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殺真人版「投票處決」一人 27歲房仲無辜關到死

2018/02/23 11:32 東森新聞 字級:
狼人殺真人版「投票處決」一人 27歲房仲無辜關到死

撰文/攝影 朱姵慈
 
天黑請閉眼是一種多人遊戲,玩家中分別扮演殺手(壞人)和平民(好人)。
 
遊戲開始,平民並不知道任何訊息,而殺手互相認識。接著,由法官主持整個遊戲。所有玩家進行討論,找出可能的殺手候選人,最後通過投票表決來進行「輿論處決」。
 
沒想到這樣的「遊戲」,真實發生在現今的台灣。
 
當年年僅27歲的蕭明岳,從平凡的仲介,被栽贓成運毒案首謀,最後宣判無期徒刑定讞,至今已經被關了7年,父母、妻兒跟著水深火熱到現在,爺爺奶奶早已抑鬱而終。

什麼都沒做無期徒刑找上門 「我怎麼那麼軟弱」



蕭明岳,1984年生,來自台中潭子,耿直的牡羊座,20歲出社會當房仲,對自己很有自信,無端捲入運毒案,關了七年的他,已經沒有當年的銳氣。
 
採訪過程中,我們從源頭追溯,他是那種每件事都會講得鉅細靡遺的人,手裡握著一疊他親自整理的聲請狀,手寫判決書中錯誤的地方,因為他從未料到「司法不公」會降臨到他頭上。
 
蕭明岳只要一提到判決,眼睛睜得大大的,講話很快,恨不得將他所有知道的真相全部都交給記者,強調多次「人心不可以揣測」。蕭明岳說:「原本我很相信人,進來以後才發現人心真是恐怖,而且才知道我們很軟弱。」
採訪的那兩小時中,蕭明岳侃侃而談,但唯獨提到女兒時他會欲言又止,因為他要忍住銜在眼眶中即將垂下的眼淚,雖然蕭明岳眼前模糊,但他沒忘記旁邊除了記者還有四位獄所人員,他要忍住,不能哭。
 
怎麼會涉入運毒案?去哪結交販毒的朋友?


 
蕭明岳在當兵時,認識了學長梁嘉麟,而郭哲委是當兵時的同袍,他們三個退伍之後都變成了房仲。蕭明岳後來還投資了一間撞球館,梁嘉麟擔任店長,而梁找來了宋雲華、宋雲仙來幫忙,這時,蕭明岳和梁嘉麟、郭哲委、宋雲華還有宋雲仙有著密切往來。
 
2010年7月,蕭明岳一家到佛山港澳旅遊,梁嘉麟他們也一起去,蕭明岳表弟楊錦洲說,「我們親戚是一團,他們朋友是一團,實際上分兩個小團。」
 
旅程結束後,某一天,蕭明岳突然跟爸爸說了一句話,「爸怎麼那麼奇怪,一起去玩那群,誰被抓誰被抓…」好端端的,為什麼會一個一個被抓?
 
原來,宋雲華竟然參與了國際販毒,在前往取貨時遭警方逮捕,包裹中藏的是第一級毒品海洛因!沒想到警方循線追查,梁嘉麟、宋雲仙、及郭哲委竟全都涉入其中,還多了一個呂昌駿。案件審理期間,五人在檢察官訊問時,全都一口咬定蕭明岳是主謀。
 
2011年5月3日,蕭明岳被控「運毒首謀」遭到起訴。
 
你沒做,為甚麼朋友要陷害你?
法官曾經問蕭明岳,「你沒有做朋友為甚麼害你?」


 
一段檢察官偵訊的畫面在前陣子曝光,誇張的誘導式訊問,引發外界譁然。
 
檢察官:第17條供出來源這可以減刑
郭:不用應該不用
檢察官:其他有減刑有減到的有沒有。之前第一審判決 梁嘉麟他們都減到刑,懂意思嗎?你自己考慮清楚。
郭:拿錢的是梁嘉麟叫我跟宋雲華跟我錢兄拿錢,我負責他們拿錢給我的。蕭明岳完全沒有,我不知道。聯絡人是梁嘉麟 聯絡我的。
檢察官:我跟你講梁嘉麟都認罪了,你再講梁嘉麟沒有用,懂意思嗎。
郭:但真的是他聯絡我跟他們拿錢。
檢察官:如果要這樣你就沒有機會囉 先跟你講好。
郭:我..


檢察官原以為書記官沒在錄音,勸郭哲委指認蕭明岳,覺得已和郭哲委「講好」之後,才開始叫書記官錄音,甚至影片的最後,郭哲委還問檢察官要怎麼講,最後才指認蕭明岳是共犯。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17條,供出上手可以減刑。蕭明岳義務辯護律師邱顯智表示,「當我落網了,我就趕快說你,你無期徒刑,我就可以減刑,真的太可怕了!」毒品危害防制條例17條,給予要誣陷人家有很大很強烈的動機,只要誣陷別人,自己就可以從無期徒刑求生。
 
就這樣,蕭明岳一出家門接受偵訊,就再也沒有回過家。
 
蕭明岳入獄後,看了卷宗後很納悶,為什麼這些朋友要陷害他?後來知道了「毒品危害防制條例17條」,他反問自己,為了20年刑期,會不會陷害朋友?
 
「今天不要說他們,問我自己,將心比心,為了要出去我會不會害我朋友?我自己都很難講,我憑什麼去責怪他們。原本很恨他們,後來比較淡,不能全部都是他們的問題,這是我們制度的問題。」蕭明岳說。
 
誇張的還不只誘導式訊問。
 
沒有證據可以定讞?不可能吧?


 
蕭明岳案中,其實沒有任何證據直接指向蕭明岳涉案,法官唯一的依據只有其他共同被告的證詞,邱顯智律師表示,「證據都只有用說的,但是人會說謊」。而且所有的關鍵證物皆與蕭明岳無關,案中沒有任何證據直接指向蕭明岳涉案,根據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所提供的資料顯示:
包裹上的指紋:只有宋雲仙的「左食指」紋路,與蕭明岳無關。
監聽錄音鑑定:語音特徵相似率與梁嘉麟的聲紋約78.56%相似,與蕭明岳無關。
水單、匯出及匯款申請單:宋雲華自郭哲委處取得金錢、負責找人匯款給宋雲仙,有受款人為宋雲仙之外匯交易水單及匯出匯款申請書影本,與蕭明岳無關。 
最後檢察官起訴他們供出的首謀-蕭明岳。2013年1月17日,最高法院認定運輸第一級毒品,判處蕭明岳無期徒刑定讞。
 
邱顯智律師表示,整起案件主要都用共同被告對蕭明岳不利的指述。況且,偽證罪僅是7年以下有期徒刑,對這些人來說「已經沒什麼可失去了」,一個無期徒刑25年才假釋,跟一個供出上手關7.8年假釋,要是你,你會選擇哪個?
 
對此,蕭明岳父親痛批,「你想我會不會去做偽證?假如我做偽證多7年徒刑,已經無期了,我做偽證有差那7年嗎?」
 
就因為一口咬定蕭明岳涉案,除了共犯郭哲委外,其他人受到程度不等的減刑,但是,得知蕭明岳被判無期後,五人中有三人向法官坦承誣陷蕭明岳。
 
郭哲委向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呈刑事聲明自白書:
法官大人,其實蕭明岳根本就沒有參與走私,是梁嘉麟叫我講成是蕭明岳的,他們告訴我這樣我才能減刑(也答應會讓我減刑),所以我才會跟大家一起陷害蕭明岳。」

宋雲華於台中地方法院翻供:「那時候梁嘉麟跟我說如果咬蕭明岳的話可以拚減刑」
 
宋雲仙於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翻供:
「(就你所知,有哪些人參與這個行為)我弟宋雲華、呂昌駿、梁嘉麟」「(蕭明岳有無參與?)他沒有。當時的時候沒有。一開始的時候都沒有他在裡面
 
但是,翻供有用嗎?
 
共犯承認串共 遲來的真相已經來不及了


 
郭哲委在自白書裡透露,他們利用出庭的機會,在台中看守所到法院,這一段距離的囚車,以及法院地下室,關他們的地方慢慢修正彼此之間的證述。並寫下,「如果你比對我們的證述,就會發現我們的證述一直在改變。」
 
既然三位翻供,做偽證,難道不能提出再審嗎?
 
蕭明岳案一直提出再審,屢屢失敗,儘管提出其他人做偽證,地檢署仍以「案重初供」,案件重點在初次的供詞為由,做出不起訴處分。
 
台灣每年能再審的案件只有不到十件,也就是說,台灣的法官承認說有判錯的案件每年不到十件。邱顯智律師指出,「蕭明岳案五個人隨便給你亂講,也沒有任何科學性證據,沒有DNA、沒有血液、沒有指紋、什麼都沒有,所以很難跨新事實、新證據(再審)。
 
被朋友用這樣方式對待,蕭明岳也看開了:「梁嘉麟從頭到尾都說謊,他說沒關係,到時候我減完刑之後會講出事實幫你澄清,他每次都這樣講。我說不用跟我說這麼多。你還要跟他講什麼?就像我把他們當朋友,但他們不一定把我當朋友。所以人不是我跟你很好,你就一定對我很好,不是這樣。」

哭聲淒厲 冤獄影響的不只是一個人的一生



蕭明岳無期徒刑入獄,一關已經7年。年輕兒子被抓去關,56歲的父母怎麼辦呢?9度寒流那天,記者跟著蕭爸爸、蕭媽媽從台中走南迴公路到台東泰源監獄,準備抽號碼牌和蕭明岳團圓,路程7小時,從黑夜開到白天。
 
蕭明岳的父母很老實、容易害羞,連到便利商店上廁所,都會因為不好意思白白進去,硬買好幾瓶飲料,一次換衣服、一次刷牙,帶了三罐蠻牛、兩罐咖啡。
 
但是,為了兒子的清白,他們選擇全臉接受採訪。
 
蕭爸爸回想起兒子還在家的時候,笑到魚尾紋都出來。「有一次意見不合,他就生氣用走得回來,那天還隔天是我的生日,因為每次我的生日他都會拿禮物送我,我下班回家,半路上就跟我老婆說,這次生日沒禮物了,結果我回到家,他就從房間衝出來,拿禮物給我。」
 

 
少了一個人,家不是家了。蕭明岳父母坦承,平常那種歡喜的氣氛也是為了演給那兩個孫女看,蕭爸爸頭先騙孫子,蕭明岳在大陸工作。
 
蕭明岳兩個女兒不到五歲就失去爸爸的陪伴,常常半信半疑地問「阿嬤、阿嬤,我爸爸是不是死掉了?」隨著孫女越來越大,不可能一直瞞著,直到去年過年,蕭明岳的兩個女兒才知道,原來爸爸還活著。
 
她們幼稚園時,蕭明岳就入獄了,隔了六年再見面,認得出來彼此嗎?
 
剛見面時,女兒有點怕蕭明岳,蕭明岳說,「女兒來,我真的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跟她們講,她們也不知道怎麼跟我講,完全認不出來,我認得出來她們,她們認不出我。」
 
蕭明岳把女兒小時候的照片放在他識別證後面,拿出來給她們看,女兒才相信眼前的這個陌生人,是她的親生爸爸。
 

 
不過,也只見過那次。
 
小偷跑,警察追,那你怎麼會進來?要怎麼跟女兒解釋冤獄?被人家陷害?蕭明岳擔心女兒進出監獄探親,會被其他小朋友會攻擊。所以這幾年,只見過唯一的那次。
 
每次打電話,女兒總是問爸爸「你什麼時候要回來?」「爸爸你趕快回來,你又說謊,你不是說什麼時候要回來。」聽在蕭明岳的耳裡,他心很痛苦,「有時候拿刀砍你跟讓你心裡受痛苦,真的心裡受痛苦比拿刀砍你更痛苦。想要一了百了,可是死了以後,父母會更擔心,小孩子呢?很痛苦,又不能死。「生不如死真的有可能會發生。」
 

 
蕭明岳的新婚房還貼著「囍」字,牆壁上女兒的塗鴉充滿回憶,書桌上的檯燈、樓上的廁所都藏了蜘蛛網。
 
觸景傷情吧,蕭明岳的老婆搬走一段時間了,留著這個房子只剩他們老夫婦,陽光灑下昏暗的廚房,曾天天開火已不再有炊煙。
 


蕭媽媽說,「幸好有在上班,不然就快死掉了,只要想到這個兒子,還是要很堅強,我們不能倒下去,倒下去,我這個兒子,他怎麼辦呢?」
 
蕭明岳還在台東泰源,蕭明岳的父母的,還要關心他。不過說走出去這個傷痛,是完全騙人的,蕭媽媽說,「可是我們一定要……兩個人抱一抱,哭一哭,轉頭就是笑得很燦爛。」
 
疼愛蕭明岳的爺爺奶奶等不了他的清白,撒手人寰。
 
罹患失智症的阿嬤在過世前一週,不斷地問,「阿岳、阿岳何時要回來?」2017年底,阿公癌末去世,不到一個月,阿嬤也離開了。沒能回去看爺爺奶奶最後一面,是蕭明岳永遠的痛。
 

 
無論是被關前還是被關後,蕭明岳都是為生活很努力的人,跟我們一樣在職場追求溫飽,在日常追求平凡的小確幸,突如其來的重擊,改變了蕭明岳一家人的一生,未來蕭明岳會不會獲得清白,順利出獄?沒有人知道。
 
採訪的最後,蕭明岳說:「每天醒來,我就想說為甚麼我還在裡面?覺得夢還沒醒,我一直覺得我在作夢。」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推薦閱讀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
留言 目前無推薦商品