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首頁 搜尋

台唯一盲律師險成西索米 奮戰20年打贏百死工殤案

2019/11/08 14:36 東森新聞 記者丘秝榕 字級:
讀稿
台唯一盲律師險成西索米 奮戰20年打贏百死工殤案

約20年前震撼全台的RCA百死工殤案,律師團當中有位引人注目的律師,他就是李秉宏,是全台灣唯一的盲人律師。但是律師不是他的第一志願,事實上,他在律師特考加上研究所考試前後落榜了12次,一度害怕「李律師」的稱號,在求職最後階段,一度因為找不到工作,想去應徵送葬隊伍的「西索米樂隊」。這樣的李秉宏,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加入轟動全台「RCA工殤案」律師團,也因此讓他重拾自我價值,對「律師」這個職業,產生出新的看法。

 

 

最新社會動態快追蹤【東森新聞IG】

 

 

 

小時候,李秉宏家境優渥,爸爸常「送紅包」給朋友,被戲稱是「李大哥」出手闊綽,錢不是用借的,全都是「紅包送出去,不用還」。李秉宏記得,有一次過年,是直接包了5萬元紅包給朋友,在當時70年代,一張書桌大約50元的情況下,5萬元鉅款竟然「不用還」,可見「當時家裡有多有錢」,可是這樣的景象,在家道中落那一天全部消失。

 

▼李秉宏幸福且富裕的家,在父親經商失敗後變調。(圖/李秉宏提供)

 

在某次經商出意外後,李秉宏的父親生意失敗,還欠下100多萬債務,利息滾到後來,竟變成600多萬要還,黑道上門討債,從一開始的叫罵、潑漆、噴紅字,到後來拿槍威脅,要李爸爸還錢。過去曾經熱鬧的家門,現在無論是親戚或過去的朋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讓爸爸求助無門開始跑路。

 

也許就是這次家道中落,再加上之前曾遇過法律糾紛,原本有著律師夢的李爸爸,讓想當老師的李秉宏轉攻法律科系,也從此讓李秉宏踏上「全台唯一盲人律師」的道路。

 

雖然順利考上北大律師系,也有部分教材有有聲書資源,但為了熟讀法條,李秉宏必須花比別人多3倍的時間唸書,現在他可以背出民法各項條文內容,從目錄開始,每個章節的內容都瞭如指掌。為了克服唸法條想睡的問題,他每一小時就換一種科目來念,漸漸的,迎來大學畢業的那一天,也正式迎接人生中最大的挫折「落榜12次」。

 

▼李秉宏大學畢業後,面對落榜即失業的困難。(圖/東森新聞)

 

當年律師特考錄取率大約是8%,大學畢業後李秉宏同步準備研究所及律師特考,但研究所連續落榜九次,律師特考也接連失敗,他因此吃不下、睡不著,就算睡著也「夢到自己在考試,有睡跟沒睡一樣」。他記得,某次考完試後,因為其中一題沒寫好,壓力大到在父親面前落淚,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在父親面前哭,沒想到一向嚴格,教導他「男生不准哭」的爸爸竟然沒有責備,似乎是理解此時的李秉宏壓力已經大到無法承受。

 

通過律師特考那一天,李秉宏在勞保局上班,當時考選部的一通電話打來,恭喜他通過考試,成為全台第一位「盲人律師」,那一瞬間,他大喊「真的嗎!」完全不敢相信,感覺身上的壓力都不見了,走路好像會飛一樣。回到家看見悶了這麼多年爸爸忙著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親朋好友,算是低潮多年後揚眉吐氣,終於有一件開心事。

 

考上律師執照後,李秉宏卻因為「看不見」,找不到任何一間律師事務所可以實習,甚至退而求其次找其他工作時,也被對方拒絕「你這麼不方便,我們怎麼用你」。李秉宏說,「我這樣一路努力讀書,努力考上大學也把法律系念畢業,換得的代價是找個工作都這麼困難,那其實滿後悔,覺得幹嘛讀那麼多書」,因此跟家人討論,除懂法律之外他還會吹銅管,想去應徵「西索米樂團」賺錢,「因為我那時候覺得,現在活命比較重要夢想以後再講」。

 

幸好,在因緣際會之下,他加入了萬國法律事務所實習,也進入法扶基金會工作,當李秉宏感受到人生開始走上坡時,一位朋友上門尋求法律協助,但他因為「從沒有過實戰經驗」完全幫不上忙。李秉宏說,「當時那個朋友問我要怎麼說服檢察官,告訴檢察官有誠意要解決.請他不要那麼兇,但坦白說我雖然有法律知識也有一定的程度,可是沒有真正的辦案經驗,所以對於這種實際個案其實是沒辦法處裡的,對當時的我來講很痛苦,甚至走在路上很怕被別人叫李律師,我真的覺得自己是有牌但沒有實質條件的律師,所以覺得被叫律師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他開始懷疑自我價值,甚至覺得自己好像「根本不是律師」,直到他加入「RCA工殤案律師團」。

 

台最大工殤案「RCA案」,造成1300人罹癌、200多人死亡,甚至在訴訟期間,還陸續有員工因病過世,李秉宏加入律師團後,感覺到了團隊作戰與小螺絲的重要,那份被否定的自我價值開始轉變。

 

▼RCA工殤案受害者抗爭現場。(圖/東森新聞)

 

李秉宏雖然大部分都擔任幕後工作研究法條,但他曾在一審言詞辯論時站上答辯台,為這些員工們辯護。他看著這些受害者,忍著病痛在法庭上一站至少就是3小時,必須在健康與精神折磨間掙扎,還有些人一審出庭作證二審就離開人世。因此他覺得自己還算幸運,擁有健康的身體跟能力,能幫助委託人伸張正義,也讓爸爸當初對他「學法律保護自己」的小愛延伸成大愛。

 

李秉宏說,永遠記得RCA案一審宣判時的場景,那一天,律師團來到法庭,心裡都非常緊張,雖然有些前輩努力開玩笑緩和氣氛,但法官出現的瞬間,全場鴉雀無聲,一群人忐忑不安,直到聽見「被告RCA、被告法商湯姆笙公司判賠」的瞬間,才知道「贏了!終於贏了!辛苦這麼久,真的贏了」。

 

雖然在RCA案結束後,開始有許多媒體報導李秉宏,但他並沒有因此委託爆量,後來只有再接到一件委託訴訟;反而是在法扶工作時,諮詢量開始直線上升,不少人都想找他幫忙,他記得其中有不少身障朋友。其中有位視障朋友因為在捷運站不小心絆倒別人吃上官司,也是因為李秉宏的協助,最後獲得不起訴處分,在處理過這些案件之後,原本懷疑自身能力的他開始有了自我認同,也因為RCA案累積大量實務經驗,讓他能夠幫助到更多人。

 

如今信仰基督的他,並不專注於自身成就,反而希望把過世父親的期望,「學法律保護自己」轉化成「幫助別人」,繼續在人生中,伸張正義。

 

台唯一盲律師險成西索米 奮戰20年打贏百死工殤案
 
(封面圖/東森新聞)

 

【往下看更多】

拐杖嬤挨餓尋兒!外送哥棄單看顧:社會冷血

 

【今日最熱門】
KTV喝醉被檢屍!女遭硬上2次:身體習慣對方
沒在怕彈劾!川普稱忙到沒空看公開聽證會
比喝珍奶還俗!飯店一晚不到40元 附帶條件驚呆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上一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