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momo親子台存證信函!焦糖哥哥怒嗆被恐嚇

2019/05/10 21:35 東森新聞 字級:
收momo親子台存證信函!焦糖哥哥怒嗆被恐嚇

文/鏡週刊

離開momo親子台近6年的焦糖哥哥(陳嘉行),今(10日)在臉書PO文指收到momo寄來的存證信函,信中寫道他因為使用「焦糖哥哥」稱號和在活動上使用momo歡樂谷歌曲,涉及侵權必須賠償,讓陳嘉行大為光火,在臉書怒寫千字反擊。

 

【全新東森新聞官網】一手掌握全世界

 

▼離開momo親子台近6年的焦糖哥哥,10日在臉書PO文指收到momo寄來的存證信函,怒嗆momo欺人太甚。(圖/翻攝自陳嘉行臉書)

 

陳嘉行表示,自從離開momo後,所有節目錄影及對外活動,都使用「焦糖」或「陳嘉行」,「我知道電視台一定會說連焦糖都不能使用,這就是長官超越法律的過人之處,依據商標法第29條之2,『焦糖』屬於通用品名,通用品名,不得註冊,如果電視台能超越法律註冊『焦糖』兩個字,你們也無須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你們可以率先對統一星巴克求償『焦糖瑪其朵』。」

 

▼焦糖哥哥在臉書PO文指收到momo寄來的存證信函。(圖/翻攝自陳嘉行臉書)

 

對於使用歡樂谷歌曲,陳嘉行回應,「當我還在momo親子台打零工餬口飯吃時,就已經答應電視台要求,我的經紀公司接的商演,按照公播法規會付費給電視台,我印象中上一個公司好像付過?我現在的公司也沒有不付公播費給你們,只要按照音樂著作權協會的法規限制內,電視台和我經紀人談好就好,你們應該寄來的是「發票」而不是存證信函。還是我假設你們看我離開後越來越紅,想假裝沒有法規這件事,才限我5天內到momo親子台,是企圖想就地喊價?」

 

▼(圖/翻攝自陳嘉行臉書)

 

並陳嘉行露自己直到離開電視台發展後才開始有存款,「我雖然只是一位沒有受到妥善照顧的離職員工,可以請momo親子台公開我在那邊的所有扣繳憑單」,並怒嗆momo不善待過往哥哥姐姐權益,「哥哥姐姐離開後,商標期限一到就會失效,電視台又去續約讓下一個人繼續使用,這是商業考量,反正電視台覺得觀眾沒差,我們就不好說什麼。但是,如果像『焦糖哥哥』你們已經不再使用,卻還搶先付費註冊延期?這是何等居心?這跟中國橫行的商標搶註的『商標蟑螂』很遙遠嗎?」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新聞立場。

文章來源:焦糖哥哥收MOMO存證信函 怒嗆被恐嚇

由《鏡週刊》授權提供。

 

(封面圖/翻攝自陳嘉行臉書)

 



往下看更多新聞

圖、文/鏡週刊

 

如果有時光機,你會想回到什麼時候?焦糖哥哥:「我想回到國中開始在數學課發呆的時候,我想告訴當時發呆的自己,你不要放棄數學,不然,等到國三你想好好念書時,就來不及了,你沒辦法考高中、讀大學了。我也想告訴那時候的自己,不要對自己沒信心,不要對生活失望,你長大之後會很帥,還會被總統點名寫在臉書上。」

 

【全新東森新聞官網】一手掌握全世界

 


▼(圖/鏡週刊)

 

總是迫不急待向世人宣告「我在讀書」的焦糖哥哥,最近也算是讀出一片天了。他因為書籍掛名推薦被中共打壓,上了報紙頭條,連總統蔡英文也在臉書上,以他為例做「英語教學」,還戲稱他是:「Brother Caramel。」

 

「我現在是三軍統帥認證的國家級焦糖了。」他臉書上的自拍照總是跟書本合照,連寫保養品業配文也不忘以一面書牆當背景,知識彷彿就是他的BURBURRY風衣和LV包。就連問他為何毫不顧忌對政治表態?「因為我有讀書。」沒幾句話便跳出馬克思、黑格爾、大衛哈維的名字,臉書上大談轉型正義、婚姻平權、兩岸關係。這是一個網紅搶當公共知識分子,而公共知識分子又拚命學當網紅的年代。

 

37歲的焦糖本名陳嘉行,這麼熱衷於「讀書」,是因為讀書對他來說是一件得來不易的事。「我國中的時候,就不知道活著要幹嘛,不是想去死,是覺得活著很累。」翻開他成長的相簿,只見他身材略胖,穿著樸素完全看不出有藝人的潛力:「當時沒錢買衣服,也不懂打扮,看起來很土。」一張在台中公園的合照,媽媽帶著4個小孩請路人拍照。這天,他們去監獄看坐牢的父親,回程順便到台中公園玩,留下少數的全家出遊照。

 

父親是賭徒,在他念小學前因聚賭被關。母親為了養家賣過玉蘭花、到工廠當女工。父母時常不在家,排行老三的他還要照顧因摔傷而智能不足的姊姊。國中最怕便服日,因為他的便服是夜市盜版,衣服上的米老鼠,臉是歪的。因為是小學買的,尺寸太小,四肢還露出一大截。

 

他鞋子壞了,也沒錢買,跟鄰居要了一雙大3號的二手鞋,穿到腳破皮也就罷了,還因為鞋子顏色不符合學校規定,時常被老師沒收,他只好光著腳丫在校園走動。「窮是什麼?窮就是每天被這些事煩,不知道要怎麼辦。」親戚都說他們一家兄弟以後一定會「撿角」:「聽了這種話也不會特別覺得怎樣,真實生活已經慘到不差這一刀了。」

 

上了高職後,哥哥離家念大學,母親到外地工作,弟弟值叛逆期,飆車、與未成年女子發生關係:「我常上警局處理弟弟的事,我很氣,常打他,甚至故意不去警局保他…我後來理解,他在這種家庭長大,沒人關心他,他從小功課不好,小學還被叫去跟垃圾桶坐一起,畢業連國字都沒認識幾個…。」還好弟弟後來走上正途,現在有了一個圓滿的家庭。

 

▼(圖/鏡週刊)

 

他記憶中少數與家人快樂的回憶,竟是一家人上賭場:「大人賭博,小孩在裡面吹冷氣又有點心吃,發牌的工作人員還會陪你聊天,我以前好想到裡面工作。」在外濫賭、酗酒的父親回家則是發酒瘋,要陳嘉行去混黑道養他,又把弟弟送去酒店當少爺,最後是媽媽出面阻止一切。「你說這種日子要念什麼書?就像馬克思說的,活在貧窮線上的人,每天只求溫飽,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了。」

 

他17歲上台北工作,在影視公司打工,之後為了賺錢當起了唱跳的「焦糖哥哥」。沒想到,那是一份血汗工作:「一個月收入只有二萬多。」最難受的還是現實的逼迫:「我常被主管罵不會說話,舞跳得不好…最後,我乾脆離開,開始跑通告。」

 

他開始受到觀眾注意是上了《康熙來了》,那次他拿墨水從頭倒下將臉淋黑:「那時候我心理應該有些狀況,工作不穩定,又沒錢,每天都要喝酒才能睡得著。」他對自己極度沒自信,遇到喜歡的人不敢開口,想談戀愛,結果對方當他是砲友:「沒關係啦,至少有舒服到。」明明是悲傷的事,卻被說成一場笑中帶淚的脫口秀:「我沒有很可憐啦,我剛是挖眼屎,你們不要說我是在流眼淚,也不要把我拍得像是癌未一樣…真的覺得我可憐,就捐錢給我好了。」

 

在人生最低潮時,他加入了教會:「那裡好溫暖,每個人好關心你。」他受洗那天,甚至感動到哭。但不到半年的時間,陳嘉行因故被認為邪靈附身,需要驅魔:「一群人圍著我念『天語』,我被禁食,還一直被逼著要嘔吐,整個過程超級不舒服。」教會還告訴他,因為邪靈附身,他的家庭才會如此,姊姊才會智能不足。「我不會說信仰是錯的,但要跟對人。」最後,他選擇離開教會。

 

教徒用上帝的眼光審視自己的生命,陳嘉行則用馬克思的資本論回頭看自己的人生:「階級真的很可怕,像我爸週邊全是一樣的人,不是賭博就是當人家的小三。那個環境會讓人絕望,你就只能寄望在賭讓自己翻身…我不會說我恨我爸,他也是環境下的受害者,但我們不親,像陌生人。」

 

(封面圖/鏡週刊)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新聞立場。


文章來源:【時光機】童年最愛上賭場 焦糖哥哥自爆赤貧黑歷史

由《鏡週刊》授權提供。

 


【今日最熱門】
焦糖哥哥真的怒了!忍好久 說重話轟韓國瑜
隨時會斷氣!60歲孔鏘驚爆罹病:已立好遺囑
手術服必須是藍綠色?專家揭:穿錯色恐致命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