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尋

【不為人知的各行各業】吸鐵屑 聽力損 視力退化 捷運駕駛員辛酸大揭密

2018/09/21 18:50 字級:

已在台北捷運擔任14年捷運駕駛員的陳志宏,長期在車頭最前端的駕駛室中,由於鋼輪與軌道摩擦之後產生的高倍數噪音,長久以來造成聽力上的受損,10多年來每年的體檢報告中,聽力對某些頻率的感官已下降了許多。

★最新、最熱門影片你還沒看過?★
【EBC東森新聞有IG了,一起追蹤吧】

▼(圖/東森新聞)


駕駛員作業區在車頭的最前端,因為是長期鄰近軌道,列車的鋼輪與軌道摩擦之後會產生許多的粉塵與產生出高倍數的噪音,長久以來吸入太多的粉塵對身體有相對的危害以及聽力上就會變成相當大的聽力障礙。

另外由於列車上及軌道間號誌的LED燈號對眼睛也是一種刺激與迫害,陳志宏說在視力上有些同仁對光線比較敏感,就會變成容易感到畏光,甚至是需要戴上墨鏡來阻擋高強光的LED燈。

擔任14年之久的台北捷運駕駛員的陳志宏,就在10多年來每年的體檢報告中,長期高噪音的壓力下,聽力方面對某些頻率就相較於一般人弱了許多,無法避免的職業傷害,也造成了一輩子的遺憾。

▼(圖/東森新聞)


北捷駕駛員的陳志宏曾在多年前執勤過程中遇到嚴重的婦人跳軌事件,回想起當時的狀況仍然餘悸猶存。記者實際走訪事發地點的台北捷運奇岩站,陳志宏說當時的月台是沒有月台門的,一位婦人就在月台上的尾端看見列車正要進站,她就縱身一跳,當下立刻依照公司規定立即押下緊急煞車按鈕,不過列車的高速度已來不及煞住,當場就撞上了婦人。

陳志宏表示當遇到的當下其實是沒有時間害怕,只會想說該怎麼依照規定的去處理,在駕駛室等候行空中心的安排還有安撫車廂的旅客,內心的害怕只能隱藏起來,回到家後才能實在的面對一整天發生的慘況。

事後當然被安排與心理諮商師做約談,了解身心的狀況,發生的一個月後當再恢復駕駛的工作後,陳志宏說「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會比較緊張,如果有旅客太靠近月台邊緣,就會有隨時想要停車。」

▼(圖/東森新聞)


駕駛員其中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監控上下車門開關與旅客的動態,在捷運尖峰時刻,因為班距比較密集,在車站作業的時間刻不容緩,有時候駕駛員抓空檔開關車門,然後會有旅客來不及上車,旅客時常表示「為什麼你那麼快關門」不過實際上駕駛員已經等了很久,然而捷運公司大部分會以當時月台監視器去看,如果還有旅客正在走動要上車的話,就可能會受到懲處,因此收班後就可能收到大量的客訴案件,只要有客訴就會要求寫報告,這也成為了許多駕駛員的壓力來源之一。

▼(圖/東森新聞)


堅守在捷運駕駛員陳志宏的使命,一台列車上掌握著所有人的安全,運輸上百萬的旅客,對於這份工作的熱忱,14年不曾改變。

▼(影片/東森新聞)


往下觀看更多新聞!

臺北慈濟醫院器官捐贈協調師余翠翠,從重症病人抵達醫院的第一刻,當病人家屬還期待把家人搶救回來,「化小愛為大愛」是多麼掙扎又難以啟口的任務。當家屬或是本人簽了器捐同意書,余翠翠立刻進入備戰的狀態,從確認可以捐贈的器官、上網通報、器官登錄,進行跨院際間的協調,在每一次的器官捐贈與移植過程,扮演著穿針引線的靈魂人物,承接著捐贈者的大愛,發願將受贈端照顧好。
▼(圖/東森新聞)


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主要從事器官捐贈勸募工作,負責器官捐贈、協助摘取、保存、限時配對運送、移植到術後照顧,以及院內外、甚至是家屬間關懷陪伴的協調事務。器官捐贈暨移植小組成員得二十四小時待命,即使休假期間,接收到器官捐贈個案,余翠翠協調師總是以最快速趕回醫院陪伴捐贈者家屬,給予及時的膚慰與關懷。

▼(圖/東森新聞)

讓余翠翠印象深刻的個案是,10多年前有一位學生騎著摩托車要出門上班,卻在行經的路上遭汽車追撞,到醫院後就已回天乏術,當下父母很果斷的幫自己的孩子做器官捐贈的決定,不過後續再追蹤關懷這個個案家屬的時候,就聽說他們已經搬離他們原本居住的環境,搬到別的城市去,因為周遭的鄰居無法認同或理解器官捐贈這件事情,為什麼小孩子死了你還不留個全屍給他,還要幫他做器官捐贈,讓他死無全屍。這對於家屬來講是二次的傷害,同時也讓身屬於器官捐贈小組團隊的余翠翠感到非常挫折。

▼(圖/東森新聞)


還有個案是家屬做了器官捐贈以後,同樣慘遭鄰居傷害說「先生都往生了,為什麼還要幫他做器官捐贈,是因為賣器官所以有錢嗎?」不過那只是政府一個微薄補助給家屬的喪葬補助費,把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變成是一個可以攻擊捐贈家屬的一個利刃,雖讓余翠翠立願要接起宣導這份工作的使命。

▼(圖/東森新聞)




不過,難免會遇到心痛的失敗案例,像是在移植的部分,因為其實要等待一顆心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曾經有病人在接受心臟種上去的時候,心跳狀況跳得非常糟糕,然後就不幸往生了,對於這樣的事情使余翠翠感到相當無奈,同時也是打擊整個團隊的士氣,余翠翠表示「只是我們就是也只能盡力,盡人事聽天命,我們不是神沒有辦法在死神手中搶救每一個病人。」

但是大部分接受捐贈的病人,像是心臟移植的病人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余翠翠說「哇我的心臟跳的好有力!」讓人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是活著的一個感覺,這對余翠翠來說都是一份非常好的鼓勵與安慰。

▼(圖/東森新聞)


這份工作對於余翠翠來說,她表示「在每年的時間壓迫下好像不覺得做了什麼事情,反正就是在跟時間賽跑在跟生命作拔河,可是後來回過頭在去看,其實我們做了真的還滿了不起的事情。」最辛苦的就是跟時間賽跑,雖然曾經會覺得這份工作很疲累,因為手機總是24小時待命,甚至是半夜被吵醒要趕回醫院都是稀鬆平常的,不過她的先生總是會鼓勵與支持她,這是一份救人的工作,那是非常有福報的事情,這才讓她可以繼續堅守在這個工作崗位上。

▼(影片/東森新聞)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分享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