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睹柚思親 青農返鄉傳嬤遺志

2018/09/22 13:07 字級:
從帶領150員工的大主管李佳翰,返鄉種田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下沒有任何人的幫助,只剩下媽媽跟老婆,成了田裡的菜鳥農夫,每一件大小事情都自己從零開始摸索,李佳翰笑著說「以前是當主管,然後回到家是沒有人管」。

★最新、最熱門影片你還沒看過?★
【EBC東森新聞有IG了,一起追蹤吧】

▼(圖/東森新聞)


李佳翰曾在大億麗緻酒店當學徒,後來跳槽到上閤屋台南店,一路當上主管。但主管需要外派到台北、台中等地,不過一想到家裡的農務,媽媽老婆要面對這些工作的時候,其實內心的那種壓力跟掙扎是不斷的累積,32歲那年毅然決然地便辭職回到老家,接手阿嬤傳下來的50年老欉文旦園。

▼(圖/東森新聞)


當時決定回到老家務農後,李佳翰的媽媽堅持反對做全職農夫,在焦慮與擔心的情況下問「為什麼要回來做這種以往只有老人家願意做的工作」,為了不讓媽媽擔心,李佳翰與老婆早上五點甚至是先到市場去做早市的餐飲生意,下午的時間在回到田裡來幫忙,這樣子的工作重疊長達三年之久。

媽媽除了擔心收入問題之外,更多的反對是來自於親戚之間的壓力。回鄉後李佳翰使用新型的草生栽培方式,讓田裡充滿整片雜草,遭到隔壁鄰田的伯公、叔公說「年輕人說要回來務農,結果會把田裡搞得到處都是雜草。」媽媽受不了言語的壓力之下,在李佳翰帶著小孩出門時,跑去倉庫內泡了除草藥劑往整片果園灑,整片園區的草地就在短短一兩小時內全部枯黃,李佳翰事後看見一片乾枯的草,既生氣又無奈,知道改變舊有的觀念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圖/東森新聞)


回鄉務農後新手上路,因為不熟悉各種的機器操作,在使用耕耘機的時候,慘遭耕耘機下方銳利的四支刀片亂刀砍腳,最慘的是當時受傷田裡沒有人可以救援,被機器架在樹上的他,用盡全身的力氣爬出去,整隻右腳的皮膚全掀了鮮血直流,痛到已經麻木,不知道什麼是痛的感覺,他騎著田裡的機車去到醫院做急診,用最後的力氣尋求救援,護士看到完全傻眼,怎麼會有人一隻右腳全部都是血還有泥土還有肥料,清洗過後縫了140幾針,險些喪命。

▼(圖/東森新聞)


在返鄉後遇上2015年蘇迪勒強颱,李佳翰說是連已有管理50年果園經驗的老前輩都說從沒有看過這麼大的災損,整個果園最嚴重掉果大概掉了8成,樹上僅剩下2成,地上的落果像是地毯這樣子的一個密度,遇上強颱的那年每個農友家裡、田裡前面都堆滿著沒有辦法處理的落果,整個台南市政府派來了非常多清運的團隊包含國軍都進來協助把這些果實處理掉。

▼(圖/東森新聞)


除了賣一年一收的文旦柚鮮果之外,為了發揮這片土地與果樹的最大價值,把文旦柚做成香甜的果醬,利用柚子花製作成柚花烏龍茶、柚花蜜等加工產品,更首創用柚子木與柚子枝條做成鏡框,成了全台唯一的柚木鏡框,就是要在這片土地裡發揮到淋漓盡致。另外李佳翰也做果園農事的活動,在果園舉辦餐會、在柚花季的時候邀請金曲歌王謝明謝銘祐老師合作彈唱會,在充滿花香與綠意盎然的樹下提供民眾享受一場音樂饗宴。

一年四季以不同形態舉辦賞花、採果、圍爐與露營,也以麻豆當地四季生產的農畜產品為基礎,提供來果園玩耍的遊客品嘗。

▼(圖/東森新聞)


柚子果園對李佳翰來說就是一整個家的代表,充滿著每一個人的情感,他希望除了這片土地是生產是謀生的工具之外,更開放這個環境讓大家能夠走進來,他認為做了這件事情看起來是玩樂,可是對市區的朋友對於沒有在農村長大的朋友可能是一輩子只會來一次的經驗。

▼(影片/東森新聞)


往下觀看更多新聞!

​​「全村莊只有你這樣做,只有你一個碩士,你尚了不起啦!」父親如利刃般的言語,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重傷返鄉青農呂俊緯的心。家中務農的呂俊緯,頂著高學歷的光環,不負父親望子成龍的心情,努力成為台塑集團的工程師。但心疼年邁的父親種植果樹辛勞,又不忍見養育他長大的果園日漸凋零,最後選擇回到故鄉東勢,希望能一肩扛起重擔,種出好吃的「茂谷柑」,豈料這卻是「父子之戰」的開端,賞巴掌、冷嘲熱諷樣樣來!

▼(圖/東森新聞)


今(2018)年34歲的呂俊緯,出生在台中東勢,從小就赤著腳丫在果園奔跑,幾乎是和果樹一起長大,深刻體會務農的辛勞。呂俊緯回憶道,「同學都是看電視、出去玩,但我卻要到農田裡曬太陽,和果樹、土壤混在一起。」也因此更加深他,靠讀書翻轉命運的念頭。

而一輩子務農養活一家人的父親,更是對寶貝兒子滿懷期待,希望他能脫離辛苦務農的工作環境,到大都市求職、賺錢。呂俊緯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待,從台灣科技大學、成大土木碩士畢業,更成為台塑集團的工程師,年收入上看8、90萬都不是問題。呂俊緯說:「我父親知道我面試進去,覺得他這輩子的心願跟任務完成了,覺得蠻驕傲的」。

▼從冷氣辦公室走進日曬果園,呂俊緯忙到沒時間打扮。(圖/呂俊緯提供、東森新聞)


利用工作之餘,呂俊緯幫忙銷售家中的茂谷柑,常和顧客說:「欸!這是我爸媽種的,很安心,比較不噴農藥」。只不過時間久了,卻發現心中越來越不踏實,他反問自己,究竟是怎樣安心?怎樣健康?「父母什麼樣的栽種模式,能夠讓消費者接受,其實我都不知道」。

呂俊緯萌生了回鄉耕作的念頭,而家鄉一棵瀕死的果樹,更加深他的信念。某次發現果園裡一棵生病的樹,已經枯萎、落葉、黃化,「站在眼前,你真的會感受到樹的無力跟生命力的衰弱」,「我的父母親也是一樣,他又希望他的水果好,又希望自己的子女好」。呂俊緯想起辛苦務農近60年,撐起一家的父親:「樹會老,人也會老」。

▼呂俊緯非科班出身,但苦心鑽研栽種技術,盼能減少使用農藥,種出健康好吃的茂谷柑(圖/東森新聞)


毅然決然放棄工程師工作的呂俊緯,回到故鄉東勢,苦學栽種知識。但當他和父親溝通,希望能用更愛護土地栽種,減少農藥、除草劑、化學肥料的使用時卻遭到駁回,父親認為:「一個乳臭味乾、農業菜鳥,什麼都不懂的人,憑什麼跟我講這些」,甚至還曾對著他咆哮:「全村就沒有人這樣做,就你這個念碩士回來的,尚了不起」。但即便一個人要照顧大片的果園,過程中還不斷和父親產生摩擦,呂俊緯仍希望能跳脫傳統的栽種模式,用友善土地的方法,尋求創新和突破。

呂俊緯回憶父子倆最激烈的一次爭執,只因為「倒垃圾」這種小事而起。原來是有一次工作回到家後,父親質問他:「為什麼要把垃圾桶拿出來?」當時他也沒回以好臉色:「那等下要倒,有什麼問題嗎?」沒想到父親竟突然大發雷霆,怒氣沖沖地朝他走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痛甩了好幾個巴掌。呂俊緯事後回想,或許是父親對他累積多年無法宣洩的情緒,終於找到了一個出口。

▼頂著大太陽在果園工作,沒多久的時間,呂俊緯就已經滿頭大汗(圖/東森新聞)


除了父親的不諒解,呂俊緯返鄉後還有許多要適應,從原本坐在冷氣辦公室工作,到曝曬的果園裡賣力爆汗,型男工程師轉眼間成了大叔農夫。在都市生活久了,天生皮膚就白的呂俊緯,也練就了一套保養工夫,洗面乳、化妝水、乳液,甚至是精華液都只是「基本功」,但現在那些保養品卻都放到過期,甚至蒙上灰塵。

「我那時候真的是累到,手在痛、背在痛,然後全身髒兮兮,就躺在沙發上睡覺」,務農的辛勞讓人無心多花時間在外觀的美醜上,呂俊緯一心一意專注在工作上,每天都要面對病蟲害、土壤改善、施肥、疏果等問題,甚至連陪伴妻小的時間都被壓縮。忙得焦頭爛額的他,只能在晚上從果園收工後,和妻子到小吃攤填飽肚子,或是在廟會看表演、看熱鬧,享受最平凡的幸福。

▼原本是工程師的呂俊緯,因為務農手掌變得粗糙,長出厚繭。(圖/呂俊緯提供)


放棄了穩定的薪水,選擇看天吃飯,但呂俊緯對於這個決定從來都沒有後悔。「我選擇了這個職業,寧願戰死在沙場上,也不要當縮頭烏龜,付出了,就全力拼到底。」享受栽種果樹,從無到有的成就感,呂俊緯看見果樹和土地的回饋,以及客人對他水果的信任,「那是看不到,真心的快樂」。

▼享受栽種從無到有的成就感,呂俊緯看見果樹的回饋:「那是真心的快樂」(圖/呂俊緯提供)


​【今日最熱門】
【不為人知的各行各業】吸鐵屑 聽力損 視力退化 捷運駕駛員辛酸大揭密
大S曝17年前撮合秘辛…差點「小朱戀」他崩潰:真的沒想到
超高速震動!美男1分600下 快腿開外掛 抖爆跳舞機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