上娛樂

 

導演敘述最緊密的親情,因成員各遇困境各有心事,背負命運做出選擇,這選擇可能是傷害串起家庭的連結關係,造成大小傷痕,使得家庭逐漸崩潰,如何帶著累累心傷,奮力一搏從和解、包容到獲得救贖。恰如其分建立的人物角色中,或說哥哥阿漢的動機稍嫌不足,不過這是導演的留白,隱晦的內心世界就留給觀眾解讀闡釋。父親夢見阿漢來看他一場戲,父子情深令人低迴,另外父親深夜在超商和阿和破冰之談,兩人的對持僵立終於溫暖冰釋,而且和解的起點是夢中的哥哥阿漢,亦即夢中的阿漢不但可以休息,也真正擔負起陽光普照的角色,至於阿和跟父親說,哥哥曾經看過他,是獄中第二次探監(第一次是阿漢陪阿和的懷孕女友),還是夢中相見,導演仍採取留白方式,頗有雋永之意。

 

最後父親仍是只有一個兒子阿和,A Son頭尾兩次呼應片名A Sun,尤其夫妻倆站在山上俯瞰台北盆地,父親娓娓訴說私下對阿和的無悔付出秘密,妻子悲從中來,兩人演繹的確動容。另外飾演菜頭的劉冠廷,片中眼神和說話,不用動手就是揮不去的夢靨,角色演出入木三分。電影結束前,阿和騎腳踏車載著母親,母親的視線,巷道、搖曳的樹葉、空氣的流動、光影的婆娑穿透,導演的留白成為電影的餘韻。

 


(封面圖/翻攝自youtube 甲上娛樂

 

【今日最熱門】
這機車駕照有洋蔥!65歲翁考12次過關 駕訓班齊歡呼
快訊/基隆4月女嬰疑溢奶「全身冰冷」 送醫急救仍不治
台南工廠惡火燒14小時!打火英雄累癱躺地 網心疼致敬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Live
上一張
下一張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