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一個重生機會 台大博士翻轉無家者命運

2019/02/01 17:55 字級:

望著一群穿著單薄,瑟縮街邊角落的街友,你曾認真看過他們一眼,理解背後辛酸?台大博士余思賢關心貧窮議題,在饒河夜市發起公益攤位「浪人食堂」,不僅給無家者一個工作機會,也搭起一個平等橋梁,讓他們重新連結社會,也讓社會去真正的連結他們。

 

▼浪人食堂創辦人余思賢(圖/東森新聞)

 

「浪人食堂」創辦人余思賢,從台大心理系畢業後,就到社運組織「慕哲人社」擔任理事長,在一次田野調查中,他看到社會底層的無奈與辛酸,「一般人有好吃懶做,也有勤勞的,街友同樣也是,只不過是街友的好吃懶做很容易被看到,而且被放大檢視!」余思賢表示,「街友在我們還沒起床的時候,就已經等著搶工作了!」其實很多事情是在大家熟睡的時候就已經發生,只是我們都沒看到罷了。

 

▼(圖/東森新聞)

 

談起「浪人食堂」店長大哥,余思賢表示早期他當無家者的時候非常邊緣,因為好幾年不講話,大家誤以為他是啞巴,之後在「芒草心慈善協會」轉介下,他來到浪人食堂,「你可以感受到那種我想要翻身,我不想要過這種生活,我要改變的那股能量!」他對自己要求很嚴苛,總是堅持每件事都要做到最好,就連休假期間,他也會跑來幫忙補貨,你會感受到「街友對工作的珍惜和渴望比一般人還高!」

 

▼浪人食堂街友阿美姐(圖/東森新聞)

 

余思賢發現很多無家者不是不努力,而是他們的努力一直受到挫折被社會排斥,在這種情況下,許多街友只能從事舉牌、派報、臨時工等工作,收入非常不穩定。

剛好藉由松山教會主動提供場地,余思賢找了3、4名街友,在饒河夜市開一間「浪人食堂」,期望用這一個安穩平等的平台,讓無家者能夠靠著自己雙手賺錢,重新回歸社會。



往下看更多新聞

罹患小兒麻痺但卻能成為山難搜救員,究竟是怎麼突破人生的阻礙?新北市山搜義消分隊長劉崑耀,行遍台灣大小山岳,碰過颱風、山洪暴發、墜谷,但仍不減他對登山的熱情。甚至還投入搜山救援的行列,爬山的過程彷彿讓劉崑耀重獲新生。

 

▼(圖/東森新聞)

 

回想起印象最深刻的救援經驗,劉崑耀說是2008年時,辛樂克颱風來襲時,他們一行人要到廬山溫泉附近救援來不及下山的登山客,但沒想到現場湍急的水流早已淹到橋墩上,不敢貿然行動,只好在河岸對面等待大水退去。

 

「那個晚上,全部都是土石流從山上沖下來,到最後逼得我們不得已,撤到奧萬大森林公園裡面一個廁所,在裡面躲了一個晚上」,劉崑耀說。

 

▼(圖/東森新聞 資料畫面)

 

「你看到身旁的樹搖一搖,突然間就不見了」,那一夜的情景讓劉崑耀永生難忘,甚至有名隊員因為受到嚴重驚嚇,只好留滯在奧萬大的遊樂區裡避難,而其他隊員則徒步涉水出來,到附近的消防分隊求援。

 

「剛好有一架直升機要回去有空位,把我的同伴還有兩個受困的人一起吊掛出來」。捱到人員撤出的那一刻,劉崑耀才好不容易鬆了口氣。

 

▼(圖/東森新聞)

 

談起和山林的首次接觸,劉崑耀說一切都是為了訓練自己小兒麻痺的左腳:「因為畢竟我們走路不像正常人這樣,人家就會說你跛腳,你小兒麻痺,有一些時間我都不太敢…不太想出門,不敢跟人家接觸。小時候會覺得說,為什麼我怎麼那麼倒楣,有時候還會抱怨父母親沒有把我照顧好」。

 

或許曾經怨過命運,甚至還曾和嚴厲的父親翻桌大吵,劉崑耀後來考上新竹的一間專科學校,沒事就往新竹山區跑,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在山裡的時間越來越多,甚至原本該一家團圓的過年期間,也跑到山林裡度過。

 

「禮拜一到禮拜六上課,禮拜六下午就進到山區,你在山上會找到很多慰藉,包括山上的朋友們,他們都真心相待,自然而然一放假就往山上跑」。劉崑耀回憶道。

 

▼(圖/東森新聞)

劉崑耀大專時期到成功嶺受訓,因殘疾遭退訓,但卻更加激勵他磨練自己的意志:「也許個性比較好強嘛,越是做不到的事情,我就越想要做,但是不是說沒有準備就去做,像我計畫要走中央山脈,我都會考慮很周詳」。

 

花了一年時間準備,研究路線、向登山好手請益,甚至每天背著20多公斤的石頭跑操場練體能,在民國71年時,完成了當時首次沒有原住民帶領的中央山脈大縱走創舉。

 

▼(圖/東森新聞)

 

長達兩個月的時間登山,劉崑耀在山林裡碰上了三個颱風,甚至還曾不慎墜谷:「第一個是西仕颱風,我印象很深刻,風雨吹了兩天兩夜,我們都躲在帳篷裡面,帳篷還綁在箭竹上,因為營釘會被吹起來,那時候真的是把地圖撕開來,開始要寫遺囑了」。

 

熬過這段旅程,劉崑耀回到家中後才從母親口中輾轉得知,原來父親在颱風襲台那段期間,心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斷拿香拜神,祈求劉崑耀的旅途平安。這才讓他頓時感受到,嚴格的父親其實有說不出口的疼愛,父子才逐漸破冰。

 

▼(圖/東森新聞)

 

劉崑耀希望能將自己累積一輩子的登山經驗傳承下去,更傳遞永不放棄的精神:「有些人會對我很苛刻,會嘲諷我們,我後來真的會很感激他們,有他們這種嘲諷,我才覺得說我就要做給你看,你認為我是做不到的,我就想辦法去做,把它完成」。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