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19歲就在電視台當記者 她想念大學卻只能去德國

鏡週刊 2020/01/21 12:05 鏡週刊 字級:
讀稿
19歲就在電視台當記者 她想念大學卻只能去德國

妮可富格勒(Nicole VÖGELE) 是電視台記者出身,之後才去德國念電影、執導了幾部紀錄片。她至今仍是瑞士電視台特約記者,畢竟靠拍紀錄片無法養活自己。

談到自身經歷時她說:「我很年輕就成為電視台記者,那年才19歲。我沒受過什麼高等教育,本來是在電視台當祕書,工作很開心愉快,因為同事超好相處。」不過,當祕書很無聊,同事便訓練妮可成為記者,常把工作交給她做。某天,妮可的同事生病,其他人決定採訪照舊,讓妮可去執行,「這是為什麼我那麼年輕就進了新聞圈。」

 

妮可工作之餘,也在新聞學院進修2年,22歲那年已可獨當一面,執行大型企劃案。3年後,她思考未來,不希望一輩子當記者,然而,以她的學經歷要再循正規管道去念大學已不可能。

 

剛好有朋友告訴她,德國有些電影學校的入學條件,通常要有大學文憑,但也有例外。若妮可能證明自己有才能,或者已經有影像相關工作的經驗,就可以申請入學。「這成了我能進大學的唯一機會,走後門、非正常管道,這是為什麼我去念了電影學校。」

 

妮可擔任電視台記者時,常製作新聞報導式的紀錄片。因此入學後,她希望有所突破,不想再製作同質性高的影片。她試著尋找全新的立足點,與電視新聞記者的工作內容全然不同,才會開始拍攝節奏緩慢、既沒劇本也沒劇情的紀錄片,與過往工作天差地遠。

 

她日前隨紀錄片《打烊時刻》來台出席金馬國際影展,該片採用上述定鏡或緩慢橫搖、對白極少的拍攝方式。她表示,這是早在電影學校時期就與攝影師一起討論、發展出來的風格。

 

妮可說:「這種方法讓被拍攝對象有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就像舞台劇,即使他們暫時走開,但到了某個時間點會再回來,我不需要追著他們跑,對我來說是較好的觀察方式,更容易捕捉到生活的當下。」

 

▼妮可認為,凝定的鏡頭給予被拍攝者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她只要專注觀察就能捕捉到生活的當下。(圖/妮可富格勒提供 )

妮可認為,凝定的鏡頭給予被拍攝者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她只要專注觀察就能捕捉到生活的當下。(妮可富格勒提供)


延伸閱讀
嘗遍台式清粥小菜 她說西方人最怕臭豆腐和皮蛋
電影市場被美法占據 最有名的瑞士導演竟是高達!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新聞立場。

文章來源:她19歲就在瑞士電視台當記者 想念大學卻只能去德國 

由《鏡週刊》授權轉載。
 
(封面圖/妮可富格勒提供)

 

 

 

【往下看更多】

情斷女星!日億萬富豪徵小女友 陪繞月球圓夢

越南16起全數治癒出院 未新增武肺病例

越南「洗碗妹」甜笑爆紅 2年後現況惹網心碎

 

【今日最熱門】
不想放棄台大!女高生困湖北山區 母淚:我害了她
染武肺印尼籍看護開直播 醫院資訊看光光
前衛生署官員懷疑 SARS和武漢肺炎非自然界產物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