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中國女性電影《送我上青雲》廣受關注,導演騰叢叢拒絶「女權主義」標籤

馮兆音 - BBC中文駐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2019/12/04 10:51 馮兆音 - BBC中文駐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字級:
讀稿
中國女性電影《送我上青雲》廣受關注,導演騰叢叢拒絶「女權主義」標籤

由中國電影導演滕叢叢執導、知名演員姚晨主演的《送我上青雲》在國內外公映引起關注,更被稱為中國近年來最重要的女性電影。滕叢叢日前參加華盛頓華語電影節時接受BBC專訪,暢談中國女性影人地位的變化,以及如何在創作中脫離「女權」標籤和刻板印象,拍出真正呈現女性視角的電影。

《送我上青雲》講述一個女人在生命進入倒計時之際,展開對生死與愛欲的探索,嘗試與世界及自我和解的故事。33歲的記者顧勝男突然查出患有卵巢癌,需要30萬人民幣做手術,這對她來說是個天文數字。從家人、朋友處都得不到金錢支援的她不得不違背自己的意願,為一名當地企業家的父親寫傳記。未婚的勝男面對即將到來的卵巢摘除手術,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慾望和恐懼。

一個原本悲傷沉重的故事,電影卻以荒誕、輕鬆、自嘲的方式講述。一位網友在影評社區網站豆瓣網上寫道,《送我上青雲》中「女性的好強與脆弱,都表現得輕盈幽默。」

權威英文影評網站《綜藝》(Variety)對《送我上青雲》予以好評: 「以中國大陸電影的標凖來說,用積極的筆觸刻畫一個既沒結婚、也無兒女的女主人翁,是十分大膽的選擇。」

影片標題來自《紅樓夢》的薛寶釵的詩作:「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賈府衰敗凋零之時,眾人以柳絮為題寫詩,但只有薛寶釵在困境中找到一絲希望與生氣。柳絮雖輕於鴻毛,但勝在易於借力。

用滕叢叢的話說,影片主人翁顧勝男原本是「對萬事萬物都有意見的人」,隨著影片鋪陳開來,她最終演變為一個更自信與包容的人,意識到「溫和、平等和隨緣,也是一種強大。」

姚晨、滕叢叢、顧勝男:三個女人一台戲

中國影視作品中,女性的形像被高度固化,她們不外乎周旋在婆媳、妯娌關係中,或是與「渣男」、「霸道總裁」等同樣形像固化的男性產角色生感情糾葛。滕叢叢嘗試跳出這些刻板印象與條條框框,聚焦都市獨立女性和她們面對的人生迷茫。

在33歲的主人翁顧勝男身上,不難找到34歲的導演滕叢叢的影子。

兩人同為女性,導演與記者又都是在理想與現實之間不斷碰撞的職業。因被標籤為「高齡剩女」,她們要面對來自社會和家人的逼婚壓力。劇中,顧勝男被診斷患卵巢癌,滕叢叢多年前在北京電影學院讀研究生時,被診斷患上甲狀腺癌。滕叢叢說,顧勝男的故事中有30%是從自身經歷中得到啟發,不過,兩人並不完全一樣。

「她並不是我,但她能夠代表我的一個人生階段,從憤怒不理解,到可以更溫和地對待這個世界。」

女性影人在行業中亦長期處於少數弱勢的地位。在當導演前,滕叢叢當過助理、場記、剪輯。多年前在片場裏,她因坐在鏡頭箱上而被呵斥。在沿襲許多戲曲傳統的影視行業,女性的一些舉動仍被視為「晦氣」。隆冬時節,她在片場做現場剪輯時被工作人員刁難,用不上暖氣。零下幾度的環境下,她凍得瑟瑟發抖,電腦也因低溫死機。當上電影導演之後,滕叢叢仍常被問到「喝酒嗎?抽煙嗎?」對方在得到否定回答之後,往往「好言規勸」:不會煙酒不諳社交,當不了導演。

或許是由於這些不合理的行業潛規則,十年前,中國女性導演屈指可數。但近年來,越來越多像滕叢叢這樣的年輕導演嶄露頭角,她們主要從女性現實題材出發創作,在中國影壇闖出一片天地。今年,滕叢叢以《送我上青雲》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之亞洲新人獎最佳導演獎提名、金雞獎最佳編劇與導演處女作獎的提名。

三個女人一台戲,除了虛構角色顧勝男和導演滕叢叢外,《送我上青雲》另一個關鍵的女人是影片主角和投資人,也是中國一線女演員的姚晨。

初出茅廬的滕叢叢花了三年時間,一邊兼職一邊修改《送我上青雲》劇本,機緣巧合之下,劇本被送到了姚晨手中。看完劇本第二天,姚晨決定投資這部片子,還自薦擔任女主角。行內人提醒,這部戲肯定不賺錢,然而姚晨說,我知道,但我喜歡。

最終,她不僅成為影片的投資人、主演,還首次擔任監製,在片中注入了許多她個人的想法。

姚晨曾在微博上寫道,演過那麼多角色,心裏唯一放不下的是顧勝男。「或許是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是個失敗的理想主義者。」

滕叢叢坦言,在處女作就有姚晨這樣大牌演員的加盟,十分幸運。她從未直接問過姚晨,為何偏偏青睞這個故事,但熟悉姚晨的人不難看出,她與顧勝男一樣有著極強的生命力。

「姚晨也是靠自己打拼出來的人,不依靠男人養活自己。面對困難時那種勁,跟勝男是很像的,」滕叢叢笑說,「我已經很不服輸了,但我們倆有意見的時候,服輸的人往往都是我。」

女權標籤與缺失的女性電影

無論是在中國還是海外,《送我上青雲》,往往繞不開女權這個標籤,Variety就稱之為「迷人的親女權主義」影片。《送我上青雲》中的男性角色都不盡完美,引發影片「污名化男性」的爭議。

然而,滕叢叢表示,這部片子不是「女權電影」,主旨提倡對社會上每個人的尊重,對兩性都投射同情和理解。

「尊重女性同時也要尊重男性。男性也受到很多不公平的社會偏見。」她說,中國社會對成功傳統而理想主義的定義,帶給男性巨大壓力。

一位網友點評說,影片「直面女性的慾望、自我、尊嚴,同時也用女性的眼光,關注男性的慾望、自我和尊嚴。」 性學家李銀河則如此評價《送我上青雲》:「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電影,沒有什麼男權女權的電影。」

人們難以用劇情片、愛情片、喜劇片或是女性電影等標籤一概而論該片。但毫無疑問的是,類似展現女性視角的電影在中國市場嚴重缺失。

中國並沒有電影分級制度,許多影片涉及性的場景都會在審查過程中遭到刪除,《送我上青雲》也不例外,不得不剪掉了部分性愛場景。然而,主人翁顧勝男自慰的幾秒鐘鏡頭得以保留,這讓它成為第一部在中國大銀幕上展現女性自慰的電影。影片公開之後,影評人對片子中女性慾望表達的興趣,遠遠超出了滕叢叢的想像。

「可想而知在之前女性慾望的表達在中國電影裏是多麼地缺少。(有些情節)我們好像私下覺得很常見,但是放在大銀幕上,放在中國老百姓的面前,它其實也還是有衝擊的。」滕叢叢透露,甚至還有觀眾把自慰片段誤認為勝男的病情發作。

雖不認同女權電影的標籤,滕叢叢認為,女性導演應擁抱性別身份帶給她們的獨特視角。

「沒有必要為了去掉女性的標籤就不去拍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女性自問你了解男性麼,你知道他們每一個動作自然的含義嗎?我覺得也不太能。」正如片中的顧勝男最終與自己達成和解,滕叢叢如今溫和自信地看待自己作為中國女性影人獨特的價值: 「女性視角對於女性導演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往下看更多】

空橋破大洞!母開心錄影 1歲女下秒墜5樓慘死

A片驚見未婚妻激戰 他質問遭回:以後還會

每晚不同人爬床睡 嫩妹懷孕4男搶當爹

 

【今日最熱門】
東京奧運:俄羅斯禁賽四年 美中日英或成最大贏家
帥爆!韓國瑜隨扈超像吳彥祖 驚人身分曝光
36歲狠夫當街刺死妻!兒崩潰撫屍哭喊:媽媽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